路遥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三部 第35章

所属目录:平凡的世界 第三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这几天,孙少安和贺秀莲就象绝症病人突然有了生还的希望,兴奋从心里一直洋溢到了脸上,乌云在急速溃退,云缝中露出了碧蓝的天空,射出了太阳金箭似的光芒……只不过,双水村的人现在还没有觉察到这对夫妻情绪上的变化。少安和秀莲只把这件事对父母亲说了。眼下还没有什么值得向外人夸耀的资本;他们只能等去外县把款贷回,使砖场重新开张,用事实向双水村说明他们已经从泥潭中走出来。

秀莲在为丈夫做出门准备时,向他提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这次重新开办砖场,关键是要请到一个很有技术的师傅。如果这问题解决不好,将必定会雪上加霜,他们永世也别想再翻身!

少安十分感激妻子的这个重大提醒,用他二爸孙玉亭的语言说,秀莲已经在“斗争的大风大浪中成长起来了。”他的确成了他在事业上的“总参谋长”。

妻子说得对,上次正是那个吹牛皮的河南卖瓦罐师傅造成了他的大灾难,再要开办砖场决不能重蹈覆辙!

他立刻想起了另一个河南人——他最初用的那位烧砖师傅——听说他如今在米家镇周围一个村庄干活。他要设法把这位师傅请回来。他们相处多时,关系很融洽;他的技术也是呱呱叫的。少安还想,等砖场重新上马,他不能再只顾跑着搞推销,办外交;他要认真跟这位师傅学各个环节上的技术,而且要搞精通。这样,万一师傅有个三长两短,他自己就直接可以上手——跑外交到时能另想办法哩……所有这些还都是后话。要等到他把那三千块款贷回来,另外再筹借一千块钱,才能进行下一步的工作……几天以后,少安就一身“农民企业家”的装扮,从家里起身到原北县办那三千块贷款。因为这是去外地办事,要显出一点“气派”来,秀莲出主意给他买了一顶鸭舌帽,还把那个带带的黑人造革大皮包,换成了箱式手提包。另外,皱巴巴的西装口袋上,别了一支钢笔,笔帽在胸前银光闪闪,这副模样,看起来完全象个生意十分红火的“企业家”了。孙少安兴致勃勃走向了外县……这个时候,孙玉厚老汉却心神不宁地走出走进,一副惶惶不可终日的样子。老汉焦急地等待铜城二小子的一封信。

少安两口子并不知道,他们的父母亲也在为他们砖场重新上马而处于无比的焦灼之中。

说实话,当孙玉厚老汉听说儿子的砖场又有指望,一颗心也在胸膛里激动得乱跳弹哩。

儿子的砖场例塌到现在,一年时光中,玉厚老汉的头发完全急白了。归根结底,儿子的灾难,也就是他的灾难。虽然他们已经分了家,可他们永远是一家人啊!他当年坚持分家,还不是为了让亲爱的儿子过好光景?

儿子决定扩大砖场,弄了村里一群人来干活,还搞了那个铺排的“点火仪式”,老汉当时害怕得浑身索索发抖,他心中莫名地产生一种恐惧。结果,他在冥冥中的恐惧眼看着变成了事实,灾祸劈头盖脑就压下来了……砖场垮了,他早年间就未能给儿子帮什么大忙,甚至连累了孩子半辈子,现在,孩子有了这么大的灾事,他只有干着急而给他们凑不上一点劲!

在他的一生中,没有哪一年比这一年更难熬了。没有!无论是当年给玉亭娶媳妇,还是那年女婿被“劳教”,比起儿子的这场灾难,那都是些屁事!

一年里,他常常愁得整夜合不住眼。少安他妈也一样,说起这愁肠,就忍不住落泪。老两口只能相对无言,长吁短叹,他不知在心里祈祷过多少次,让万能的老天爷发发慈慈,把他儿子从灾难中解救出来。他甚至怀疑:是不是因为少安虚岁二十四“本命年”没有系避邪的红裤带,才引起了这场灾祸?完全可能哩!唉,儿子说这是迷信,没当一回事,结果……

现在,当儿子告诉他说能在外县贷三千块款后,孙玉厚老汉立刻感到,儿子“本命年”未系红裤带所遭受的命运的报复可能要结束了。是呀,已经一年了,那惩罚也该有个完结。

不用说,玉厚立刻高兴起来,他的高兴倒不全是因那三千块钱;是基于他判断有关“红裤带事件”引起的命运之罚已经结束。

他年纪越大,越相信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掌握着尘世间每一个人的命运;甚至掌握着大自然的命运。比如,为什么土地说冻住就冻住了,而说消开就消开了呢?

不论怎样,只要儿子能翻身起来,这就叫他心花怒放;连走路时两条腿也感到突然有了劲。

他首先想到的是,儿子即是贷回那三千块钱,还缺一千块。不怕!这一千块钱他手头有!

自从二小子当了煤矿工人,几乎月月给他奇钱。除过买化肥和其它零七碎八,他现在还积攒了一千元。当然,少平不只一次在信上叮咛,这钱是让他攒下箍新窑洞的。他也准备按少平说的办,原打算今年冬天就打石头,过年动工在现在住的那孔窑旁边箍两孔石窑洞,捎带着再给这孔旧窑接个石口;这样,一线三孔窑。就是一院满不错的地方了。

可是现在,他决定要把这一千块先给大儿子垫上,让他把砖场重新弄起来再说。他知道,少安在其它地方再筹借一千块钱也不容易啊!娃娃屁股后面已经欠一堆帐债,谁再敢给他借钱!

这样决定之后,他就和少安妈商量了这样事。

少安他妈还有什么可说的,一口就答应了!

但问题是,他还要征得少平的同意——这钱实际上不是他们的,是二小子的。虽说他相信少平肯定会同意把这钱给他哥先垫着用,可总得要娃娃亲口吐一句话。儿子已经大了,做老人的就应尊重他们。他和老伴这两年对孩子的称呼也变了;再不叫“安安”、“平平”或“香香”这些昵称,当面时改叫他们为“虎子老子的”、“虎子他二爸”和“虎子他二姑”这些对大人的尊称……在少安和秀莲说了能在外县贷款的第二天,他和老件就说好了给儿子这一千块钱,接着他马上给少平写信,以便征得他的同意,把钱先转交给他哥使用。

顺便说一说,孙玉厚老汉没象往常那样让他弟孙玉亭写这封信。

老汉狡猾地想起,少安还欠贺凤英的五十块工钱,要是玉亭知道少安手头有了钱,说不定会戳弄着让贺凤英向少安讨债去哩。哼!这两个没良心的东西!看不见我娃的一点死活!兄弟和儿子相比,他当然更亲自己的儿子!

这样,玉厚老汉经过一番盘算后,便趟过东拉河,在二队原来的饲养院找到了小学教师金成——原来学校的窑洞因田福堂那年打坝炸山震坏了,因此搬到了这个当年喂驴拴马的地方。他口授内容,让金成给少平写那封信。老汉当时想,金成父子有的是钱,不会为他有一千块钱就大惊小怪,传播的满村刮风下雨。再说,人家父子都是正相人家,不会干这种事……

现在,孙玉厚老汉正神不守舍地等待少平的回信。同时,他也担心:少安能不能在外县贷回那三千块钱来?几天之后,少平的回信到了。

和老汉的预料一样,懂事的娃娃满口答应了这件事;还说如果紧急,让他哥直接写信给他,他还可以在周围矿工中再给他哥转借一些钱。

这可再不敢了!怎能再逼得让二小子也欠债呢?

孙玉厚老汉立刻又跑去找到金成,给少平写信说,这里都好了。千万不敢再借人家的钱;这几个月里,也不要给家里寄钱了。老汉还在信上询问;他不是说夏天要回一趟家吗?为什么又没回来?

巧的是,少平的信刚到的第二天,少安也从原北县回来了,儿子前脚刚进门,玉厚老汉后脚就跟着进来,赶忙问:“怎样?”

“贷到了!”儿子高兴地说。

“多少?”他问。

“三千。”少安说。

“还得另转借一千块……”秀莲补充说。

“这一千块钱我给你们拿来了。”

玉厚老汉说着,便从衣服大襟的口袋里颤颤巍巍拿出了一捆子人民币,放在儿子家的炕席片上,他的钱从来不存银行,都在粮食囤里埋着,手伸进去就取出来了。

少安和秀莲看着父亲和炕席片上的那一捆子钱,都呆住了。

少安似乎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他赶紧说:“爸爸!这钱是少平给你们箍窑的,我们怎能使用呢?”

“本来,我应该领料着给你们营造地方。一来少平执意不让,说要一个人负责为你们箍窑;二来我也忙忙乱乱,紧接着又出了事,因此,至今没能为你把新地方建起来,心里一直很难过。现在,少平已经把箍窑的钱攒得差不多了,我们怎能拿这钱办砖场呢?爸爸,你把钱拿回去。我欠缺的,由我来想办法。再说,我们不言不传用了这钱,也对不起少平……”

“少平已经回了信,叫你们用去。还说有困难,叫你们给他写信,他还可以在煤矿给你们转借……”玉厚老汉把钱拿起来,揭开对面的小木匣,给他们放了进去。

少安背过脸,久久地站立着没有说话,眼里不由旋转起两团泪水。他深深地感激亲爱的父亲和弟弟,秀莲也在锅台那边用围裙揩眼泪。他们再一次感受到了骨肉深情;同时为有少平这样强有力的弟弟而无比骄傲!是呀,有什么必要灰心丧气呢?孙家有的是力量!他们还有一个让整个东拉河流域都羡慕的妹妹——她正在中国最“高级”的学堂里念书哩!孙少安立刻感到身体轻盈得象能飞翔一般。他马不停蹄,调头向北,到米家镇去打问先前给他烧过砖的河南师傅。

他很快知道了这个人的下落——就在镇子北头的那个村子里。

在穿过米家镇红火热闹的集市时,他还没忘了到那个铁匠铺的门口停留了片刻。那年他给队里的牲口治病,晚上没个住处,曾在这铁匠铺过了一夜——也是一个好心的河南师傅让他在这里留宿的。铁匠铺仍然锤声叮当,火花飞溅,但不再是当年那两位师傅了。

孙少安穿过街道,在那个村子里很快就找到了他原来的烧砖师傅。巧的是,这师傅正好要在这里结工。但不巧的是,他准备拾掇着回河南老家去呀。孙少安几乎央告着求他,让他再为自己帮一段忙;哪怕几个月都行。他为了打动师傅,还详细给他叙说了他近一年来的悲惨遭遇。

这位河南人终于被他说动了心,跟着他返回了双水村。

孙少安接着又跑到石圪节街上,雇用了外村的几个农民来当小工。本村人他不敢再雇用,而且眼下也没人再来为他干活——干过活的工钱到现在还都欠着哩!

秋天的一个下午,双水村南头又响起了制砖机轰隆隆的吼叫声——这声音已经整整沉寂了一年。

双水村的人再一次被震惊了!谁能想到,滚到黑水沟里的孙少安怎又爬蜒起来呢?

是的,他又站起来了。尽管他已碰得头破血流,却再一次挣扎着迈开脚步,重新踏上了创业的征程。人,常常是脆弱的;但人又是最顽强的!

十天之后,第一批砖窑开始点火。

滚滚的黑烟凶猛地冲天而起,再一次笼罩了南面的天空。双水村人不得不又一次把目光移到了这里。

孙少安和他的砖场,重新成了全村人议论的话题!

当然,那些说风凉话的人还在继续说着。不过,他们一边说着,一边不安地瞧着南头那一片翻滚不息的黑烟。至于那些少安还欠着工钱的村民,都眼巴巴地盼望他起码能烧成几窑好砖,把他们的工钱开了——这点钱对他们是那么重要!孙少安和贺秀莲兴奋地忙碌着。

秀莲的肚子已经大起来,但仍然门里门外不停地操持;既做好多人的饭,还要到砖场去忙丈夫忙不过来的事,即是帮不上手,她也要转着为丈夫发现漏洞,以防再出现什么意外的闪失。但是,第一批砖还没烧成的时候,他们便又面临着一场严重的危机——当然,这倒不是砖又烧坏了。

这一天,原北县为少安贷款的胡永合的朋友,突然赶到了他门上,让少安立刻还那三千块贷款!

原来,少安刚离开原北,当地就有人把永合的朋友告下了,说他贷的三千块钱是给外县人的。这个县农业银行的领导大为恼火!如今钱这么缺,本县贷款都很困难,怎么能让外县人把钱贷走呢?他命令下面的人立刻把这笔贷款追回来。胡永合的朋友和孙少安并不认识。他不会把这笔钱替他还了,因此便赶到他家,让他马上想办法,声称绝对不能赶过五天!

天呀!这不是要他的命吗?这么短的时间,他到哪里去筹借这三千元呢?他正因为借一年钱借不下,才到外县贷这款呢!

孙少安急得快要发疯了。妻子一边用好吃好喝款待那位讨债的外县人,一边安慰丈夫说:“甭急躁,咱想办法。要不,让我再回一次柳林,让我爸和姐夫打掇着为咱借……”“上次借人家的钱还没还哩!”少安头搭拉在胸前,丧气地蹲在脚地上用手抠鞋帮子。

“要不,你再到县上跑跑,找他周县长去!”秀莲又出主意说。

孙少安觉得,妻子这主意倒有点门道。也许他只能找周县长解决他的困难。上次周县长不在县里,他希望这次起码能见到他。

亲爱的秀莲腆着大肚子,把他送上了去原西的公共汽车。临上车前,她一再给他宽心说:“你放心走你的。砖场的事和那个要债的人,都有我应付哩!不管怎样,咱们的砖场又起来了。你千万不能灰心……”

少安在妻子如此热忱的鼓励下,羞愧自己白算个男子汉了,他立刻打起精神,跑到了县上。

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出奇地顺利!周县长不仅在县上,而且马上就抓起办公桌上的电话,三言两语就和县农行说妥了这件事。

少安兴奋得走路都有点失去了平衡,象他二爸一样绞着两条腿赶到农行,很快贷出了三千块钱,赶天黑就返回了家中……

坚冰打碎,一河水全开了!

第一批成砖呱呱叫出窑后,三天内就销售一空。欠村中所有人的钱马上还清;山西柳林妻哥那里的借款也立即寄还了。

这个塌垮了的砖场在接受了失败的教训之后,第二次起飞便以惊人的速度发展起来。一九八三年底,孙少安就还完了银行两次大笔贷款的全部本息。砖场生产逐步进入了满负荷运行。当一九八四年开始的时候,盈利就滚滚地进入了孙少安的腰包……

下一章:
上一章:

84 条评论 发表在“第三部 第35章”上

  1. 笔尖记录人生说道:

    出头了!

  2. 田晓霞不能死啊!说道:

    作者不能老写悲剧!

  3. 莲子心说道:

    要是人世间的亲情都如少平,少安一般,那该是多么美好。

  4. 匿名说道:

    看的满心酸楚,想想自己买房子的时候,也是自己的父亲伸出援助之手.

  5. 大可说道:

    几家欢喜几家愁,苦尽甘来。。。

  6. 真心爱你说道:

    突然想到了一句话叫荣辱不惊.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也应当正确的看待突如其来的意外,好的坏的.

  7. 会飞的蜗牛说道:

    亲情永远是最伟大的。

  8. 匿名说道:

    和睦一家亲,多么希望在家也能有一个这样的家庭啊,可是不可能了,

  9. 读者说道:

    亲情是我们前行的动力

  10. 读者说道:

    亲情是我们前行的强大动力

  11. 北风烟雪说道: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1

  12. 咫尺天涯说道:

    亲情是所有感情中最真挚的,因为他的利他性。爱情是利己的,友情是互利的。

  13. 匿名说道:

    一直被少安与少平的人性光辉就感动,希望少安的砖厂一路顺畅,奢望晓霞还能活着~~~

  14. 平凡说道:

    晓霞为什么会死呢,我太心痛了。

  15. 匿名说道:

    晓霞死了,少平怎么也毁容了呢

  16. 甜园风光说道:

    雨后彩虹!

  17. 糊涂说道:

    心情随主人公跌宕起伏

  18. 低调是另一种高调说道:

    破灭的生活又重新点燃了希望!

  19. chwonderh说道:

    终于啊!!!!

  20. 简。爱说道:

    一家人朝着同一个方向奋进。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想起相亲相爱一家人这首歌。

  21. 耕读岁月说道:

    读到这里终于长出了一口气,为少安悬着的一颗心放下来了。人生不易啊!

  22. 疯狼说道:

    做好一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就可以成功。但是,如果你坚持不放弃,总会成功的

  23. 感恩的心说道:

    夫妻同心,其力断金。少安的东山再起,离不开秀莲的安慰和鼓励,帮助,还有亲人的理解,鼓舞和帮助。所以,我们要善待每一位亲人

  24. 感恩的心说道:

    少安怎才25岁?润叶都30岁了

  25. 木西早说道:

    再苦再累,少安都有秀莲的不离不弃。

  26. 拜拜说道:

    鼓起勇气,满怀激情的生活下去

  27. cwf说道:

    相信自己,决不放弃,并且抓住机遇,一定会渡过难关。。。。

  28. 甘甜说道:

    “少平已经回了信,叫你们用去。还说有困难,叫你们给他写信,他还可以在煤矿给你们转借……”玉厚老汉把钱拿起来,揭开对面的小木匣,给他们放了进去。

    少安背过脸,久久地站立着没有说话,眼里不由旋转起两团泪水。他深深地感激亲爱的父亲和弟弟,秀莲也在锅台那边用围裙揩眼泪。他们再一次感受到了骨肉深情;同时为有少平这样强有力的弟弟而无比骄傲!是呀,有什么必要灰心丧气呢?孙家有的是力量!他们还有一个让整个东拉河流域都羡慕的妹妹——她正在中国最“高级”的学堂里念书哩!孙少安立刻感到身体轻盈得象能飞翔一般。只有从路遥的作品中才能读到各样的人间真情。

  29. 琼蕤凌缈说道:

    看到这样的亲人,想到了自己,真希望不要长大,一家人就这样好好的相处着

  30. 打鱼晒网说道:

    谁都不能预料明天会是什么样子,但时时刻刻都要对自己的未来抱有希望,这样机遇之神才会眷顾你!

  31. 说道:

    秀莲确实是一个少有的好老婆,现在这样的老婆已经非常稀有了。

  32. 清清浊浊说道:

    和睦一家亲是孙少安翻身的动力,向他们全家致敬。

  33. 平凡的人说道:

    上帝是公平的,磨难过后终会见光明!

  34. 匿名说道:

    在绝望中寻找希望!当然,这次,不是一个人的战斗

  35. 孙少安说道:

    以后再不要招村里的那些势利眼

  36. 小宁子说道:

    出头了!!

  37. 彷徨说道:

    故事总是跌宕起伏,一次小的转机就会有一个故事

  38. 拼儿的妈说道:

    读哪个时代的小说很舒服,感觉做人就应该那样,读现在的小说最大的感受是纠结,虐心。

  39. 小邝说道:

    谢谢路遥,你给了少安以生命,焕子即秀莲

  40. 匿名说道:

    看了三遍,第一、二遍看了粗滤,第三遍与电视结合看了,书买了2种版本,作者写法没有实际亲身经历不可能写得如此好。

  41. 看书老走行说道:

    安还是太脆弱了。事实

  42. 看书老走行说道:

    安还是太脆弱了。事实证明他早点爬起来。早点出去跑贷款。危机早解决了。算起来。他想他“挑担”(小姨子大姨子的丈夫)张过一次口借的1000元。跑贷款跑了就1次还没找到人。第二次人家就给他贷了。我滴个神呀。这款子也太好借了吧。就这把这强人难肠了1年。说白了就算你天天在家等老鸭给你向嘴拉。怕也得把嘴张开吧。就这出去借个钱还要媳妇提醒。跑一回么见人回来就又卧犁沟不动弹了。这货能成个球事。叫我说也就是个打牛后半截子的料。真汉子不该这么个样爬起来。他到底是自己怕起来的还是运气好

  43. 大漠苍茫说道:

    振奋!

  44. 蓝雨说道:

    晓霞,干嘛非得淹死啊?!

  45. 晓霞,你不能死说道:

    直到现在,我还在嚎啕大哭!!!我受不了,看见晓霞就看见阳光,我的心好冷~~~~~~

  46. 清风徐来说道:

    少安借钱遇到的困难我深有感\受,也是借钱开店不到一年遇到拆迁,补偿一点\,而又借钱开另一个店,而公公和婆婆商量着支援我,我没有拿老人的钱,在别处借到了,也是亲戚,很感\激,在困难时期那么多人站在我背后做我坚强的后盾

  47. 春天说道:

    还是新拍的电视剧改编的好,村里人不能都是落井下石的,也有人情和亲情在

  48. 平平说道:

    好人有好报~,苦子到头喽,阳光总在风雨后~~见到雨后的彩虹喽,好美呀!!

  49. 非安全模式说道:

    看到少安能深切体会到:不放弃就有希望!

  50. 燕子说道:

    我们每个人何尝不是这样,苦难压下来,我们像悟空一样在山下500年,最后还是要一个筋斗云直飞冲天。我们所受的苦难不会白受,我们等待的每一天没有白等。路遥写的很真实,只有真正经历过苦难的才知道。我们毕竟是血肉之躯,会绝望,会颓废,也会挣扎着爬起来。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