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作品集
分享到:

第二部 第11章

所属目录:平凡的世界 第二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在村里和家里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时候,孙少平却陷入了极大的苦恼之中。

三年的教师生涯结束了,他不得不回家当了农民。

他倒不仅仅是为此而苦恼。迄今为止,他还不敢想象改变自己的农民身份。当农民就当农民,这没有什么可说的。无数象他这样的青年,不都是用双手劳动来生活吗?他,农民孙玉厚的儿子,继承父业也可以说是一件十分自然的事。但他不能排除自己的苦恼。

这些苦恼首先发自一个青年自立意识的巨大觉醒。

是的,他很快就满二十二岁——这个年龄,对于农村青年来说,已经完全可以独当门户了。

可是,他现在仍象一个不成事的孩子一样生活在一大家人之中。父母亲和大哥是主事人,他只是在他们设计的生活框架中干自己的一份活。作为一个已经意识到自己男性尊严的人,孙少平在心灵深处感到痛苦。这决不是说他想在家里“掌权”。不,在这一大家人中,父亲和大哥当然应该是当家人。说实话,即便是现在让他来主持这个“集体”,他也干不了……

由此看来,他无法从这个现实中挣脱。

但他的确渴望独立地寻找自己的生活啊!这并不是说他奢想改变自己的地位和处境——不,哪怕比当农民更苦,只要他象一个男子汉那样去生活一生,他就心满意足了。

无论是幸福还是苦难,无论是光荣还是屈辱,让他自己来遭遇和承受吧!

他向往的正是这一点。

其实,我们知道,这种意识在他高中毕业时就产生了,只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生活的变迁,他内心这种要求表现得更为强烈罢了。

按说,要做一个安份守己的农民,眼下这社会正是创家立业的好时候。只要心头攒劲,哪怕纯粹在土地上刨挖,也能过好光景。更何况,象他们家现在还有能力办起一个烧砖窑,那前程不用说大有奔头。发家致富,这是所有农民现在的生活主题。只要有饭吃,有衣穿,有钱花,身体安康,儿女双全,人活一世再还要求什么呢?

谁让你读了那么些书,又知道了双水村以外还有个大世界……如果你从小就在这个天地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那你现在就会和众乡亲抱同一理想:经过几年的辛劳,象大哥一样娶个满意的媳妇,生个胖儿子,加上你的体魄一会成为一名相当出色的庄稼人。

不幸的是,你知道的太多了,思考的太多了,因此才有了这种不能为周围人所理解的苦恼……既然周围的人不能理解他的苦恼,少平也就不会把自己的苦恼表现出来。在日常生活中,他尽量要求自己用现实主义态度来对待一切。

毫无疑问,对孙少平来说,在学校教书和在山里劳动,这差别还是很大的。当老师不必忍受体力劳动的熬苦,而且还有时间读书看报……虽说身在双水村,但他的精神可以自由地生活在一个广大的天地里。如今,从早到晚天天得出山,再也没有什么消闲的时光看任何书报了。一整天在山里挣命,肉体的熬苦使精神时常处于麻痹状态——有时干脆把思维完全“关闭”了。晚上回到家里,唯一的向往就是倒在土炕上睡觉,连胡思乱想的功夫都没有。一个有文化有知识而爱思考的人,一旦失去了自己的精神生活,那痛苦是无法言语的。

这些也倒罢了。最使他憋闷的仍然是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安排自己的生活。他很羡慕村中那些单身独户的年轻庄稼人,要累就累得半死不活,毕了,无论赶集上会,还是干别的什么事情,都由自己支配,这一切他都不能。理性约束着他,使他不能让父亲和哥哥对他的行为失望。他尽量做得让他们满意,即是受点委屈,也要竭力克制,使自己服从这个大家庭的总体生活。

农村的家庭也是一部复杂的机器啊!

他一个人在山里劳动歇息的时候,头枕手掌仰面躺在黄土地上,长久地望着高远的蓝天和悠悠飘飞的白云,眼里便会莫名地盈满了泪水,山里寂静无声,甚至能听见自己鬓角的血管在哏哏地跳动。这样的时候,他记忆的风帆会反复驶进往日的岁月。石圪节中学,原西县高中……尽管那时饥肠辘辘,有无数的愁苦,但现在想起来,那倒是他一生中度过的最美妙的时光。他也不时地想起高中时班上的同学们:金波、顾养民、郝红梅、田晓霞、候玉英……眼下这些人都各走了各的路。金波正在黄原跟他父亲学开汽车。红梅和他一样,回村后当了小学教师,听说现在仍然当着。候玉英的情况他现在不很清楚——他和跛女子早已断绝了“关系”。

顾养民和田晓霞如同学们预料的那样,去年秋天都考上了大学。养民如愿地考进了省医学院,晓霞进了黄原师专中文系。

每当想起田晓霞,他总是感到一种惆怅和苦涩。自她进入大学后,他就再也没给她写信,主动断绝了关系。有什么必要再联系呢?归根结底,他们走的是两条道路,而且是永远不会交叉的两条路。晓霞给他的最后一封信寄自黄原师专,他没有给她回信,也就没有再收到她的信。他们的关系随之结束了。对于他来说,这也是自己一个人生阶段的结束……他一个人独处这天老地荒的山野,一种强烈的愿望就不断从内心升起:他不能甘心在双水村静悄悄地生活一辈子!他老感觉远方有一种东西在向他召唤,他在不间断地做着远行的梦。

外面等待他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他难以想象。当然,有一点是肯定的——一切都将无比艰难;他赤手空拳,无异于一丛飘蓬。

唉!有时他又动摇了,还是顺从命运的安排吧!生活在家里虽说精神不痛快,但一日三餐总不要自己操心;再说,有个头疼脑热,也有亲人的关怀和照料。倘若流落在它乡异地,生活中的一切都将失去保障,得靠自己一个人去对付冷酷而严峻的现实了……

可是,到外面去闯荡世界的想法,还是一直不能从他心灵中勾销。随着他在双水村的苦闷不断加深,他的这种愿望却越来越强烈了。他内心为此而炽热地燃烧,有时激动得象打摆子似的颤抖。他意识到,要走就得赶快走!要不,他就可能丧失时机和勇气,那个梦想就将永远成为梦想。现在正当年轻气盛,他为什么不去实现他的梦想呢?哪怕他闯荡一回,碰得头破血流再回到双水村来,他也可以对自己的人生聊以自慰了;如果再过几年,迫不得已成了家,那他的手脚就会永远被束缚在这个“高加索山”了!

经过不断的内心斗争,孙少平已经下决心离开双水村,到外面去闯荡世界。有人会觉得,这后生似乎过于轻率和荒唐;农村的生活已经开始变得这样有希望,他们家的事业也正在发端之际,而且看来前景辉煌,他为什么要去不属于自己的世界自寻生路?那个陌生的天地会给他带来多少好处?这恐怕只有天知道!

但是,宽容的读者不要责怪他吧!不论在任何时代,只有年轻的血液才会如此沸腾和激荡。每一个人都不同程度有过自己的少年意气,有过自己青春的梦想和冲动。不妨让他去吧,对于象他这样的青年,这行为未必就是轻举妄动!虽然同是外出“闯荡世界”,但孙少平不是金富,也不是他姐夫王满银!

少平已经暗暗把自己外出的目的地选在黄原城。原西县对他来说,已经不算“大地方”。而更大的地方他还不敢去涉足。黄原是合适的。对他来说,那地方已经是一个大世界;再说,离家也不远,坐汽车当天就能返回。

到黄原去干什么?他将在那里怎样生活?

别无选择。他只能象大部分流落异地的农民一样去揽工——在包工头承包的各种建筑工地上去做小工,扛石头,提泥包,钻炮眼……

不管怎样,他是非去不可了。

孙少平把他外出谋生的一切方面都想好以后,决定先和父亲谈这件事。

这天吃过午饭,父子俩到山上一块坡地种玉米。

马上就要立夏,正是玉米和蔓豆大播种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在忙这两大科庄稼的耕种。如今不象往年。四山里几乎看不见人在劳动,其实,哪个庄稼人也要比往年干得凶!只不过现在一家一户分散在各处,谁也照不见谁的面。

少平家大部分玉米和豆子都已经种完,现在只留下一些零碎土地,也用不着动用牲畜。

父亲在前面拿镢头掏土坑,少平手里端个升子点籽种。两个人都赤脚片,一前一后,来来回回,也顾不得说话。

父亲挖坑就象母亲纳鞋底,行行道道,疏密有致,远看如同工艺美术家精心设计的图案。少平耐着性子,尽量把籽种不偏不露点在土坑中间,再补一个不轻不重的脚印。终于休息了。父亲蹲在地上抽烟,少平就凑到他跟前,也学着他哥的样,卷了一支旱烟棒。

他用父亲的打火机点着烟抽了几口,然后才鼓起勇气,和父亲谈起了他走黄原的打算。

孙玉厚老汉惊得目瞪口呆。

他“吱吱”地用劲吸着烟锅。思谋了好一阵,才说:“你还小哩!出那么远的门,人生地不熟,我和你妈怎能放心?你怎猛然想起要出门哩?”

少平一时难以给父亲说清楚自己的心思。

“我呆在家里不痛快,想出去跑一跑……”

父亲低倾下头,手指头抠着脚指头,说:“我能想来哩。你从学校回来劳了动,心里难过。没办法啊!世事就是这样。爸爸看见你一天灰土满面的,心里也难过……不过,而今政策宽了,劳动虽说熬苦一些,但吃饭不要再受熬煎。你刚开始出山,爸爸晓得你不习惯。过上一两年,也就习惯了。外面的世界不是咱们的,你出去,还不是要受苦?再说,有个什么事,也没有人帮扶你……”

“爸爸,这你不要操心。我二十几的人了。自个儿能管得了自个儿,你就让我出上几天门!你年轻时不是也吆牲灵跑过山西吗。我不到外面闯荡一回,一辈子心里平不下来,你就让我走吧!咱们家现在有你和我哥,这点土地你们能耕务过来。我出去,也不是去瞎逛!我也长两只手,兴许还能给家里赚几个活钱,爸爸,你放心……”

孙少平几乎要哭了。

父亲看出儿子为他的行动经过了长时间的准备,显然很难再说服他放弃这种冒险念头,他只好犹豫地说:“那这事你要和你哥商量哩!唉,我老了,世事要看你们闹。不过,爸爸生怕你们有个闪失……”

少平严肃而感动地对父亲点了点头。

玉米地半后晌就种完了——种完就回家,不必象生产队,只要不磨到天黑,就收不了工。

父子俩回家后,离吃晚饭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于是他们又收拾了一下,赶到后村头烧砖窑那里给少安两口子帮忙。孙少安夫妇正忙得不可开交。第三窑砖正烧到紧要关头,少安既要加炭漏灰,还要刁空抢着打下一窑的土坯,还不到热天,他就光穿了件小布褂,脸熏得如同戏里的包公,秀莲头上拢着的毛巾也象烟囱里拉出来的——她正拿着铁锨和泥。

少平和父亲一到,四个人上手,活路很快就松宽了。父亲接替少安烧火,让他集中打土坯;少平和泥,让嫂子去溜土。这是一个多么和谐而富有生气的劳动集体!瞧,已出的两窑青砖,约摸一万多块,齐齐整整码在土场边上,象两堵蓝色的长墙。双水村的人面对孙家的这派兴旺景象,谁不眼红?啊呀,不得了!孙少安这小子竟然办起了“工厂”!

天黑以后,少安让家里人回去吃饭。他自己的饭照例由秀莲吃完饭后送到土场上来——他要照看炉火,不能离开。等父亲嫂子先后走了以后,少平却磨蹭着没有急忙回家。他一边在和哥哥添炭,一边吞吞吐吐对哥哥说出了他的心事。

少安惊讶得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了。他生气地对弟弟说:“你胡想啥哩!家里现在这么忙,人手缺得要命,你怎么能跑到外面逛去呢?”

这个“逛”字刺伤了少平的心。他也有点生硬地对哥哥说:“我不是去逛!我是要出去干点事!”

“干什么事?无非是去揽工!你又不是匠人,当个小工,一天挣一两块钱,连自己的嘴都糊不住!你何必要之受这罪呢?你在家里,咱们父子三人,加上你嫂,一边种地,一边经营咱们的烧砖窑,这不好好的嘛!”

“我已经二十几的人了,我自己也可以干点什么事!”

少安一时不能理解弟弟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现在没事可干吗?

但少安猛然感到,弟弟已经长大成人了!他已经不能再象过去一样在他面前以老大自居了!是啊,弟弟大了……本来他应该为此而高兴,可是此刻心里却有一丝说不出的伤感。

他早已看出来,弟弟是一个和他想法不太一样的人……现在,少安已经明白,尽管他不情愿弟弟出走,但看来已经很难劝阻他了。

兄弟俩圪蹴在土场边上沉默了一会,一人嘴里噙着根旱烟棒,使劲地抽着。天已经黑严,远处村子里亮起了模糊的灯光。在金家湾那边,不知谁家婆姨正拖长声音呼叫孩子回家睡觉。东拉河水声朗朗,吟唱着那支永不疲倦的歌……孙少安已不再和弟弟争辨。他伤感地对少平说:“那你看着办吧,你已经长大成人了,我……”他感到语塞,竟不知说什么了。

这时候,孙少平的心情也沉重起来了。他对哥哥说:“我走了,你和爸爸的负担就更重了……”

少安轻轻叹了一口气,说:“既然你一心要出去,也就不要牵挂家里,你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无依无靠,倒要好好操心哩!家里的事你放心,有我哩……”

黑暗中,两团泪水涌满了少平的双眼……几天以后,少平就决定走黄原了。

母亲流着泪为他把那点破被褥拆洗了一遍,少安从手头挤出五十元钱,硬往弟弟手里塞——少平只接了十五元;他知道家里现在需要钱,他不愿拿这么多;再说,既然他要出门,就得靠自己的双手去谋生了!

临走的前一天晚上,他打捆好了自己的行李。一条开洞的黑羊毛毡;被褥是早年间姐姐出嫁后留下的,已经缀了许多补钉——三根断麻绳续在一起,便扎住了这出门的全部行囊。

晚上,他和衣躺在土炕上,一直半睡半醒。明天他就要走了,走向一个前途未卜的世界,他现在才感到了一片令人心悸的渺茫,由不得手心里捏出两把汗水……睡梦中,他感觉有人轻轻地摩挲他的头发,他知道这是父亲的手。他一直等汹涌的泪水通过鼻孔管流进肚子里,才睁开眼睛。

父亲立在炕边,手里拿着当年他上学时用过的那个烂黄提包。说:“我出去叫田海民把坏的拉链修好了。海民说,以后用的时候,拿肥皂擦一擦……”

他克制着哽咽,对父亲说:“嗯……”

第二天早晨,从米家镇开往黄原的第一辆长途汽车过来后,挤在公路边上为少平送行的全家人,都举起胳膊拦挡车。

车一停住,少平就立刻提起那卷破烂行李挤了上去。他尽量笑着挥手向亲人们告别。而并不知道两颗泪珠早已从他的脸颊上滑落下来……

下一章:
上一章:

106 条评论 发表在“第二部 第11章”上

  1. 人生路说道:

    诚实的少平,定会出人头地

  2. 年少说道:

    有多少少年和少平有同样的想法

  3. 平凡的世界说道:

    这一节就是6看平凡的根源

  4. YZ说道:

    一个有文化有知识而爱思考的人,一旦失去了自己的精神生活,那痛苦是无法言语的。

  5. 与爱同行说道:

    太感人了,看了使人觉得心里闷闷的。

  6. 科比wei lang说道:

    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

  7. 中药有毒说道:

    不知是啥样子等待少平。毕业后,我也曾有这样的想法,可是因为胆小没有出去

  8. 黑豆说道:

    离别之痛

  9. RisherM说道:

    虽还没有看到后面,但是从少平从小的成长来看,我觉得少平将来一定会出人头地

  10. 大漠苍茫说道:

    试一试也好,祝福少平!

  11. 普遍现象说道:

    让我想起小时候,跟着爸爸妈妈一块打土呸,那时候都是用手一个一个弄的

  12. 平凡的世界说道:

    其实多数人的现状是少安和少平的综合体,在甘愿平凡与不愿平凡中挣扎。

  13. 逍遥居说道:

    精神世界的空乏,才是对少平这样受过教育的人的最大蹂躏和摧残,或甘于平凡——为生存而挣扎延续父辈苦难的轨迹,或勇敢的面对未知的新世界寻求重生和涅槃,此时的少平的挣扎与煎熬又何其似今日怀揣梦想而拘于生活妥协或奋争的平凡人,少平祝你走好!

  14. 匿名说道:

    不由得心塞,少平的生活就是我们的生活啊

  15. 青青子衿说道:

    也许读书人与庄稼人的区别就在这里,两个不一样的世界。如果当初少安和润叶坚持在一起,那现在该是怎样的格格不入?

  16. 一起走过的年代说道:

    平凡的世界,不平凡的人生!

  17. 正能量说道:

    平凡的世界不愧为时代之作,激励了一代人又一代人。

  18. 一二三说道:

    舍近求远,不知所以。虽然二十几岁,显然还没有完全成熟。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少安已然先人一步扑腾开了发家致富的道路,少平却要踏上一条前途未卜的荆棘之路。青春的热血和去外面世界闯荡的激情固然是年龄阶段的自然,但也必须要有分析判断的大脑作行动指南。“你和别人不一样”,田晓霞的评价,和自以为是加在一起,造就了少平外出的冲动,而冲动即便不是魔鬼,但也绝对不会是天使。

  19. 似水流年说道:

    曾经的影子啊。

  20. 曾经的知情说道:

    我完全能理解少平想要出去闯世界的想法。当年大学毕业以后,也是这种思想驱使这我来的了美国。 那时兜里大概也只有不到一百美元,买机票的钱也是借的。 虽然经济上的压力要比少平小,但精神上的压力可能比他还大。少平的行李是个铺盖卷,我的行李是两个箱子。现在回想起来,还为自己的当年的行为感到骄傲。

  21. 三草先生说道:

    只要年轻,都有到外面闯荡一番的强烈愿望,就算是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22. 匿名说道:

    思想决定出路

  23. 平凡说道:

    祝福少平,和我离开家乡是一样的

  24. 看海的人说道:

    用现在的说法,少平也算是农民工,他一定能闯出自己的不一样的世界来

  25. 二八年华好少年说道:

    为何现在的少年却要被学习束缚。

  26. 111说道:

    这个家庭多么幸福啊。。。虽然在当时看来是多么不切实际的行为,却能得到家人的支持。。现在社会开通了,便还有多少父母是要求自己的子女按自己的想法来做事。

  27. 天文传说说道:

    怎么能不让人感动呢,我竟不知道说什么了。内心的呼唤与渴望只有鼓起十足的勇气去尝试了,才会走向人生的另一个境界。心智的成熟。

  28. 匿名说道:

    看到少平我为自己感到惭愧。。。。

  29. 酸酸甜甜,美美哒~说道:

    少平也大了,总该出去闯闯了!!!

  30. 痛苦的领悟说道:

    我们的上一代是农民,这一代有百分之八十也是这样的命运。环境与条件限制了我们的命运,让我们没办法突破与升华,我们也不会想着突破。唯有像少平这样的人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不甘于自己一生会像少安与父亲一样,不甘于向命运低头。光明的未来,光彩的人生,美好的命运永远只会属于那些勇敢者,思想者,实践者,领悟者。

  31. 匿名说道:

    年轻就应该出去闯荡,

  32. 匿名说道:

    相信到外面闯荡的梦想很多人都有,可有多少个能像少平那样有勇气去付诸行动呢?

  33. 匿名说道:

    人生的命运有时是无法自己改变的。

  34. 兰兰说道:

    年轻人到外面闯闯也是锻炼人的一种方法。

  35. 海儿说道:

    不知道少平去外面能创造出什么样的世界?好期待

  36. 匿名说道:

    只要不放弃自己的梦想,就有勇气飞翔。

  37. 翔迷易蜜无人敌说道:

    只要不放弃自己的梦想,就有勇气飞翔。

  38. 笑着呢说道:

    改变命运的机遇,是和风险与智慧与胆量共存的

  39. 桃子说道:

    我当年也想和少平一样,没能出去;现在不得不和少平一样,出来打工

  40. 好勇说道:

    这篇文章非常励志,非常感人,让人不禁掉泪。少平身上有路遥老师的影子。

  41. 另一半天晴说道:

    我高中毕业后,也想出来闯,但自家在农村开修车店,硬是被父母留在家里2年多,到今年才出来,说不好是父母限制了我们,也不能说我们不体谅父母,只是我们想要有一片自己发展的天地

  42. 甜蜜的初恋说道:

    相信少平通过自己的拼搏一定能闯出一蕃属于自己的天地!少平,加油!

  43. 吃麻花D3猫M1说道:

    对于一刻年轻的心,有些事情不做会后悔一辈子的。

  44. 小小的世界说道:

    当年大学毕业也是和少平一样的想法,从北方来到了遥远的南方,开始时确实很艰辛,不管是生活上还是工作上,两年了,现在一切也在慢慢的变好,自己也成长了不少,出去走走是值得的!

  45. 垂钓说道:

    少平的苦恼是个体文化的自省。他有文化,爱看书,向往外面的世界,有更高的精神追求,但现实又让他只能按部就班地以农民的身份劳动,这是一组矛盾,甚至不可调和。

  46. 龙爪凌光说道:

    平凡的世界—由平凡的人和平凡的事构成,孙少平回家务农是社会上最平凡的人,但改革开放后社会变了、给平凡人机会了,不甘平庸的人就应该抓住机会改变自己的人生,就像歌中唱的—-看成败,人生豪迈,大不了重头再来

  47. 空洞的内心无脑的思想说道:

    或许 我感受不到上代人受的痛苦 ;但是现代人也有现代人的痛苦!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