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作品集
分享到:

第二部 第35章

所属目录:平凡的世界 第二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两天以后,孙少平总算又找到了“工作”,就从金波这里离开了。

少平走后,金波也就迫使自己恢复了正常,象以往一样忙碌起来。他现在的心情悄悄有所平伏,因为终于有一个人倾听了他内心的苦痛。往事不会象烟雾似的飘散,将永远象铅一般沉重地浇铸在他心灵的深处。不过,日常生活的纷繁不会让人专注地沉缅于自己的不幸。即是人的心灵伤痕累累,也还得要去为现实中的生存和发展而挣扎。

对于金波来说,他不能安于在邮政所当一名搬运邮包的临时工。他的理想并不远大,只是想当一名汽车司机。他梦想有一天自己能正式开丰,让他的生活和心灵随着车轮在大地上飞腾。他最怕过一种安宁日子,把自己的精神囿于痛苦的内心世界。

但他学开车是很困难的。他不是正式工,因此没资格上公家的车。只好相隔一段时间,他假装回家或请假干别的事,对出来偷偷跟父亲学几天。

虽然这样时断时续地学,但他实际上早可以独立开汽车了。每当跟父亲外出时,路上都是由他来驾驶。只是临近城市的公路监理站,才把方向盘交到父亲手里。这当然是违章行为。但这类事也许永远不可能从公路上杜绝。

少平走罢不久,金波有点烦闷,很想再跟父亲外出跑一回。刚学会开车,有一种瘾,过段时间不摸方向盘,简直难以忍耐。另外,给少平叙说罢自己的心事,很想出去散淡两天……这心情就象大病初愈的人想到户外去走一走一样。这一天,他好不容易跟父亲上路了。

象往常一样,出黄原城不久,父亲就把车停在路边。两个人换了一下座位,他便接替父亲驾驶汽车,从公路上飞驰起来。他异常兴奋,那种把自己的身体和飞奔的汽车完全融为一体的快感是外人难以知晓的!

金俊海坐在儿子身边,一边抽烟,一边机警地注视着前方,看来随时都准备为儿子排除紧急事故。他是个容貌和内心都很和善的人,不象有些山区的汽车司机那样傲气十足。多少年来,他在公路上没出过什么大差错,年年都能在单位上领一张奖状。大半辈子了,无论是他本人还是他的家庭,日子过得都很平静。作为一个普通汽车司机,生活虽然不很富裕,但也不紧巴;老婆娃娃吃穿不缺,家里的木箱里面,还常压着千二八百的积蓄。

但金俊海现在心里却有了大熬煎。他发愁儿子的工作。他知道,儿子不愿回双水村劳动。他也舍不得,可是他又有什么能耐给他在黄原找工作呢?幸亏他在单位上人缘好,要不金波的临时工也怕干不了几天,就让单位上打发了。可是“临时”下去怎么办呀?这总不是个长远之计。

唯一的办法就是他提前退休,让金波顶班招工。可是儿子不让他这样做。想想也是,他今年还没满五十岁,闲呆着也的确不是个滋味。但不这样做,儿子的前程眼看要耽搁了。多少日子来,他白天黑夜都在为此而发愁。

现在,他不由地又和儿子说起了这件事。他一边两眼盯着挡风玻璃外的公路,一边咄咄呐呐说:“我看还是让我退了职,你顶我的班。”

“你怎又说这事……”金波放慢了车速。

“要不你怎办呀?”

“我慢慢想我的办法。”“你还是听爸爸的话。你已经二十三岁,没时间拖了……”

“再等一等看。”

“要是公家政策变了,不再让顶班招工,这就麻烦了!”金波不再言传。

父亲的这个提醒倒使他一惊。是的,中国的这类政策常常说变就变,往往一夜之间赶不上趟,就把人的命运改变了。

但他的确不忍心从父亲手里把方向盘夺过来。对于一个有血性的青年来说,自己无力谋生,靠剥夺父亲在这个世界上活着,即便不是堕落,那也实在脸上无光。

过了好一会,他才对父亲说:“再等一等看吧!”

金俊海叹了口气,说:“还能等出个啥结果来……”午饭之前,父子俩就到了双水村。

他们把汽车停在田家圪崂这面的公路上,就淌过东拉河,回金家湾那面的家里去吃饭。这趟车的终点在沙漠中的一个城市里,通常到双水村后,金俊海就留在家里,由儿子一个人去完成这趟公差。如果单位上知道金俊海如此不忠于职守,恐怕他年终那张奖状是领不成了。生活中的好人也常常干这种错事。

吃过午饭后,金波就一个人开着车继续向北行驶。

越往北走,大地就越荒凉。山脉缓坦起来,人烟村舍逐渐稀疏了。临近黄土高原另一个地区所在地的城市时,已经出现了沙丘。穿过这座塞上古城,越过秦时残断的古长城线,黄土几乎完全消失了,展现在眼前的是一望无际的大沙漠。

公路在弧线优美的沙丘中蜿蜒曲折地伸展,路面常常被沙子掩埋,甚至都看不清路迹。在沙漠中行车是十分令人痛快的。尽管路面不好,但车辆少,不要担心撞碰。即是乱跑,也没什么大危险,柔软的沙丘不会碰坏汽车的。

一到沙漠上,金波就感到心情无限地舒展起来。视野的开阔使他想起一望无际的青海大草原。在他看来,那无边的沙丘不是静止的,而象滚动的潮头涌涌而来;这也使他想起了草原上那奔腾的马群。太痛快了!几十里路碰不见一辆车,也看不见一个人。他漫不经心地开着车穿行在这波山浪谷之中,嘴里由不得“哇哇”地乱喊乱叫,或放开嗓门唱几段子歌。在夏季的时候,他还常常把车停在沙漠中的一个小海子边,脱得一丝不挂,跳到水里去游泳;游完,再把身上的所有的衣服都洗了,晾在草地上,自己赤裸裸地躺在沙丘上晒太阳;望着蓝天上悠悠的白云,无限止地回想那个遥远的地方和那个不知去向的姑娘……春天的沙漠依然和冬天一样荒凉。天地被风沙搅成灰漠漠一片。太阳象一面水银剥落的破镜子。没有花朵,没有绿色,所有的海子上都漂着大块的浮冰。

金波开着汽车,在这条既熟悉又陌生的道路上颠簸着行驶。天已经接近黄昏。远处隐约地出现了一个黑点。那看来是辆汽车。好稀罕!半天才碰上一辆。但那个黑点似乎一直没有移动。毫无疑问,这辆车“抛锚”了。车坏在沙漠里可是件头疼事,能把人活活急死!按照惯例,沙漠里所有过路的汽车,都有责任帮助一辆不能动弹的汽车——这是严酷的环境迫使人遵从的一条准则;因为谁都可能碰上这种倒霉事!金波把车开到这辆坏车处,就停了下来。

下车以后,他才惊讶地看见,原来这辆车是李向前和润生开的——这可碰了个巧!

润生和他姐夫在困境中看见他,就象看见了援兵,亲热地过来拉住了他的手。

“哪儿坏了?”金波问向前,他和向前不熟悉,但认识,也知道他和润叶姐过不到一块的事。

“还没找见毛病……可能是油路出了毛病。”向前搓着两只肮脏的手,着急地说。

金波虽然是个新手,但不管行不行,也就过去和他们一块寻找起“毛病”来了。

三个人一直弄到半夜,才把向前的车修好。他们都已经很累,就决定先在驾驶楼里迷糊到天明再走。

向前拿出一瓶酒,硬要和金波喝一轮子。润生不喝酒,就先到金波的驾驶楼里睡觉去了。

金波和向前两个人坐在这面的驾驶楼里,嘴对酒瓶子,一人一口喝起来。驾驶楼外面,遒劲的蒙古风在吼叫着,大地虽然不是一团漆黑,但什么也看不清楚。两个人静静地喝着酒,醉眼朦胧地透过挡风玻璃,望着外面混混沌沌的荒野。“你成家了没?”向前灌了一口烧酒,长长地吹了一口气,问金波。

“没。”金波捉住向前递过的酒瓶,也灌了一口。“有没有对象?”

“没。”

“没了好……女人啊……”向前灌了一大口酒。

金波沉默地仰靠在椅座上,感到胸口烧烘烘的。“女人是酒,让你迷迷糊糊……”向前也确实有点迷糊了。“女人又是水,象中学化学书上说的,无色无味无情无义……”

金波仍然沉默不语。

向前又灌了一口酒,摇晃着身子说:“没女人好……你看我,被女人折磨成个啥了!虽然结婚几年,除过脸上挨过女人的一记耳光,还不知道女人是个啥……我一年四季跑啊,跑啊,心里常想,什么时候,我跑累了,回到家里,睡在老婆边……唉,现在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

金波也有点晕乎起来,说:“天下女人多得是,还没你个老婆?你为什么不离婚?”

“离婚?”向前吃力地扭过脸,瞪着一双被酒烧红的眼睛,莫名其妙地看着金波。“你说叫我离婚?我死也不离!为什么不离?因为除过润叶,我谁也不爱!我就爱润叶!”“人家不爱你,又有什么办法!”

“她不爱我,我也要爱她!”

“那就受你的罪去罢!”金波灌了一口酒,又把瓶子递过去。

向前困难地接住瓶子,嘴没有对准瓶口,烧酒在老羊皮袄的襟子上洒了许多。

他勉强把那口酒喝到嘴里,手摸了一把红钢钢的脸,提起瓶子在耳朵边摇了摇,听见还有酒。他手抖着又把瓶子递给金波,说:“要说受罪,嘿嘿,那你老哥真是受坏了!有时候,我一个人开,一边开,一边哭。开着开着,就不由踩住刹车,跳出驾驶楼,抱住路边的一棵树。我就把那树当作我的老婆,亲那树,用牙齿咬树皮,咬得满嘴流血……兄弟,你不要笑话。你年纪小,没尝过这滋味。人啊,为了爱一个人,那是会发疯的呀,啊嘿嘿嘿嘿嘿……”向前说着,便咧开嘴巴哭起来。

这时候,金波才有点慌了。他想用手拍拍李向前的肩膀,安慰一下他,但身不由己,胳膊软绵绵地抬不起来。他也八成了!

向前竟然打开车门,绊绊磕磕走到了外面。金波撵下来,要拉他,但向前使劲把他甩在一边。这个痛苦的醉汉在沙地上爬了几步,就破着嗓子嚎哭起来。金波瘫软地倒在他身旁,试图往起拉他,但怎么也拉不起来。风呜呜地吼叫着,沙子打得人连眼睛也睁不开。在风的怒号中,向前的哭声听起来象猫叫唤。沙漠在暗夜里如同翻腾的大海,使人感到惊心动魄。

酒精同样在金波的身上熊熊地燃烧着。他索性不再往起拉向前,自己摇摇晃晃站起来,在昏天黑地里,放开嗓门唱起了那支青海民歌——动荡不安的大自然煽起了他内心的风暴。

在这样一个狂风怒号的夜晚,在荒无人烟的大沙漠里,这两个喝醉酒的男人,为了他们心爱的女人,一个在哭,一个在唱。在正常的环境中,人们一定会把这两个司机看作是疯子。可是,我们不愿责怪他们,也不愿嘲笑他们。如果我们自己有过一些生活的阅历和感情的经历,我们就会深切地可怜他们,同情他们;并且也理解他们这种疯狂而绝望的痛苦……

在这风声,哭声和歌声之中,躺在另一个驾驶楼里的田润生心缩成了一团。他实际上一直没有睡着。他知道姐夫为什么而哭;他也明白老同学金波为什么而唱——他早就听说过金波当兵时和一个藏族女子谈恋爱,被部队提前复员了。此刻,他自己的眼里也忍不住涌满了泪水……和少平、金波同年等岁的润生,也已经长大了。凡是成人的痛苦他都能体会和理解。就说姐夫吧,尽管他从不在他面前提说他姐的事,但他知道姐夫和姐姐的婚姻非常不幸。在这件事上,他的同情心完全在姐夫一边。他在心里恨他姐姐。两年多来,他跟着姐夫学开车,姐夫不管姐姐如何对他不好,都象亲哥哥一样看待他。姐夫真是个忠厚人,不仅对他们家,就是对世人,都有一副好心肠。有时候在路上,碰见一些孤寡老人,他总要把车停在路边,问这些人去什么地方,然后便让他们上车来。如果是他驾驶车,姐夫就自己爬到上面的车厢里,让这些老人坐在驾驶楼里。他常对他说,人活在世上,就要多做点好事;做了好事,自己才能活得心安……姐夫不仅教会他开汽车,还给他教了许多活人的道理。他在心里敬重姐夫。他根本不能理解,姐姐为什么不和这样一个好人在一块过光景呢?

现在,他躺在这个驾驶楼里,听着外面的哭声和歌声,心象无数利爪在揪扯。这一切深深地震撼了他的灵魂。别人的痛苦感染了他,他也很痛苦。痛苦啊,往往是人走向成熟的最好课程。是的,许多原来含糊不清的东西,今夜他似乎豁然开朗!

一种男性的豪壮气概在田福堂这个瘦弱的儿子身上苏醒了。他“腾”地从驾驶楼里坐起来,脑子里开始盘算他应该干些什么。是的,他已经是一个二十三岁的后生,怎么还能这么窝囊呢?他难道就不能给痛苦的姐夫帮点忙吗?好,他应该立刻到黄原去找姐姐,和她好好谈一谈——他要让姐姐爱姐夫!

田润生坐在驾驶楼里这样大胆地想着,心在胸膛里狂跳不已。他也不准备去劝说那两个醉汉——让他们哭吧,唱吧;现在也许只有这样,他们的心里才能痛快一些!

下一章:
上一章:

67 条评论 发表在“第二部 第35章”上

  1. 兰兰说道:

    爱情及让人向往又让人痛苦和疯狂。

  2. 低调说道:

    更多的无奈

  3. 青春有悔……说道:

    人总要经历一些事情,不经历一些事情你就不会成熟,不过这些经历你要带着真心。否则你就是经历了也得不到什么!

  4. kiwi说道:

    被一個人深深的愛著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情,而向前有著麼忠厚老實有情有意,润叶该知足了!!

  5. 匿名说道:

    润生真该劝劝他的姐夫,放下和他姐姐的感情,与其这样两个人都痛苦,不如放手去找各自的幸福,爱的方式不只是给予。

  6. secretwish说道:

    这章写得真好,让我不禁想起东邪西毒来……

  7. 万维一隅说道:

    不幸的婚姻各有各的不幸,有的是彼此相爱而走不到一起;有的是感情破裂又无法离异,还有的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日子照样没法过,在这部小说里,像金波和李向前的内心痛苦,没有相似的经历,是很难理解的。

  8. 呼吸说道:

    爱情是痛苦和折磨的

  9. 小鲫鱼说道:

    嘘!这张开始描写金波开车,以为要出车祸,还好没有

  10. 吃麻花D3猫M1说道:

    痛苦啊,往往是人走向成熟的最好课程

  11. 匿名说道:

    情是无形无味的、字句难以表达其万分之一的甜与涩,快与痛,爱过才懂!

  12. 一个人说道:

    以为车祸
    巧合 相遇 有点安排的痕迹

  13. 姗姗说道:

    也是因为心里有点希冀的东西人才有活着的勇气和奋斗的力量。

  14. 婉璐说道:

    爱情是甜蜜的也是痛苦的

  15. 空洞的内心无脑的思想说道:

    去年十一公司组织去云台山旅游,由于是公司组织的 我们同行有很多公司都去了 ,我喜欢上了同行其它公司的一个女孩,当时我拜托让一个一块的阿姨问了她 ,说有男朋友,我也就只能遗憾的祝福她,回到公司 还是每天按部就班的日子,偶尔每次还是想起她,既渴望和她有什么但是有很清楚不可能,一次次的想起一次次的伴随着心绞痛的感觉,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 ,我实在忍不住,就自己安慰自己 这辈子无缘,做朋友也挺好,就忍不住问那个阿姨要她的微信,让我高兴的是 阿姨有她的微信,就这么个在别人看来无所谓的事 ,但对我来说 能跟她的每次接近我都会兴奋好长时间,我就这么等阿姨了四个多小时 我期间一直想问她 找到没有,但是怕她在忙,影响到她、就忍着没问 、那个时候六点下班、快下班的时候她终于跟我回话了 说;没找到、当时内心特别的失落、或许是她 征求那个女孩子的意见 人家不愿意 也可能是真的没找到、我倒希望是后一个、没办法只能作罢、一转眼半年过去了 我差不多已经淡忘了那个 让我深深思念的女孩子、每次想起只会觉得遗憾不会再心痛 ~~·啊~~~时间 是多么好的良药、有多少人被治疗!
    这一天阳光明媚 万里无云 我的大郑州啊·冬季的雾霾 似乎就像刚刚做了一场梦一样 消失的 无影无踪 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如梦初醒的我 大概就在清明节放假前 那位阿姨就像 爱神丘比特一样 给我发来了她的微信号 (不要怪我夸大 如果没有阿姨的 这点星星之火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和她有什么交集 不管是成功失败 我都感谢阿姨) 阿姨还问我 需要不需要了 此时此刻一万个 ‘需要’ 在过心中~奔~腾~啊 这对我的重要性 当然是不言而喻了 我连连 道谢 、内心的激动 无法用言语 去形容 、我第一时间加了她的微信 连着好几天都没有 什么消息 、就在我想要放弃的时候 她竟然同意了 我激动的向她介绍了我 由于 半个月前她来 我上班的公司办理 业务 我当时并没有确定是她 只是觉得有点像 就礼貌性的 给她 倒了一杯热水 一说这件事 她想起了我 还给我道谢 ,我当然 拿出一种就像你欠我 一百万不用跟你说不用再还的装逼心理回复了她 (男生嘛 我想都懂的 特别是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面前) 由于并没有多深的交情 我也不好问太多 ,每天就有两句没两句的 闲聊、之后我每天都向一个尽职的巡逻卫兵 一样 把她的微信 看了一遍又一遍 、就发现 她喜欢 跑步 每天都会有个微信软件 统计步数 并且排名次 她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看来她挺喜欢跑步的 !
    我一直都觉得 喜欢运动的女孩最美 特别有活力 (说这句话 并不是因为 她喜欢跑步 很早我都这么想) 这天无意间 我问她 是不是每天都跑步 她说是的 、我心里想说 我可以和你一块吗? 可是在我的生活里、我从来没跑过步 我怎么能想说出这句话、最后还是忍住没说出口 或许 是我 怕她拒绝 、就会很尴尬、但让我惊喜的是 她主动 提出 有空一块去跑步 我当然 一口答应 并且 就跟她约在今天 晚上 她爽快的答应了 我的心又忍不住激动的多跳了 不知道多少下、( 亲爱的读者 请不要怪我 如此的大题小做 又或者是 不淡定 喜欢一个人 我真的控制不住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