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三部 第34章

所属目录:平凡的世界 第三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孙少安破产以后,眼看着过了一年的时光,仍然还没有从窘境中走出来。

大自然依次变换了四个季节。现在又进入了金色的秋天。

双水村周围的山野,到处都是成熟了的庄稼;人们忍不住收获的喜悦,唱起了亮格哇哇的信天游。各家院子里,土场上,连枷声从早到晚震天价响。有些嘴馋的家户,已经象过春节一样。炸油糕,做豆腐,蒸黄米馍馍,吃得满嘴流油喷香。象原一队副队长田福高这样满年缺好吃喝的人,而今蹲在茅坑上都忙得往嘴里塞枣子吃哩。

吃!这是一个大嚼大咽的季节——而且吃的都是新鲜东西啊!双水村在这季节一片和平景象。吃圆了肚皮的人脾气也变得好起来。人们见了面都笑嘻嘻地问候双方的收成。某些爱显能的婆姨还端着自己新收的东西,吆喝着送给四邻八舍,夸耀自己的光景日月过得如何红火。整个村庄都沉醉在一种喜气洋洋的繁荣气氛中。

只有少安两口子还是一脸的愁苦相。论地里的收成,他们也不比村里其他人家差,少安闷头劳动了一年,粮食收得边边沿沿都是。他本来是村里最出色的庄稼人,一旦他把功夫用到土地上,谁也不怀疑他能比别人收获更多粮食。

可是,对他来说,收获这些粮食揭不去头上的愁帽。就是连庄稼的秸杆都卖掉,也抵不了他沉重的债务的零头。一万块钱的贷款仍然在信用社的帐上,而且利息越来越大,村里人的钱依然欠着。庄稼人啊,一旦断了来钱的生计,手里要捉住每一分钱都是不容易的!拿什么变成钱呢?如果土疙瘩能卖钱,那倒有的是!

俗话说:人穷气短。一年来,孙少安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他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是了,他不是电影和戏剧里的那种英雄人物,越是困难,精神越高昂,说话的调门都提高了八度,并配有雄壮的音乐为其仗胆。他也不是我们通常观念中的那种“革命者”,困难时期可以用“革命精神”来激励自己。他是双水村一个普通农民;到眼下还不是共产党员。到目前为止,他能够做到的,除将自己的穷日子有个改观外,就是想给村里更穷的人帮点忙——让他们起码把种庄稼的化肥买回来。说句公道话,就双水村而言,他这“境界”也够高了。我们能看见,别说村里的普通党员了,就是田福堂这样党的支部书记,在眼下又给双水村公众谋了什么利益?现在福堂同志自己向我们更明确地证实;他在农业学大寨运动中口口声声“为众乡亲谋福”纯粹是一句哄人话。当然,福堂同志现在身体不好,在儿女的婚事上又受到了打击,我们出于善意,姑且也就不计较这个人对本村公众利益的冷淡态度了。

孙少安帮助村里没办法的困难户,并不是想要在村里充当领袖。他只是出于一种友善和同情心,并且同时也想借此发展他自己的事业。

可是,现在这两个愿望都落空了。一年来,他精神状态的低落,除过沉重的债务和无力东山再起外,周围舆论的压力也是一个重要因素。田福堂等人的幸灾乐祸和冷嘲热讽这是必然的。使他更痛苦的是,原来那些信任他的村民,也开始用怀疑的目光看待他了;他们对他再不象过去那样尊重。至于象他二爸这样的人,甚至都敢对他出言不逊,摆出一副真正的老人架子。

只有一个人对他的看法是一贯的。这就是原二队长金俊武。有时两个人相遇在山里,俊武还一再给他打气。俊武永远是精明强悍的;尽管他自己家里灾事一连串,但他时常保持对村中其他人的嘲笑权和口头攻击权。虽然是农民,也和文化水平高的人一样,有个精神相通的问题,孙少安和金俊武在双水村就是精神较能相通的一对。少安只有和俊武说说话,心情才稍有好转。

但是,俊武的一番顺气话,归根结底也并不能解决他的任何问题。自己头上的虱子要自己捉。一时的畅快过后,又是那无穷无尽的苦恼……孙少安更为痛心的是,他的妻子也跟他受尽了折磨。亲爱的人自跟他结婚到现在,还没真正享过几天福。即是最红火的前两年,她虽然精神上畅快,但体力上实际是更劳累了。而现在,她体力上照样劳累。精神上却愈加痛苦;还要照顾他的情绪,安慰和开导他。他,孙少安,眼下活成了啥人了!他不能给家庭带来幸福,却把他们拖入了灾难,还要他们给自己说宽心话!

但是,也唯有妻子的怀抱,才使他凄苦的心情得到片刻的温热和宁静。一天的劳累和痛苦之后,他常常象受了委屈的孩子,晚上灯一吹,把脸埋进妻子的怀中,接受她亲切的爱抚和安慰。她两只结实的乳房常常沾满他的泪水。

感情丰富的男人啊,在这样的时候,他对女性的体验是非常复杂的;其中包含对妻子、母亲、姐姐和妹妹的多重感情。温暖的女人的怀抱,对男人来说,永远就象港湾对于远航的船、襁褓对于婴儿一般的重要。这怀抱象大地一样宽阔而深厚,抚慰着男儿们创伤的心灵,给他温暖,快乐和重新投入风暴的力量!

孙少安在秀莲的怀抱里所感受到的远远不止这些,他无法说清秀莲的体贴对他有多么重要。他不仅是和她肉体上相融在一起,而是整个生命和灵魂都相融在了一起。这就是共同的劳作和共同的苦难所建立起来的伟大的爱。他们的爱情既不同于孙少平和田晓霞的爱情,更不同于田润叶和李向前现在的爱情,当然也和田润生与郝红梅的爱情有区别。孙少安和贺秀莲的爱情倒也没什么大波大折,他们是用汗水和心血一点一滴汇聚成了这深情的海洋……当我们怀着如此庄严的心情谈论少安和秀莲在痛苦中这美好感情的时候,不得不尴尬地宣布:由于他们频繁的两性生活使秀莲节育环出了点问题,结果让她怀上了娃娃。

嗨!这个孩子来得实在不是时候——而生活就常常开这种令人哭笑不得的玩笑。“把这个孩子打掉吧!”少安痛苦而温柔地对妻子说。“咱光景烂包成了这个样子,一无愁得人连头也抬不起来,怎有心思再抚养一个孩子呢?再说,咱又没有生二胎的指标!孩子出世后,连个户口也报不上,公家不承认,以后怎么办?”“不!我非要这个孩子不行!我早就想要个女儿了。再愁再苦,我也不怕。娃娃生下后,不要你管,我自己一个人拉扯,你放心……

“你这狠心的人!你怎能不要咱的骨肉呢?打掉?那你先把我杀了!公家不给上户口,咱的娃娃就不要!反正这娃娃是中国人,他们总不能撵到台湾去!”

“台湾也是中国的……”少安苦笑着想纠正妻子。

孙少安扭不过秀莲的执拗,只好承认了这个现实——这意味着明年,他这个家就是四口人了!既然秀莲要这个孩子,少安和她一样,也希望是个女孩子,俗话说,一男一女活神仙!他们甚至在被离里已经给他们未来的“女儿”起了乳名——燕子。虎子、燕子,兄妹俩的名字怪美的!妻子怀孕后,实际上增加了少安的苦恼。多一个人,就多一张吃饭的嘴。当然,养活儿女们长大,他还是有信心的。可是,作为一个父亲,他的责任远不止于把孩子喂饱;他应该有所作为,使孩子在生活中感到保护他们成长的人是强大的,并为自己的父亲而感到自豪!他绝不能让他们象自己一样,看着父母的愁眉苦脸长大。他的虎子和燕子,无论在体格上,精神上和受教育方面,都不能让他们受到委屈和挫伤——这是他自己苦难生活经历所得出的血泪般的认识!

这一切都取决于他——取决于他倒究能在这个充满风险的世界上以什么样的面貌来生活。

唉,就眼下这种灰样子,孩子照样得跟上他倒霉!他已经感到,马上就要上小学的虎子,这一年来看见他和秀莲愁眉不展,也懂得为他们熬煎了。是呀,他自己到这个年龄的时候,已经明白了多少事;当时家庭悲剧性的生活他都看得一清二楚了。

孙少安万分痛苦!万分焦急!他是一个有些文化的人,常常较一般农民更能深远地考虑问题。正因为如此,他的苦恼也当然要比一般农民更为深刻……庄稼大头收过之后,少安有时也去石圪节赶集。他既去散散心,也在那条尘土飞扬的土街上出售一点自产的土豆和南瓜,换两个零用钱以头回日常用的油盐酱醋。债务是债务,每一天的日子还得要过呀。

这一天下午,他提着煤油瓶从石圪节蔫头耷脑往回走。在未到罐子村时,从米家镇方向开过来的一辆大卡车,突然停在了他身边。驾驶楼里即刻跳出来一个人,笑嘻嘻地向他伸出了手。

少安马上认出,这是他在一九八一年原西县那次“夸富”会上认识的胡永合。

他赶紧把油瓶从右手倒在左手,握住了永合的手。永合早已是闻名全县的“农民企业家”。少安和他虽交往不多,但两个人已经算是朋友了。在他开始销售砖的时候,正是永合对他进行了做生意的“启蒙教育”。他不仅感激他,也很佩服柳岔乡这个大能人。

“我路过你们村,发观你的砖场不冒烟了。怎?你又搞什么大生意去了?”胡永合笑着问他。

“唉……”孙少安有点羞愧地长叹了一口气,“还搞什么大生意呢!就那个小砖场,也倒塌了!”

“怎?”胡永合一脸的惊奇。

孙少安便一边叹气,一边简单地给他说了说自己的灾难。胡永合听后,嘴一撇,说:“这算个屁事!你这个人到如今还不开窍。我原来还以为你很有两手哩!你说,难处在什么地方?”胡永合口大气粗地问。

“这还要问哩!主要是资金嘛!”少安对他的朋友说。“要重新上马得多少?”少安看出。

胡永合似乎要对他慷慨解囊了。他在疑惑之中不免精神为之一振说:“大概得四千块……”

“我知道哩,你这样情况,在咱县贷款是确有困难!”

少安听胡永合这么一说,心里马上又凉了半截。“不过,”胡永合紧接着话茬,“我在原北县认识个朋友,先前我在那个县有点小生意,不愿倒腾本钱,想让他在当地给我贷三千块款,他一口就答应了,他已经在银行里说好了这笔贷款,后来我又决定不做那点生意了,主要是利太小,划不来……这样吧!我给那人写封信,你去把这笔款贷了。你看怎样?”

孙少安一下子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他又一次握住了胡永合的手,说:“哈呀,等于救了我一命!”

“按你说,还短一千块。这你自己再想点办法。”“这不怕!我能想办法。”

胡永合对驾驶楼的司机说:“把我的皮夹子拿下!”

那位显然是永合雇用的司机,象卑恭的仆人一样赶快把一个大黑人造革皮夹拿下来,双手递到胡永合手里。

胡永合就趴在汽车头的铁皮盖上,用核桃大的字写了一封语句不通、勉强能看得懂的信,交给了孙少安,让少安拿着到原北县去找他的那位生意人朋友。

孙少安感激地收起了这封信,硬拉扯着让胡永合掉转车头,到他家去吃一顿饭。但胡永合说他还要忙着赶路,即刻钻进了驾驶楼,象救世主一样微笑着向他招招手,就坐着汽车跑得一溜烟不见了踪影。

孙少安提着油瓶,手里捏着那封信,高兴得象傻瓜一般在公路上独自笑了起来。

他实在没有想到,他会意外地碰见了胡永合,并且意外地得了这位财神爷的帮助。他感到,生活或许又将发生新的重大转机。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黑暗也应该有个尽头了!

孙少安不由放慢了回家的脚步。这件似乎从天而降的事情,使他的脑子又极大地活跃起来。

他一边走,一边思前想后,象运动员进入了竞技场,精神高度紧张而又高度兴奋。由于转机出现得太突然,使他的脑子有点混乱不堪,许多具体要进行的事急忙想不清楚。但这混乱无疑建立在一种乐观的基调上;他甘愿当一会甜蜜憨汉!

他不知不觉就走过了罐子村。

本来,他原先已想好要上姐姐家去看看他们的情况——秋收大忙季节,二流子姐夫又常年不在家里,姐姐肯定有不少困难在等他和父亲去解决。可是,现在,他却忘了上姐姐的门……他已经走到了双水村的村头上。

这时他才发现,太阳也落山了。暮色中,村庄上空飘浮着一团一团的炊烟。

凉嗖嗖的秋风夹带着五谷的香气,直往人鼻孔里钻。噢,只要人的心情好,就会倍感秋天的傍晚有多么迷人!多么美妙!

孙少安不由兴致勃勃从公路上转到了他那败落的砖场。

一种突发的激动使他忍不住背抄起手,挺起胸脯,象一位精神焕发的将军巡视战场一样,挨个巡视了他的每一个烧砖窑。然后,他又揭开油毛毡,查看了每一件机器。他耳边似乎又响起了制砖机轰隆隆的声音;眼前浮现出熊熊的光光和蘑菇云一般的浓烟……好,一切都将重新开始;他要再一次在双水村发出压抑了一年的吼声。

直到掌灯时分,他才提起那瓶煤油,嘴角浮着一丝笑意走进了家门。

敏感的妻子发现他今天精神状态不同以往。还没等她开口询问缘由,他就激动地向妻子叙说了路遇胡永合的情景。秀莲大喜,把端上炕的饭盘收拾下去,重新到锅灶上给他另做了一顿好吃喝。

下一章:
上一章:

48 条评论 发表在“第三部 第34章”上

  1. 莲子心说道:

    天无绝人之路

  2. 冬天卖凉粉说道:

    少安好了,少平又会怎样呢?

  3. 无奈前路太彷徨说道:

    但愿这个坚强的农民能够一切顺利,但愿胡永顺没有欺骗,或者是打他的注意。我都被这小说里的生活弄怕了。

  4. 会飞的蜗牛说道:

    天无绝人之路,是的。相信少安就是双水村的能人,他不会倒下的。

  5. 读者说道:

    机会永远青睐勤劳的人

  6. 亡民说道:

    少安恢复起来 砖厂恢复起来这都是必然的。

  7. voyage说道:

    这好事和坏事都来得太突然了 让人承受不了

  8. 蜗牛说道:

    起起浮浮,人生也是一样,

  9. 甜园风光说道:

    吉人自有天相!贵人相助愿少安再来!

  10. 低调是另一种高调说道:

    这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希望少安能够早一点突出人生路上的绝境!

    !

  11. 梦亦醒说道:

    我只能冷眼旁观,就这样也搭进了无数的无用的泪水,我们不是书中的人物,我不是作者,我却希望我是作者,稍稍改变一下他们的命运。

  12. chwonderh说道:

    机遇真的是等待来的吗?希望这是一个跳板啊!

  13. 耕读岁月说道:

    假如我是上帝,我会赐福给善良的人,。因为只有善良的人才会有怜悯之心。而有许多人的痛苦需要别人的同情,恻隐,来抚慰,来温暖······这样善良的人,才有机会和别人分担他的‘‘福’’气

  14. 疯狼说道:

    一个好汉两个帮,认识的人多真不是坏事!

  15. 感恩的心说道:

    好热心的胡永合,现在这种人太少了

  16. 回忆说道:

    好好坏坏的事情接二连三,让读者的心情也跟着跌宕起伏

  17. 木西早说道:

    不幸中的万幸,竟能得到朋友的帮助 。

  18. 匿名说道:

    机会永远青睐勤劳的人

  19. 西岭说道:

    多个朋友多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少安遇到贵人了。

  20. 匿名说道:

    胡永和不是非善人吗?结果会变好吗?

  21. 狼图腾-Q1286141866说道:

    我还沉静在晓霞和少平的伤感中,这边又来了少安的喜讯!真是悲喜交加…

  22. 平凡的人说道:

    跌宕起伏,这就是人生

  23. 匿名说道:

    高潮与低潮起伏的生活。。。

  24. 匿名说道:

    作为一个父亲,他的责任远不止于把孩子喂饱;他应该有所作为,使孩子在生活中感到保护他们成长的人是强大的,并为自己的父亲而感到自豪!他绝不能让他们象自己一样,看着父母的愁眉苦脸长大。他的虎子和燕子,无论在体格上,精神上和受教育方面,都不能让他们受到委屈和挫伤——这是他自己苦难生活经历所得出的血泪般的认识!——多像我的父亲,那个拼命干活又一直维持着家庭幸福只为让我过的比他好的男人

  25. 留下的痕迹说道:

    连楼上同感!!

  26. 匿名说道:

    人生总是起起伏伏。无常却无奈。不仅仅是自己的无能。爱是多神圣的

  27. Lee说道:

    台湾也是中国的,钓鱼岛更是中国的。

  28. 彷徨说道:

    作者也不希望这个农民家庭太过于悲惨,在平凡的世界里,平凡的遇到了一个可以救他们的人。

  29. 小邝说道:

    是了,他不是电影和戏剧里的那种英雄人物,越是困难,精神越高昂,说话的调门都提高了八度,并配有雄壮的音乐为其仗胆。

  30. 黑豆说道:

    还是思路不够广。做生意就是个借力打力的事,蛮做怎么能行。

  31. 看书老走行说道:

    安跌倒是必须的。爬起来更不必说。不在命运面前摔3.5个跟头还能爬起来能算汉子?但是看安靠运气爬起来感觉有点失望。汉子就不应该萎靡1年还赖在地上不起来。汉子应该放下面子放下尊严风里雨里出去借钱。饱尝世态炎凉人情冷暖。靠手段和毅力解决那个危机。而不是赖在地上等那好运气。

  32. 看书老走行说道:

    不好钱有多难借!呵呵!也许我“运气”不好得缘故吧。记得我借钱借到什么境界呢?这么说吧。我总是需要借钱为借钱对象买礼品。但是我还的去借。因为我不能赖在那不爬起来。赖的越久越没心劲爬起来。为借钱而借钱世态炎凉只有在那时候才能领教。那也是种成长。没这种成长经历难免以后还要跌倒。借小钱借不到说明你人品差。借大钱光靠人品是不够的。要靠智慧。

  33. 文文说道:

    事情在坏得不能再坏下去的时候总会用慢慢好起来 不放弃

  34. 纸墨缘说道:

    柳暗花明

  35. 夜尽天明说道:

    希望不会再出什么岔子了吧,天无绝人之路

  36. hanna说道:

    人生的贵人

  37. 兰陵笑笑生说道:

    秀莲真是不省心,都这个时候了还生孩子,真心想骂她,唉,毕竟是个农村妇女!

  38. 光明说道:

    反正这娃娃是中国人,他们总不能撵到台湾去!

  39. 好勇说道:

    我还是那句话:秀莲是个好老婆,纯朴,勤劳,善良。

  40. 吃麻花D3猫M1说道:

    其实这里,作者也可以笔锋一转,少安有可能有永远也翻不了身了。

  41. 匿名说道:

    能娶上秀莲这样的女人,不发财才怪,这就叫旺夫!!

  42. 心太软说道:

    秀莲难得呀!

  43. 依米说道:

    我很赞同@看书老走神的话。希望也能成为跌倒后勇敢站起来的人,而且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碰上“财神爷”。

  44. 喜气重来说道:

    本来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而孙少安现在处境艰难,愁的狠,可他俩的性生活也过狠。真是一过解千愁。作家的构思实在巧妙。

  45. 旧省北的冬说道:

    [反正这娃娃是中国人,他们总不能撵到台湾去!]说的好像台湾是国一样。台湾算啥。

  46. 龙爪凌光说道:

    在农村过光景奔好日子还得娶秀莲这样的媳妇,能干、精明、顾家、识大体,有这样媳妇的男人但凡有点本事的都能富起来

  47. 婉璐说道:

    困难时是朋友伸出援手帮助,少安走出困境,感恩胡永和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