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三部 第38章

所属目录:平凡的世界 第三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根据爱因斯坦相对论的原理,三维宇宙是一个具有封闭的三维球拓扑性的宇宙。这样的封闭宇宙必然会有它的始终点。时空以大爆炸为始,宇宙万物演化发展,以至最后塌缩成黑洞随之发生大崩溃到达时空奇点为终。时间“终止”,空间成了一个点,时空曲率而成为无穷大,所有物理定律失去意义,一切物质状态被撕得粉碎……”

“可是,新的四维宇宙观认为,真实宇宙不仅是一个由常态质的形式存在为存在的三维空间,并以异态质的形式及以各种能的形式存在为存在的四维相空间,以及由它们所构成的一个多层次、互为开放和互为制约的无边无际的存在。这种宇宙显然是永恒的。它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因为它是互为开放和互为制约的,所以在各个层次上又是变化多端、循环不息、彼消此长和互为渗透的。这有点象我国古代的阴阳图。用哲学术语表述,就是‘阴极而阳生,阳盛而阴退’,即通常所说的物极必反。”

“相对论法则认为,要使某个物质——即是这个物质很小很轻,甚至只有一个分子,但要具有光的速度几乎是不可能的。当然,现代实验室中某些实验物质除外。”“可是,宇宙中确实已观察到超光速现象了。”

“那么,你说伟大的相对论在某个地方出了问题?”“我认为是这样。相对论的问题出在将四维相空间排斥在外。相对论只强调了运动的相对性——一般说来,就常态物质在三维空间中的运动它是对的,但异态物质在四维空间中的运动却是绝对的!比如,虽然卫星绕地球转是相对的,可卫星以比地球较大的速度在运动又是绝对的;卫星上的原子钟走时比地球上的原子钟要慢些就能说明这一点。所以,相对论只强调了运动的相对性,因而又使自己陷入了‘佯谬’的困境!”

“你的四维空间有点神灵味。恩格斯早在一百年前就批判了这种神灵世界!”

“你也别把恩格斯当神灵敬畏!我承认,对人类来说,四维相空间仍然是目前不可能跨越的禁区。但是,我认为,我们对眼前发生的不能用相对论法则或其它现有的物理法则解释的事,千万不要轻率地说这是荒谬的。比如人体的特异功能现象。你知道,十九世纪麦克斯韦提出分子运动的速度分布律时,人们认为他的理论已经完美无缺了,就象现在我们认为相对论不可能被突破一样。可是,麦克斯韦的理论就突破了……”

………………

我们很难听懂这种艰深的辩论,录几段权作一幅文字插图而已。

这是我们的孙兰香和她的男朋友吴仲平在学校的中央林荫大道上,一边走路,一边交谈。他们正准备到学校后面的体育场上观看其它系同学们的军训分列式。他们系昨天就进行罢了。由省军区指导的这次大学生军训活动,很受同学们欢迎;大家感到过几天严格的军队生活很新鲜。尤其是这几天各系在体育场进行的分列式训练,吸引了许多人前去观看。看着平时吊儿啷当的同学们紧绷着脸,严肃地喊着口令,正步走过检阅台时,周围人都被逗得乐不可支。

他们并排不紧不慢地朝体育场那边走。辩论继续进行。仲平在维护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学说,兰香则用新的四维宇宙观挑战性地反驳。这种辩论不知从何而起,当然还会继续进行下去。也许,过几天又会换另一个命题。学术方面的辩论,也是他们谈恋爱的一个内容。

他们已经深深地相爱了。爱的基础是他们能相互对话。两个高才生经常陷入到一些很深理论的探讨之中。当然,他们也象普通人那样相爱。无论精神多么独立的人,感情却总是在寻找一种依附,寻找一种归宿,他们现在谁也离不开谁。几天不见面,就心慌意乱,连一般的逻辑思维都会出差错。只要有机会,他们就设法两个人单独呆在一块。无论是谈情说爱,还是进行学术辩论,甚至缄默不语,那都是多么令人愉快啊!

初夏的校园绿荫婆娑,空气中弥漫着鲜花的芬芳。年轻的恋人并肩而行,脚踏着路面斑驳的阳光。兰香雪白的短袖衫下摆塞进牛仔布裙里,稍稍烫过的头发从两鬓拢在耳后。看起来格外潇洒,她那漂亮的眼睛流露出自信与成熟;但即是辩论,也对身边的男友含情脉脉。

吴仲平上身穿一件白色和深红色条纹相间的T恤衫,下身是蓝色牛仔短裤,身材高大而挺拔,两条腿由于经常运动的缘故,皮下滑动着强劲的肌腱。如果不是在校园内,他的胳膊一定会搂着兰香的肩头。

他们一边说着,一边肩并肩走到体育场边的人群里。人们的笑声和那边传来的响彻云霄的口令声,使他们终止了有关三维宇宙和四维宇宙的争论。体育场中间,宇航器系的同学们在正步通过检阅台。方阵前列是两名行军礼的军人;学生们都身着橄榄绿军装端着武器,想尽量象个军人的样子,但那正步走得多少有点做作。方阵边上有个同学慌乱中竟然走错了脚步,几乎把旁边的人绊倒,引得观看的人群一片哄堂大笑。

兰香和仲平看了一会就返回到电化教学中心去了。他们只是来这里换换脑子。今天课程太紧张,上午是复变函数与微积分、结构力学,下午又刚上完概率与随机过程,实际上,一路上有关宇宙观的辩论就是一种休息。思维从一个命题转入另一个命题,对脑力劳动来说,也算是一种“休息”。

这两个人在电化教学中心看了两部有关苏联空间轨道站的录像资料片后,就在夕阳辉耀下的教学区分手了。兰香刚走了几步,又被吴仲平叫住。这家伙是怎么啦?难道在众目睽睽的校园里,还要来一次“分别仪式”?她红着脸等他走近前来。

吴仲平过来立在她面前,突然有点咄呐地说:明天……是星期六。我想……晚上带你去我们家……”

“瞧,又来了!”兰香不好意思地望了一眼吴仲平。

过了一会,她才说:“等明天我再告诉你我去不……”

吴仲平做出一副对此回答不满意的样子,笑着摇摇头走了。

自从他们“正式”恋爱后,吴仲平就不止一次提出,要带她去他们家,但兰香每次都婉言拒绝了。

她是后来才知道仲平的父母是干什么的——“官”还很不小哩!是的,在一个省里,省委副书记是个显赫职务。不知为什么,兰香内心深处对此感到某种“遗憾”。本来,她希望吴仲平也是个一般人家的子弟。不是她自己有什么门当户对的观念,而是她怕别人有这种观念——她担心和难以忍受的正是这一点。

她是农民孙玉厚的女儿,是因为她的天资和刻苦精神,才使她来到这个令人瞩目的大学;否则,她就是乡下一个普通的劳动妇女,怎么可能结识吴仲平这样的男青年……这个省委领导的家庭,能接受这样一个农民的女儿吗?

正因为有这种疑虑,尽管吴仲平一再热心地要带她去他们家,她一直犹豫着没有答应。她无法对仲平说出她不去的理由。当然,她知道,不管他父母对她和她那卑微的家庭出身怎么看,仲平都不可能割舍与她的感情。但即是这样,她也同样难以忍受——因为尽管她出身低贱,可自小一直是在一个很重感情的家中长大的……兰香归根结底是农民的女儿,又在一种艰苦的乡村环境中成长起来,不论她的思想怎样在地球以外的遥远太空飞翔,感情却仍然紧密地和北方那个荒凉的小山村联结在一起。她象她二哥一样,经常会带着无比温暖的感情想起亲爱的双水村。哦,东拉河水也流进了她的血管,一直渗透进她的精神气质中!

在外表上,我们是再也看不见原来的那个孙兰香了。但实际上兰香仍然是兰香。比如,她还曾想利用课余时间和星期天,到外面去干点什么活,以减轻二哥的负担——入学三年来,二哥每月都要给她几十块生活费。她并且把这想法写信告诉了二哥。她原来估计二哥会支持她,因为她忘不了上中学时,二哥那封关于人要自强的信;正是在二哥的教导下,她当时才去县医院的工地上提包赚钱的。

不料,二哥回信坚决反对她这样做,还问她是否钱不够用?如果不够,他每月再增加一些。慌得她赶忙打消了这主意,并写信让二哥千万不要再多寄钱给她……去年夏季到现在,兰香一直操心着少平的情况。她知道,晓霞姐的死,对二哥的打击太大了。她真担心二哥会被这个创伤折磨得一蹶不振。她先是在仲平那里知道晓霞姐不幸遇难的消息——据仲平说,另一个喜欢晓霞的男人高朗也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她相信晓霞姐只爱她二哥。她虽然只和晓霞见过一面,就知道她是一个非凡的女性——这样的女性也许只能爱她二哥那样的男人。

眼下,在很大程度上,兰香不愿去吴仲平家,也和这件事有关系。她感到,她和仲平的恋爱就够幸福了;而在二哥这么不幸的时候,怎么能一门心思用到自己感情的得失中去呢?

孙兰香在教学区和吴仲平分手后,直接回了自己的宿舍。此刻,同宿舍的伙伴们正在换衣服,互相打打闹闹,准备去吃晚饭,屋子里充满欢愉的气氛。

兰香发现她枕头边有两封信——不知是哪位同学捎回来的。

她赶忙拿起来,看见一封是二哥的,一封是医学院金秀来的。

她先打开二哥的信。

兰香看完二哥的信,十分高兴。二哥在信上一改前不久那种忧郁的情绪,重新流露出一种对生活的乐观态度;并告诉她。他已经当了个“班长”,忙得焦头烂额……忙了就好!兰香知道,只要忙,二哥的精神就能大振!

不过,看了二哥的信,兰香还稍有点不满足。她上封信含蓄地对二哥说了她和吴仲平关系的发展情况,希望他能对这件事给她一些指导性的帮助。结果他只在信末尾写道:“我不说那些希望你冷静之类的一般化的说教;我只说:愿年轻人万事如意!”

这个二哥啊……

总之,二哥的信使兰香的情绪也随之激动起来。只要亲爱的二哥能从那可怕的打击中重新振作起精神,这就使她最操心的一件事可以放心了。

之后,她拆开了金秀的信。因为她们都到了三年级,功课压力越来越大,顾不上多到对方的学校去会面,就只好用写信的方式来谈心说事。

金秀在信中说的还是她和顾养民之间的关系。她说,她对这件事一直犹豫不决。她认为顾养民这个人优点和长处很多,但许多方面又不合她的脾性;在她看来,顾养民太学究气,是个好医生,但男人气质不够。因此,她现在不准备答应这件事,过一半年再说。秀还在信中让她定个时间,说她准备过来再和她好好“讨论”一下……兰香一边看信,一边忍不住咧开嘴笑。按年龄,她们都二十二岁,秀还比她大一个月;但秀常开玩笑叫她“姐姐”;她有个什么事,总要找她来“讨论”。唉,有关她和顾养民之间的关系,她们不知已经在一块“讨论”过多少次!

兰香太了解她的好朋友了。从气质方面看,金秀很象死去的晓霞姐,她热情,在生活中象一团火,而顾养民文质彬彬,除医学以外,对其它事没什么兴趣。这当然很不合金秀的“脾性”。有时候,金秀想到野外去走一走,顾养民也没有什么热情,而只乐意在图书馆里“谈恋爱”。养民已经从医学院毕业,留在了本院第一附属医院。当然是个很出色的大夫,据说正准备考研究生。

说实话,她不可能在这件事上为这个“妹妹”作主。归根结底,最后还得取决于金秀本人的判断。她忍不住想笑的是,秀也不知道怎么接受了眼下的新时尚。寻找起什么“真正的男子汉”来了……看完两封令人愉快的信,一直到吃过晚饭以后,兰香的情绪仍然很激动,她没有回宿舍,也没去图书馆的阅览室,一个人在校园里的林荫路上遛达了好长时间。

初夏的夜晚不凉不热,轻风摇曳着树枝花叶,灯火在密林后面影影绰绰,闪烁着梦幻般模糊的光芒。宿舍楼里,传出了手风琴充满活力的旋律。

兰香漫步在这迷人的夏夜,心中涌动着青春的热潮。她突然渴望立刻找到仲平,对他说,我去你们家!

这么晚了,她当然不能到男生宿舍去找他。明天吧……第二天早晨上偏微分方程课时,她象往常那样坐在吴仲平早就为她占好的座位上。开课前,她从笔记本里撕下一张纸条,在上面写了“我去”两个字。悄悄推到他面前。

仲平看了看纸条,立刻有点坐立不安。他悄悄对她说:“我下课后就给家里打电话!”

中午吃饭时,他们为一件小事争执了半天。吴仲平已打电话让父亲派他的小车接一下他们,但兰香坚决反对这样做。她开玩笑说:“要是这样,那就和许多电影里的情节差不多了。一个老官僚的儿子,动用父亲单位的小车来接送女朋友……”

他也开玩笑说:“电影里还可能有另一种情节,这样的时候,那位有革命觉悟的女朋友就带头抵制不正之风,坚决不坐老官僚的小汽车!”

两个人说笑了半天。最后,像通常那样,男人屈服了女人。仲平又给家里打电话让小车不要来了。因为刚才提起了电影,两个人就决定下午先到街上看一场电影——他们很久没一块看电影了;然后直接走回吴仲平家。

下一章:
上一章:

44 条评论 发表在“第三部 第38章”上

  1. 莲子心说道:

    噢,好清涩的恋情。

  2. leon说道:

    对这条线一直兴趣不大

  3. 读者说道:

    多么浪漫的青春岁月

  4. nicol说道:

    众人希望的美好生活。。

  5. 约定说道:

    门当户对的观念一直扎根于各个阶层人的心里,看到这里,我不知道也不敢想象他们的婚姻会不会幸福,会不会白头到老。但愿有情人能相守一生吧!

  6. voyage说道:

    平凡的世界上就没一个“门当户对”的恋爱

  7. 匿名说道:

    如果不是吴仲平,小霞可能不会死,为什么没有写吴仲平对此事的心理反应呢

  8. 祥熙说道:

    我想上大学,去感受感受在大学的自在。

  9. 简。爱说道:

    很青涩的一段感情。美好的事物。

  10. chwonderh说道:

    官僚主义的家庭能和农民家出身的配对吗?想想都头大。。

  11. 耕读岁月说道:

    我觉得大家不必担心。因为他们有共同的爱好,共同的理想,共同的语言,有这些作为爱情的基础,我觉得幸福几率还是很大的。
    很是羡慕孙玉厚的几个孩子,他们都很团结,体贴,善良,自强,上进,都很优秀,有这样的孩子们,做父母的能不感到骄傲,自豪吗!

  12. 疯狼说道:

    有文化,有觉悟,心地好,有头脑,有责任心、有能力、长的帅、孝顺、重情义、好领导、无私、年轻、潜力股。。。。。

  13. 大地猫说道:

    愿年轻人万事如意

  14. 感恩的心说道:

    如果那次去的是高朗,而不是晓霞,将会是什么结局呢?

  15. 拜拜说道:

    生活没有偶然,只有必然

  16. cwf说道:

    路遥怎么又莫名其妙地谈起了宇宙,看来路遥确实学识渊博 啊

  17. 平凡的人说道:

    大学里青涩单纯的一段爱情是非常值得憧憬也是非常值得回忆的!

  18. 匿名说道:

    8楼说的对啊

  19. Adam说道:

    Fidning this post has solved my problem

  20. h.b说道:

    为什么在阅读中我常常眼含泪水?因为我深深地爱着书中的每一个人。

  21. 虾米说道:

    大学生活很美好

  22. 天好冷说道:

    晓霞应该回来

  23. 匿名说道:

    现实的门当户对与小说中的完全两回事。年轻人的恋爱是小心翼翼的。有时看电视剧或小说会流泪,完全为主人公的不幸所感染。

  24. 匿名说道:

    看着吴仲平这货就讨厌!

  25. 茉莉说道:

    小说中少安的妈妈活的好好的,怎么电视剧中就没了这一角色呢?不知道编剧是什么想法?是为了更突出少安不平凡的奋斗史吗?

  26. smoll说道:

    路遥的官瘾太重。

  27. 从那走过说道:

    兰香是个很懂事的女孩,而且拿哥哥的钱上学,怎么可能去烫头发?!电视剧里的形象比较接近人物。

    • 匿名说道:

      感觉这也合情合理啊,她家现在又不是那种穷得饭都吃不起的状态,是人都会有爱美的心,又不是什么挥霍的用钱

    • 笑笑生说道:

      哈哈!一家穷了八辈子的农民,市领导的女儿对他儿子爱的死去活来,省领导的儿子对他的女儿爱的死去活来,都赶上韩剧的情节了,路遥要是活到现在说不定还能跟韩国人收点版权费,哈哈

  28. 匿名说道:

    还是晓霞最美

  29. Bit说道:

    当年的大学生真不错,向你们学习

  30. 不停的生活说道:

    很想知道兰香知道,是吴仲平间接害死了她未来的嫂子(晓霞)。他们俩还这样?他们心里各自的心里感受应该写出?

  31. 说道:

    读这段我想起习书记和国母的爱情,一样的门不当户不对,我跟国母还是老乡呢。

  32. 不说了说道:

    我不说那些希望你冷静之类的一般化的说教;我只说:愿年轻人万事如意!——这是少平作为一个哥哥历经世事变迁之后难得的豁达

  33. 依米说道:

    晓霞的死不是仲平的错,仲平也不想,况且,晓霞当时还谢谢他,是路遥希望读者不要怪他

  34. 睁着眼睡觉的猫说道:

    渴望这样的一段恋情,男女双方都对未来而不懈努力

  35. 小小的世界说道:

    吴中平,这个世界为什么不能有简单的人事关系,吴中平,这个晓霞死亡路上的助推者,如今却爱着少平的妹妹,我们要原谅这个少年,一切太突然,太意外,谁也没有料到,但此刻我们为什么看不到吴中平半点的悔意呢,难道他不为他所做过得虽然无辜但却造成严重后果的事而有一丝内疚吗,我不知道路遥眼中的吴中平是什么样子了,还是他故意这样安排,让一个将来会有大成就的人结束晓霞的生命,对他来说是最好的归宿了!

  36. 龙爪凌光说道:

    八十年代初的中国社会还是很理想化的,人们热爱生活,热爱祖国,为四个现代化努力奋斗!青年男女谈恋爱也是建立在感情基础上,看中的是有理想、有抱负、勤奋的人;不像现在社会建立在“门当户对”“、物质利益”“钱权交易”基础上,土豪的儿子得找个大款的女儿;公务员家的千金最差也得找个事业单位的女婿,跟旧社会一样,以为可以江山永固、财富叠加,代代相传

  37. 匿名说道:

    希望她能万事如意,不要向他的两个哥哥那样悲惨。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