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作品集茅盾文学奖作品集

第二部 第30章

所属目录:平凡的世界 第二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孙玉厚老两口起床后刚倒罢尿盆,看见他们的外孙女猫蛋突然推门进来了。孩子的两个小脸蛋冻得通红,一见他们就哭。

老两口看娃娃这么早一个人跑到这里来,慌得手忙脚乱,赶紧把她抱到热炕上,问她家里出了什么事?

猫蛋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给外爷外婆说。老两口半天才弄清楚,不成器的王满银带回来个外路女人、逼得兰花今早上出了家门,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这聪敏的外孙女已经懂些事,就一个人跑出来找他们。

孙玉厚牙关子咬得格巴巴价响。他想抽锅烟,两只手抖得擦不着火柴。少安妈淌着眼泪问外孙女:“那你妈到什么地方去了?”

猫蛋哭得更伤心了,说:“我醒来就不见妈妈,问我爸爸,他说我妈死了……”

“王八羔子!”孙玉厚狠狠向脚地上啐了一口唾沫,对老伴说:“你先给娃娃弄点热乎饭,叫我找少安去!”孙玉厚说着就急忙出了门。

老汉踩着冻得硬梆梆的土地,筒着手匆匆地往少安的新家那里走,一路上嘴里不干不净骂着他的不要脸女婿。他真想抄起杀猪刀子,跑到罐子村亲手捅了那个王八蛋……但他没脸进罐子村啊!他只能让大儿子去收拾这局面。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女儿会不会想不开,已经跑到什么地方去寻了短见?

少安夫妇也刚起床。孙玉厚一进门,就把事态对儿子说明了。

孙少安一听这事,愤怒使他的脸涨得通红。他对父亲说:“我这就到罐子村去!”

正在烧洗脸水的秀莲怔了怔,对丈夫说:“你不是说好今天去县城买制砖机吗?”

“买个屁!”少安恼怒地对妻子骂道。他生气秀莲这个时候还提这事。

秀莲一看丈夫的脸色,吓得再不敢言传了。

父子俩即刻出了门。

当他们走到公路上时,突然看见远处有一个娃娃正向这里跑来……他们很快认出这是狗蛋。

两个人急忙跑着迎前去。

孙玉厚敞开老羊皮袄,一把将小外孙搂进怀里,问:“你妈哩?”

“妈妈在路上站着哩,过一阵就来呀。”狗蛋嘴里噙着一块奶糖,并且还从身上掏出一块,往爷爷嘴巴里塞,说:“阿姨给的!”孙玉厚气得把那块糖扔在了地上。狗蛋不知外爷生什么气,一下子哭开了。

少安对父亲说:“你们回家去,让我到罐子村去看看!”

孙少安撩开两条长腿,心急火燎向罐子村赶去,不多一会,头上就热气大冒。

从县上参加罢“夸富”会回来,孙少安就雄心勃勃地开始筹办上砖瓦厂。短短十来天,事情已经有了眉目。他放开胆量在公社信用社贷了七千元款,并且雇好一个可以操作制砖机的河南师傅。他原来准备今天到县城边一个停办的砖瓦厂买一台300型制砖机,然后就要进行一番大铺排呀。另外,除过憨牛,村里还有几个人也愿意来为他干活。这些天,他一直在村里,石圪节和原西县城奔波,紧张得如同打仗一般……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当口,他姐夫干下这么个混帐事!

他把他姐夫恨得咬牙切齿!他想起姐姐的苦情就忍不住泪水盈眶。命运对人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姐姐这么好心肠的人、偏偏就碰上这么个男人呢?唉,当年他真不该劝说父亲答应这门亲事……

孙少安一路走,一路朝前面的公路上张望,看姐姐是不是走过来了。只要姐姐平安无事,他想他有办法收拾王满银和那个女人。

孙少安一直走到罐子村村头,还没见兰花的踪影。

他一下子紧张起来。狗蛋不是说他妈过一阵就到双水村来吗?她到什么地方去了?

少安当然不会知道,他姐此刻就在公路一面不远处的河湾里,闭住眼等死。

少安象一个红了眼的凶徒一般,闯进了姐姐的家门。

他进门后,发现姐姐不在家,王满银正和一个卷头发的女人吃面条。两人显然被他的凶相唬住了,端着碗立在地上,惊恐地看着他。

少安问王满银:“我姐呢?”

“不晓得到哪里去了……”王满银瞪着眼说。

少安走前去,一拳打在王满银的脸上。一声惨叫,王满银鼻子口里血大淌;手里的碗也被打飞了,面条象虫子一般撒了一身。

“南洋女人”一看事情不妙,把碗往炕上一掼,提起那个提包正准备夺门而出,少安眼疾手快,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在那张黑瘦的脸上接连扇了几记耳光;那女人杀猪般尖叫着,拼命挣脱开来,大撒腿跑了。少安立刻又调过身,一脚把王满银踢倒在地上。王满银鼻子口里流着血,趴在地上抱住头就是个嚎叫。

怒气冲冲的孙少安旋风般出了门,开始在罐子村四下里跑着,打问他姐姐的下落。

罐子村的人先后都知道了王满银家发生了什么事,又一次纷纷向这个破墙烂院涌来,有些人围住少安,向他提供“情况”。有一个老汉说,他清早在对面土坪上拾狗粪,曾看见兰花从公路上下来,到河湾里去了。

少安就很快和村里的一些人,沿着东拉河边,分别去寻找失踪的兰花。

人们很快发现了坐在水井边的兰花。

少安心疼地把脸色苍白的姐姐拉起来,说:“你坐在这儿干啥哩!”

兰花一见弟弟,放声大哭开了,说:“我吃了老鼠药……”

孙少安大惊失色。他泪水模糊地拉住姐姐的手喊叫说:“你真糊涂啊!你快说!吃了多长时间了?”

“好一阵了……”

“肚子疼不疼?”

“不疼,就是恶心……”

“快去医院!”

少安拉起姐姐的两条胳膊,将她背在脊背上,跑着蹿上了公路。

他把姐姐放在路边,自己八叉开双腿,象个强盗似地立在公路中央,准备硬行拦截从米家镇方向开过来的汽车。

当一辆卡车按着刺耳的喇叭开过来的时候,立在公路中央的孙少安拼命向司机招手。

汽车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停住了。司机的脑袋几乎撞在了挡风玻璃上;他脸色煞白跳出驾驶楼,二话没说就伸出手打了孙少安一记耳光,喝骂道:“你找死呀?”刚打了别人耳光的少安挨了一记耳光后,仍然站着没动,他眼里噙着泪水,指了指旁边的兰花对这位怒气冲冲的司机说:“我姐姐刚吃了老鼠药,求求师傅把我们捎到石圪节……”

司机的脸色缓和下来——原来是这!他挥挥手,让少安赶快上车。

少安把姐姐扶进驾驶楼,汽车便飞一般向石圪节跑去。司机有点不好意思地对少安说:“刚才实在对不起……”少安下意识地摸了摸火辣辣的脸颊,说:“这没什么!我们还要感谢师傅呢!”

这位打了人的师傅看来心肠不错,飞快地把汽车开到石圪节,并且绕路把少安姐弟俩一直送到公社医院的大门口。

少安来不及对司机说句感谢话,就引着姐姐赶快向急诊室跑去……

此时,在罐子村兰花家里,王满银已经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他在水瓮里舀了两马勺凉水,把满脸血迹洗掉;又拿笤帚把身上的面条归干净。他在墙上的破镜子里照了照自己的尊容,左脸肿得象个发面馍,院子里看热闹的大人都四散走了,留下一些娃娃嬉笑着挤在门口看他的狼狈相。

但王满银现在还顾不上疼痛,只是懊丧妻弟把他的财神爷打跑了!

自从在省城火车站结识了“南洋”来的干姐后,王满银一下子觉得自己时来运转。他带着这女人,在黄原自由市场上偷偷摸摸出售香港产的玩具手表,赚了好几百块钱。两个生意人马上也“麻糊”在了一起。他们白天转着卖表,晚上在东关私人开的旅馆里包一间房子,一个被窝里搂着睡觉。真他妈的,这日子过得比神仙都畅快!

在一块睡觉的时候,干姐才告诉他,这手表原价一只才几元钱!王满银吃惊之余心想,天下哪儿还有这么好的生意呢?两个人于是商量,这些表卖完后,他们一块到广州再多弄一些,然后返回来到山区的小县镇去出售。

可是没想到有些买了表的人很快发现了表芯是塑料的,开始查问这表的来源。

王满银慌了,赶紧引着这女人离开黄原,想回家躲避几天后,再到内蒙古的草地里去出售剩下的半提包假表……唉,本来一切都顺利着哩!都怪自己昨天晚上不安生,露了蹄爪。事情也真他妈的怪!以前他老婆要是打起鼾,炸弹也炸不醒——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灵动?

王满银手指头戳着破镜子里他自己的肿脸说:“都怪你这家伙!”

这个挨了打的二流子正准备再吃点什么东西,突然有人跑来对他说,兰花吞了老鼠药,已经被拉到石圪节医院去了。

王满银顿时吓呆。他没想到事情闹了这么大。妈呀,这是人命事!

他这时才惊恐地想:要是老婆死了怎么办?老婆一死,他说不定也要坐禁闭,那猫蛋和狗蛋就没爹妈了!

王满银两眼一闭,咧开嘴干嚎了一声,连门也没锁,就撒开腿往石圪节跑。他一路跑,一路想起两个娃娃也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是不是都跟他妈喝了老鼠药?

王满银由于紧张,跑得又太猛,半路上腿抽了筋。他就坐在公路上,脱下鞋,喊叫着用手把脚上的老拇指头掰了半大,才又起身继续跑。

他终于一瘸一拐闯进了石圪节公社医院。

他推开急诊室的门,见几个医生正给他老婆诊断。少安见他过来象仇人一样恶狠狠瞪了他一眼。

王满银顾不了多少,扑在床前,见他老婆还活着,就赶紧问她:“你吃了哪里的老鼠药?”

所有的医生都扭过头看这个鼻青脸肿的人,不知他是干什么的。

王满银不管这些,只管问老婆“你快说嘛!吃了哪里的老鼠药?”

兰花微微合着眼,说:“吃了咱家里的。”

医生们现在才知道这家伙是病人的丈夫。

“是你买的老鼠药?”王满银急着追问兰花。

“就是你那年剩下的……”兰花回答。

“那你吃的是红纸包还是绿纸包?”

“绿纸包……”

“都是绿的?”

“都是绿的”

“嗨呀!”王满银一下子跳起来,高兴得连喊带笑,对医生们说:“不要紧!她吃的是假老鼠药!”

所有的人都瞪住了眼睛。

王满银得意地把头一拐,说:“红纸包的都是真药,绿纸包的都是假的!”

的确是这样,当他从河南人手里买了老鼠药后,自己又用灰土造了些假的。为了区别真假,他造的“药”都拿绿纸包起来;准备真药给周围的熟人卖,假药给外面的生人卖——结果真药还没贩卖完,他就被拉到双水村“劳教”去了……医生们不管王满银说什么,继续给兰花做诊断。当然,最后的结论是她确实没有中毒。

这下连兰花也笑了。笑了一下后,又哭开了——她为自己还活着而高兴地哭泣。

王满银嘴一咧,也哭开了。

少安跟着医生出了房间,去交诊断手续费。

不一会,兰花就“出院”了。

王满银这会倒又成了个人,对妻弟说:“你忙你的去!我和你姐相跟着慢慢回家呀!”

兰花问大弟:“猫蛋和狗蛋哩?”

都在我们那里。先让他们住着……”

少安一看姐姐没什么事,也就放心了,说:“那你先回去,我去对面等米家镇过来的班车,到原西城办点事……”于是,孙少安到石圪节对面的公路上等车去县城办事,王满银就和兰花起身回罐子村。

刚上路,兰花头一句话就问:“那个女人哩?”王满银脸上的青疙瘩都发红了,说:“叫少安打跑了……”

兰花也不怕路上的人看见,一头扑在她的二流子丈夫的怀里,哭着说:“再不许你把那女妖精引回咱们家!”王满银胸脯一挺,保证说:“再不啦!”

兰花哭着用两只拳头在他胸脯上狠狠捶了几下,直把王满银打得倒退了几步——这既是恨又是爱啊!没有办法,不论发生了什么事,这个人还是她的男人,也是孩子们的父亲!王满银现在变得老实起来,他象一只做错了事的小狗,恭顺地跟着妻子回了家。

回到家里,兰花看见丈夫脸肿得快把眼睛都遮住了,便又心疼起他来。她自己不顾伤心和饥饿,先点火烧了点热水,拿毛巾给丈夫敷在脸上……第二天,兰花又去双水村把猫蛋和狗蛋接回家来,当然,满银可没敢跟妻子上丈人家的门。

猫蛋和狗蛋回家以后,王满银也就把那场风波抛在了脑后。父爱渐渐在他心里复活。他接连几天没有出门,盘腿坐在烂席片土炕上,绘声绘色地给儿女讲述外面世界的各种见闻;两个孩子亲热而崇拜地围在他身边,听得都入了迷。兰花在锅台上忙着给他们做饭,时不时泪眼朦胧地瞥一眼炕上挤成一堆的父子三人。这个女人从来没有感到过象现在这样幸福啊!

石圪节遇集的时候,王满银想起自己卖假手表还赚了不少钱,就引着猫蛋和狗蛋赶了一回集。在集上他见啥给儿女买着吃啥。他给孩子们一人买了一身新衣服;又给猫蛋买了一个书包和一条红领巾,给狗蛋买了一支手枪和一个警察帽。最后他还破天荒给妻子扯了一身的确凉衣裳……哈呀,逛鬼王满银一下子变得这么规矩,就好象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但没过几天,这个二流子旧病复发,逛性勃起;他屁股一拍,把老婆孩子丢下,又跑外面浪荡去了……

下一章:
上一章:

93 条评论 发表在“第二部 第30章”上

  1. 莲子心说道:

    多么痴情的兰花怎么就遇上个不成器的王满银呢?唉·······

    • 一切随缘说道:

      兰花没文化,走不出思想的束缚,嫁鸡随鸡已经在她心里根深蒂固,这个男人即使再不成气,也是她心中的天!这就是她的悲哀,其实我觉得那一代人好多这样,兰花是典型吧

  2. 华之天下说道:

    这就是命呀,女人一定要独立呀

  3. 匿名说道:

    这平凡的世界里的女的怎么都不顺利啊,兰花,润叶。。。哎

  4. 总有一天说道:

    天作孽犹可生,自作孽不可活。

  5. 匿名说道:

    兰花就不能争气点,离开他好好过自己的日子,有他跟没他有什么区别,简直是守活寡

  6. 平凡的人说道:

    为了这么一个人值得吗?还不如自己过自己的日子……真是丢男人们的脸啊……

  7. 三虎说道:

    这个就是哪会真实的陕北人的生活与生活信仰吧。。。

  8. baby说道:

    生在那个时代的女人都把男人当作天,可惜他们的“天”有的就是一片漂浮的云彩

  9. 往事浮沉说道:

    满银啊,满银,兰花要死了,你也甭活

  10. 疯狼说道:

    王满银这个混蛋,到底想要什么?在家里面有儿子女儿老婆多好。

  11. 大宝说道:

    人的欲望总是不会满足,总想得到更多。

  12. chwonderh说道:

    本性难移的男人太恐怖了。。这么好的妻子挖地三尺都找不到,真是不懂珍惜,身在福中不惜福啊!

  13. 耕读岁月说道:

    真羡慕兰花有个好弟弟

  14. 阿明说道:

    这样的老婆难找但却没有人珍惜!

  15. 回忆说道:

    苦命的兰花真让人心酸,幸好有娘家人的扶持,王满银真不是人

  16. 匿名说道: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兰花不应该任由王满银胡来,自己也应该独立,有自己的主见!

  17. …………说道:

    传统的农村妇女,没主见,没血性。没文化真可怕

  18. 向日葵说道: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19. slata说道:

    我满银,,,自私的人,能割舍下自己当前的困境,毫不犹豫的。

  20. 西岭说道:

    兰花善良得没心没肺了啊!明知不可救药却仍痴心不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21. 飘浮的云说道:

    执迷不悟的兰花呀

  22. 何日封侯说道:

    哀其不幸,却无法怒其不争。

  23. 匿名说道:

    少安帅气!

  24. 艾斯说道:

    兰花好朴素。。

  25. 说道:

    没文化真可怕

  26. 淡然微笑说道:

    兰花真的好可怜啊!

  27. YOYO说道:

    唉~~

  28. 麦芒子说道:

    封建社会那种思想在兰花心里根深蒂固,她就认定了那个姓王的,我只能可怜她,却无能为力,但也愤怒姓王的

  29. 随缘惜缘不攀缘说道:

    王满淫,真能淫!正儿八经是个淫人,而并非是个能人!

  30. iomkl说道:

    兰花是悲苦的,而现在的女人是残酷的。时代在变,女人一样也在变,现在,男同胞处于劣势吧。感觉在过不了多少年 ,我们就回到以前的母系氏族咯。

  31. 气死我说道:

    王满银这个不争气的窝囊费

  32. 扬帆起航说道:

    不务正业 懦弱 无赖的嘴脸跃然纸上

  33. 拖拖拉拉看书说道:

    人啊

  34. 匿名说道:

    可怜之人必有可憎之处。。。

  35. 匿名说道:

    细想想,王满银活得蛮洒脱的

  36. 老玉米说道:

    去看看路遥的生平简介就能理解他塑造的这些人物和故事了。艺术来源于现实

  37. 我是凑傻逼说道:

    王满银真tmd不是人

  38. 三草先生说道:

    男怕投错行,女怕嫁错郎。

  39. 匿名说道:

    要我说这女的就是该啊,脑子有伤吧

  40. 我是被坑的小孩说道:

    啊!这剧情一波三折!我……不幸死在了你们前章的评论上!

  41. 小布点点说道:

  42. 微微笑说道:

    兰花好可怜,既然吃了老鼠药。

  43. 兰兰说道:

    作者把象兰花这样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劳动妇女的形象描写的淋漓尽致。

  44. 青春有悔……说道:

    我估计有好多男人羡慕王满银。这个人会讨女人喜欢。可他把女人当一回事了吗?老实人羡慕他。

  45. 青春有悔……说道:

    我估计有好多男人羡慕王满银。这个人会讨女人喜欢。可他把女人当一回事了吗?王满银有优点,无论在感情上还是在生意上,但是这个缺点是任何一个正直的人都不能容忍的。所以要学习优点。

  46. 拾荒者说道:

    活在这个悲催的时代,你叫这个弱女子咋办,我想如果我是她也会怎么做。

  47. 好勇说道:

    狗,改不了吃屎!

  48. 笑笑妈说道:

    有个弟弟真好,哥哥也行

  49. 一期一会说道:

    人总是经历过才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失去了才知道珍贵,珍惜生命,很家庭,虽然未来的路充满了困难,但静下心来想想,其实经历过一些事,原本认为很困难的事情,经过时间的洗礼,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世界很美好,即使平凡,也有不一样的人生,总有人会追随你

  50. 承诺丶说道:

    就是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