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作品集
分享到:

第二部 第7章

所属目录:平凡的世界 第二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孙少安回家后,天还没有黑。家里人已经吃完了晚饭——给他留下的饭在锅里热着。父亲碗一放就到院子的旱烟地忙去了。秀莲正给虎子洗脸——她等他吃完饭,就准备一块相跟着回田家圪崂的饲养院。

少安把衣袋里的水果糖给儿子掏在炕上,然后抱歉地对家里的其他大人笑笑,说:“我有些事,回来得忙,没顾上给你们买个什么……”

大人们都没言传,甚至也没认真听他说这话——他们压根儿就不会想赶一回集还要买个什么。

少安接着匆忙地扒拉了两碗饭,对妻子说:“你先回去,我和爸爸有个事要商量一下。过会就回来了。”

秀莲把虎子亲了亲,就起身走了。虎子一直是跟爷爷奶奶在这面睡的。

少安放下碗把嘴一抹,走到院子里,对忙活的父亲说:“爸,我有个事想和你拉谈一下……”

孙玉厚老汉拍打着一双沾泥带土的手,从旱烟地里转出来,和儿子面对面蹲在院子的空场地上。

少安卷好一支旱烟卷,等父亲把烟锅装起后,一根火柴点着了两个人的烟。

接着,他就把公社刘根民给他说的事,一五一十给父亲转述了一遍。

孙玉厚听儿子说完,迷瞪了半天;然后不由自主地用手指头在地上划开了道道——这是进行计算活动。他划的不是数字,而是一些象古星像图似的点点杠杠;除了他,谁也看不懂其中的奥妙。平时简单的帐玉厚老汉都用心算;一遇较复杂的数字,他就手指头在地上划开了这种“星像图”。孙玉厚在地上划了一会,抬起头,说:“除去了沓杂,一天能赚不少钱。”

这笔帐孙少安早就算过了,他说:“就是的。”“可是牲口买不起啊!”孙玉厚看着儿子说。“这活苦重,驴不行,得用个骡子;可这得千儿八百才能买来!咱们借百二八十手都抖得哩。这么多钱怎敢借?要是公家都贷了款还好说。可人家只给七百块,剩下的就要向私人错。私人谁有那么多钱?就是别人有,咱能借来吗?总不能再向金俊海家开口吧?你结婚时借下的钱,要不是少平教书有两个补贴,恐怕现在都还不了人家……话又说回来,就是公家的贷款,也是限时间还,而且要扛利息……”

“不管怎样,只要能买了牲畜,干一两个月活,这些帐债开过,还能赚不少钱呢!”少安看出父亲借债借怕了,把他刚算过的那笔有利的帐忘记了。

孙玉厚才又反应过来,这次借债和少安结婚借债不一样——这是借本赚利呢!

不过,他还是忧心忡忡地对儿子说:“这可是一笔大钱!我借钱借怕了,谁知道这事里有没有凶险?另外,几百块钱你向谁借?”

少安再不言语了。他能向谁借这几百块钱呢?他长叹了一口气,把烟屁股一丢,双臂抱住膝盖,深深地埋下了头,他只听见父亲在他旁边“叭、叭”地使劲吸烟。在一片沉寂中,远处东拉河的河道里,传来一声牛的哞叫。

天色暗下来了。

过了一会,少安抬起头,对父亲说:“那我明天给根民捎个话,让他另找别人揽这活去。”

父亲无可奈何地说:“就叫人家干吧。没有金刚钻,揽不了磁器活……”

孙少安回到饲养院那边的家里后,秀莲已经躺在被窝里,但还没有入睡,灯一直点着。

少安一边脱衣服,一边对她说:“你怎睡下还点灯熬油呢?”

“我一个人怕……”妻子说。

和秀莲躺在一块的时候,少安仍然为丢了有生以来最大的一笔收入而忍不住叹息起来。

秀莲警觉地瞪起一对大花眼睛,问丈夫:“你怎么啦?”少安于是又把拉砖的事给妻子说了一遍。

秀莲听他说完,在被窝里抬起半个光身子,高兴地说:“如果能赚这么大一笔钱,那咱们不光能打土窑,就是硬箍几孔石窑洞也够了!”

她一下又想到她的“主题”上了。

少安亲昵地把妻子扳倒在被窝里,说:“你看你!小心凉了……这都是空说哩!什么地方去借那几百块钱买牲畜?”

兴奋的秀莲又一次爬起来,两只手托在丈夫结实的胸脯上,说:“这事你别熬煎!咱们给山西我爸写个信,让他想办法给咱转借这钱!我知道哩,我姐夫手头有点积攒哩!”

少安听秀莲这么一说,也一闪身从被窝里坐起来,说:“这门路倒能试一下!”

夫妻两个于是光身子坐在被窝里,商量开了从秀莲娘家那里借钱的事。

“干脆!咱现在就给家里写信,明天就邮出去!”性急的秀莲说着,便身上一条线不挂跳下炕,从对面的土台子上找出少安上学时的那支烂杆钢笔,又把兰香作业本后面写剩的几张白纸撕下来。她回到炕上,把煤油灯往被窝旁边挪了挪。

这样,两个小学毕业生就趴在被窝里,把纸压在枕头上给山西的贺耀宗写起了信。秀莲知道怎样才能打动她爸的心,因此由她口授内容,少安执笔书写。夫妻俩折腾了好一阵才把信写完。

这下两个人都睡不着了,乘着兴致干完了恩爱之事,又搂着拉了半晚上的话。两个人兴奋地回忆了他们过去的相识,谈了他们眼下的生活,设计了他们未来的光景……第二天吃早饭时,少安把他给丈人写信借钱的事告诉了父亲。

孙玉厚说:“你丈人家也不是银行!能拿出那么多钱来吗?如果他能给你借这笔钱,那你按你的想法去做,爸爸不管你。”“如果我包工外出,马上就是秋收大忙,你得受累。另外,还不知组里其他几家人愿不愿意让我走……”

“他们怎不愿意?你给组里交包工钱,年底众人还能分一点现金。一眼看见,今天下来吃的问题不大,但钱和以住一样缺,众人巴不得有个来钱处呢!至于秋收,这和过去生产队不一样,都经心着哩!用不了几天,大头就过去了。咱家里我一个劳力满能行。只要你能买得起牲畜。你走你的!再说,你又不是常年包工,那活一两个月不就干完了吗?”少安说:“按现时包工行情,一个月交队五十元,我多交上十元……”

父亲的态度使少安另外一些担心消除了。他现在只是等着山西那里的回信。

但是,他和秀莲对家里给他们借钱是不是过于自信?丈人家有没有这笔钱?就是有这笔钱,会不会给他们借?常有林是上门女婿,就是丈人有心帮扶他们,“挑提”会不会从中作梗?自秀莲和他结婚后,他们还一直没回过山西,那里的情况他们现在两眼墨黑……几天以后,山西的信终于来了。

这封信把少安和秀莲高兴得眉开眼笑!信是常有林给他们写的。姐夫在信中告诉他们,家里接到信后,都十分乐意帮扶他们这笔钱。常有林并告诉他们,他已经打问过,山西这面的大牲畜价钱要比他们这面便宜,因此他建议少安把贷到的款拿上,到山西来一趟。由他帮他们买一头好骡子……少安接到信后,和家里人商量了一下,立刻去石圪节找到了刘根民。根民当下帮助他在公社信用社贷了七百元款,并把少安将要来拉砖的事告诉了县高中他的表哥。少安装起贷款,拿了上次丢在根民办公窑的羊毛口袋,先跑到下山村用七十块钱买了一辆架子车,赶天黑才返回到双水村。第二天,他就坐公共汽车去了山西老丈人家。

到山西后,常有林从家里拿出四百元钱,引着少安到柳林镇用九百九十元钱买了一头三岁口的铁青骡子……从山西返回来的时候,少安就不用坐公共汽车了。他在骡子背上搭了一条线口袋,骑着这头牲畜往回走。这头骡子体魄雄壮,口青力大,毛色光亮如绸缎,一路上到处被人夸赞。快过黄河时,有人就出价一千一百元要买它。但再大价少安现在也不会卖。

第二天下午,少安骑着骡子来到了黄河大桥。

以前几次走山西往返都是坐汽车,经过大桥时,不能好好瞧瞧黄河,很急人。现在他迫不及待地从骡子背上跳下来,把牲口拴在一块石头上,就怀着一股难言的激动,走到大桥中间,伏在桥栏杆上。

他立刻感到一阵眩晕和心悸……眼前是一片麦芒似的黄色。毛翻翻浪头象无数拥挤在一起奔跑的野兽吼叫着从远方的峡谷中涌来,一直涌向他的胸前。两岸峭壁如刀削般直立。岩石黑青似铁,两边铁似的河岸后面,又是漫无边际的黄土山。这阵儿,西坠的落日又红又大又圆,把黄土山黄河水都涂上一片桔红。远处翻流的浪头间,突然一隐一现出现了一个跳跃的黑点,并朦胧地听见了一片撕恼裂胆的叫喊声。渐渐看清了,那是一只吃水很深的船。船飞箭一般从中水线上放下来,眨眼功夫就到了桥洞前。这是一只装石炭的小木船,好象随时都会倒扣进这沸腾的黄汤之中。船工们都光着身子,拼命地喊着,穿过了桥洞……

少安立刻调过身,看见那船刹那间就到了下游——下游水面开阔,船行走得似乎慢了下来。

这时候,他看见另一只上行的船正在河边象甲虫似的慢慢向大桥这里移动。牵着船的那根绳索象绷紧的弓弦似的向河岸的峭壁上扣在一串光身子纤夫的肩膀里。这些人几乎是在半崖羊肠小道上手脚并用爬着走;呻吟般的“嗯哟”声象来自大地深处……在这令人痛苦的呻吟中,那只下行的船已经漂到了一片平静的水面上;接着便传来了艄公那无拘无束的歌声——

你晓得,

天下黄河几十几道湾?

几十几道湾里几十几条船?

几十几条船上几十几根杆?

几十几个艄工来把船扳?

船工们的应合声如同闷雷一般——我晓得,

天下黄河九十九道湾,九十九道湾里九十九条船,九十九条船上九十九根杆,九十九个艄工来把船扳!

船和歌声都渐渐远去了……孙少安立在大桥边上,两只手紧紧抠着桥栏杆,十个指头似乎都要钳进水泥柱中,他感到胸腔里火烧火燎,口也有点干渴。他的心中腾跃起一股难以抑制的激情,似乎那奔涌不息的河水已经流进了他的血管!

他离开桥边,走过去解开牲口的缰绳,一翻身骑上去,风一般迅疾地穿过大桥,向黄河西岸奔去……

下一章:
上一章:

44 条评论 发表在“第二部 第7章”上

  1. 平安中国说道:

    黄河落日与纤夫号子描述的气势磅礴!再一次为如此才华的大家路遥英年早逝而惋惜!

  2. 平安中国说道:

    每每想看此伟大作品而不敢看,总是情不自禁的为书中的好人而动情,为路遥先生的早逝而落泪。tel:15965637856望同感者共勉。

  3. 唯一说道:

    同感平安中国

  4. 风过不留痕说道:

    路遥要是还在的话,就没有那个《丰乳肥臀》的莫言什么事了

  5. 水中说道:

    我心中农民的儿子只有一个 真正农民的儿子-路遥 无限的怀念

  6. 疯狼说道:

    少安有了牲口揽下这个赚钱的活儿,要翻身致富了。

  7. 唐僧弟子说道:

    抓住机会。敢于投资!

  8. chwonderh说道:

    好日子马上就来临了吗?还是比较有风险的啊!

  9. 耕读岁月说道:

    感慨秀莲的姐夫是个热心的好人

  10. 惠惠说道:

    从没有一部小说让我这样感动

  11. 西岭说道:

    连襟之间的情谊很深,替少安感激常有林,好人啊!

  12. 风韵男人说道:

    他的心中腾跃起一股难以抑制的激情,似乎那奔涌不息的河水已经流进了他的血管!

  13. dynasty说道:

    十七年再次静心的细细的阅读这部小说,依然感慨万千。。。,喜欢路遥的朋友,加31969644,一起讨论,赏读。

  14. 满世界找浮夸说道:

    每一天都得像小偷盗窃一样捡别人剩下的菜叶,多么令人心酸呀

  15. 快乐说道:

    机会难得啊,少安。

  16. 过路人说道:

    少安的转折点,出人头地的时候快来临了。

  17. Pramudya说道:

    This is a neat sumarmy. Thanks for sharing!

  18. 真真说道:

    现在我们的生活太幸福了

  19. 匿名说道:

    真是好看

  20. 大漠苍茫说道:

    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人的天性!

  21. 匿名说道:

    选择的时代背景好,写出了真正的农民生活的过渡阶段,感受万千啊。缅怀路遥先生。

  22. 匿名说道:

    人脉很重要的!

  23. 轩不可挡说道:

    好人会幸福的!真抓实干!

  24. 三草先生说道:

    只要有一股子闯劲,加上灵活的头脑,找钱应该容易的。

  25. 说道:

    不到五百买的骡子,。,有人花一千一买为啥不卖?

  26. 一叶说道:

    不卖,卖了就是蝇头小利。

  27. 95后说道:

    我九六年生的,是第五个孩子,为了生我,我妈躲了好几个月,被强行送到医院好几回,整天被村上闹得一团糟,爸都动刀子了,想想我出生之前就经历了好几次生死劫了

  28. 兰兰说道:

    自古以来黄河蕴育着两岸世世代代勤劳善良的中华儿女.

  29. 好勇说道:

    路遥老师,写的文章都来源于原生态的农村生活,贴近千万老百姓,就像是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人和事,带给我们非常之感动。谢谢老师给我们写出这么好的文章。

  30. 小稻草说道:

    力量来源于善良,美丽来源于善良,读此书的感动同样也来源于善良。

  31. 皆大欢喜说道:

    刘跟民这样的公社干部不摆架子·不遗旧。始终记得小学同学,寻找机会帮他发财,有仁义,算得上挚友。

  32. 弹指一挥间说道:

    最真实的农村生活写照,平凡的生活,不平凡的人。

  33. 说道:

    品味每一个字,用心在体会,同时也想起了我外公

  34. 一个人说道:

    很感动

  35. 小小的世界说道:

    机会来了,谨慎的农民家少安抓住了机会,也非常的高兴,少安有一个好媳妇秀莲,真实旺夫啊!所以,选一个好对象是多么的重要。

  36. 玖枫说道:

    我觉得少安和少平的名字很有寓意!

  37. 婉璐说道:

    船和歌声都渐渐远去了……孙少安立在大桥边上,两只手紧紧抠着桥栏杆,十个指头似乎都要钳进水泥柱中,他感到胸腔里火烧火燎,口也有点干渴。他的心中腾跃起一股难以抑制的激情,似乎那奔涌不息的河水已经流进了他的血管!描写少安心里像黄河水一样毛翻翻浪头象无数拥挤在一起奔跑的野兽吼叫着从远方的峡谷中涌来,一直涌向他的胸前,他的内心有一股向上的力量。

  38. 二羊说道:

    艺术源自于生活,青海的花儿西北的信天游还有黄河船夫曲,文学,音乐,美术在生活的真实下结合而升华。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