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作品集
分享到:

第二部 第14章

所属目录:平凡的世界 第二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孙少安的烧砖窑就出了四窑砖。每窑七千块,四七两万八千块砖。除过运费、煤费和毛收入百分之十的税纳过以后,每块砖净得到二分五厘。算一算,一家伙就赚下七百来块钱!

目光远大的孙少安,政策一变,眼疾手快,立马见机行事,抢先开始发家致富了;黑烟大冒的烧砖窑多么让人眼红啊!

少安已经渐渐上升为双水村第一号瞩目人物,田福堂、金俊山等过去的“明星”在人们眼里多少有点逊色了。

现在,孙玉厚家尽管还是过去那院烂地方,但上门的人却显然增多了。村里有些借十来八块紧用钱的庄稼人,孙少安都慷慨地满足了他们的愿望。对于孙家来说,这不仅仅是给别人借钱,而是在修改他们自己的历史。是啊,几辈子都是他们向人家借钱,现在他们第一次给别人借钱了!但是,外人并不知晓,孙少安的事业在大繁荣的后面,充满了重重的困难。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每一分钱几乎都是用血汗换来的。要维持一个烧砖窑,起码得三四个好劳力。他们一家人既要种庄稼,又要侍候这个庞然大物,已经把力气出到了极限。少平在家的时候,三个男劳力加上秀莲,还能勉强两头应付,少平一走,父亲一个人忙山里的活已经力不从心。因此少安夫妇办这个烧砖窑也到了纳命的光景。挖土、担水、和泥、打坯、装窑、烧火、出砖……每一样都是重苦活。两口子天不明忙到黑灯瞎火,常常累得饭也吃不下去;晚上睡在被窝里,连亲热一会的精力都没有——熬苦得梦中都在呻吟……

眼下,时今已经到了夏至,麦子面临大收割,山上所有的秋田都需要锄草;同时还得种回茬荞麦。这些活孙玉厚老汉一个人是再也忙不过来了!

烧砖窑只好停工。

对于赚钱赚得心正发热的少安夫妇来说,停止烧砖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可是没办法!少安要帮父亲去干山里的活。秀莲开始动气了。

自结婚以来,秀莲从不和少安吵架。即是有些事她心里不痛快,一般都忍让着少安,丈夫说怎办就怎办。那些年,亲爱的男人受死受活支撑着这个又大又穷的家,她心疼他,决不给他增添烦忙。可是现在,随着家庭生活的好转,又加上他们的事业开始红火起来,秀莲渐渐对家庭事务有了一种参与意识。她在这个家庭再也不愿一味被动地接受别人的领导,而不时地想发出她自己的声音。是呀,她给这个家庭生育了后代;她用自己的劳动为这个家庭创造了财富;她为什么不应该是这个家庭的一名主人?她不能永远是个附庸人物!她首先对少平的出走大为不满。她对丈夫说:“我们要把这一家人背到什么年代呀?少平屁股一拍走了黄原,逛花花世界去了。家里这么多活,把咱两个都快累死了!别人看不见咱的死活。咱为什么给别人挣命呢?当初少平年龄小,咱受死受活没话说。现在二十大几的后生,丢下老小不管,图自己出去畅快!我们凭什么还要给这些人挣命?”

秀莲这样数落的时候,少安一句话也不说。当然,他心里对少平出走黄原也不满意——但他怎能和自己的老婆一块攻击自己的弟弟?

秀莲见丈夫不言语,便有点得寸进尺了。她进一步发挥说:“咱们虽说赚了一点钱,可这是一笔糊涂帐!这钱是咱两个苦熬来的,但家里人人有份!这家是个无底洞,把咱们两个的骨头填进去,也填不了个底子!”

“山里的活不是爸爸做着哩嘛!”少安反驳说。“如果把家分开,咱就是烧砖也能捎带种了自己的地!就是顾不上种地,把地荒了又怎样?咱拿钱买粮吃!三口人一年能吃多少?”

其实,这话才是秀莲要表达的最本质的意思。小两口单家独户过日子,这是秀莲几年来一直梦想的。过去她虽然这样想,但一眼看见不可能。当时她明白,要是她和少安另过日子,丢下那一群老小,光景连一天也维持不下去。可现在这新政策一实行,起码吃饭再不用发愁,这使她分家的念头强烈地复发了。她想:对于老人来说,最主要的不是一口吃食吗?而他们自己还年轻,活着不仅为了填饱肚子,还想过两天排排场场轻轻快快的日子啊!

“我已经受够了!”她泪流满面地对丈夫说:“再这样不明不白搅混在一起,我连一点心劲也没了!”

“家不能分!”少安生硬地说。

“你不分你和他们一块过!我和虎娃单另过光景!”秀莲顶嘴说。

孙少安大吃一惊,他没想到,他的妻子一下变得这么厉害,竟然敢和他顶嘴!

他已经习惯于妻子对他百依百顺,现在看见秀莲竟然这样对他不尊重,一时恼怒万分!大男子汉的自尊心驱使他冲动地跳起来,扑到妻子面前,举起了他的老拳头。“你打吧!你打吧!”秀莲一动也不动,哭着对丈夫说。

少安猛一下看见妻子那张流泪的脸被劳动操磨得又黑又粗糙,便忍不住鼻子一酸,浑身象抽了筋似的软了下来;他不由展开捏紧的拳头,竟然用手掌为妻子揩了脸上的泪水。秀莲一下子扑在他怀里,哭着用头使劲地蹭着他的胸口,久久地抱着他不放开。

少安用手抚摸着妻子沾满灰土的黑头发,闭住双眼只是个叹气……

他心疼秀莲。自从她跟了他以后,实在没享过几天的福。穿缀补钉的衣服;喝稀汤饭;没明没黑地在山里劳动……她给他温暖,给他深切的关怀,爱抚,并且给他生养下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子。几年来,她一直心甘情愿和他一块撑扶这个穷家而毫无怨言。对于现时代一个年轻的农村媳妇来说,这一切已经难能可贵了。瞧瞧前后村庄,结婚几年还和老人一块过日子的媳妇有多少,除过他们,没有一家不是和老人分开过的!眼下,尽管他对妻子的行为生气,但说实话,他也能理会到她的心情……孙少安陷入到深深的矛盾中去了。这矛盾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新的生活带来的。过去的年月,一家人连饭也吃不上,他的秀莲根本不会提念分家的事啊!

但是,不管从理智还是从感情方面讲,他无法接受分家的事实。他从一开始担负的就是全家人的责任,现在让他放弃这种责任是不可能的。这不仅是一个生活哲学问题,更主要的是,他和一家老小的骨肉感情无法割舍。他们这个家也许和任何一个家庭不同。他们真正的是风雨同舟从最困苦的岁月里一起熬过来的。眼下的生活尽管没有了什么大风险,但他仍然不愿也不能离开这条“诺亚方舟”!

他怀抱着妻子,抚摸着她的头发,声音尽量温柔地劝她:“秀莲,你是个明白人,你不要叫我作难。我求求你,你心里不管怎样想都可以,但千万不要在脸上带出来。爸爸妈妈一辈子很苦,我不愿意叫他们难过……”

他捧起妻子泪迹斑斑的脸,吻了又吻。

丈夫的态度显然使秀莲的情绪缓和下来,但她的意志并没有被温柔的爱抚所瓦解。她现在先不提分家的事了,转而又提出把手头的几百块钱拿出来,给他们建设一院新地方!少安说:“新地方迟早总要建的,可现在咱们的烧砖窑才刚开始出砖嘛!等明年多赚下一点钱,咱一定箍几孔象样的新窑!”

“少安,你听我说!明年谁知道又是什么社会?趁咱现在手头有了一点钱,这地方是无论如何要建的。这可不是我专意耍糊涂,少安!这点钱不咬着牙做点事,三抛撒两破费就不见影了。你还是听我一次话,咱们箍孔窑吧;钱要是不够,再从我娘家借一点……你就答应我吧!咱在牛驴窝里钻了几年,总不能老是没自己的一个家……”

妻子的这番话倒使少安的心动了。他感到秀莲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只不过,他原来打算要建就建个象样的家,而现在靠手头的这点钱能弄出个啥名堂来?

他于是劝秀莲先耐一下心,让他思量思量花费再说……孙少安思量过来又思量过去,建三孔纯粹的砖窑或石窑,眼下这点钱根本不够用。就说箍三孔砖窑吧,除过自己的砖不算,每孔窑最少得六个大工;每个大工又得四个小工侍候。三六十八个大工,四六二十四个小工;每个大工五元工钱,每个小工二元工钱,光这项就得一百三十八元。每架门窗从买木料到手工得一百五十元;三架门窗四百五十元。白灰五千斤,每斤二分钱,得用一百元。人均一天三斤粮,总共得六袋面粉;每袋议价十六元,也得用一百来元。还有烟、酒和其它费用……我的天!这把他手头的钱花干也不够。再说,下一步怎开办事业呀?再去问人家借钱吗?他已经借怕了……后来,少安突然想,干脆打三孔土窑洞,然后在土窑洞上接砖口,这样也阔气着哩!土窑打好了,不比硬箍石窑和砖窑差。另外接个砖口,再戴个“砖帽”,既漂亮,也省钱省砖。

对,这是个好办法。

他和秀莲一商量,秀莲也蛮高兴的。

孙少安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向父亲吐露了他的心事。他怕父亲对他有看法——刚赚下几个钱,就忙着为他们小两口建新窑!

但是开通的老人反而为这事很高兴。他对儿子说:“爸爸也有这个想法哩!现在趁手头有几个钱,赴快给你营造个地方!爸爸为这事已经不知熬煎了多少年,心里老是揣着一颗疙瘩,觉得对不起你们。本来,这是老人的责任!爸爸没本事,给你们建不起个家来,现在你们自己刨挖着赚了两个钱修建地方,爸爸还有不支持你们的?要弄就尽快弄!”少安被父亲的一番话说得激动不已。为自己建个新家,何尝不是他多年的梦想啊!可过去那仅仅是梦想罢了。想不到现在,这就要成为真的了?应该感谢这新的生活……他充满激情地对父亲说:“先不忙,等我帮你把庄稼锄过再说!”

孙少安帮助父亲把山里的秋田锄过以后,也没有能立刻开展他的建窑计划——他还要和父亲到罐子村之帮助姐姐家锄地。

他姐夫过完春节就又到外面流窜去了。半年来没见踪影。据上次他们村金富回来说,他曾在郑州火车站见过王满银,说那个逛鬼吃不上饭,已经把身上的衣服都扒下来卖了。盗窃巨匠金富的话也许不足为信,但少安一家人心里清楚,王满银在外地的光景比这位小偷兼吹牛专家所描绘的也好不了多少。罐子村家里的地一直由兰花耕种。可怜的女人既要拉扯两个孩子,又得象男人一样在山里干活——那熬苦是世人所难以想象的。幸亏她离娘家不远,她父亲,她弟弟,在农活最紧张的时候,就跑来替她做了……少安和父亲怀着沉重而痛苦的心情,把兰花家的地都锄过了。他们把这里的活干得比双水村都要细致;边边畔畔,一丝不苟。为了减轻女儿的负担,孙玉厚返回双水村时,把小外孙狗蛋也带了回来。外孙女猫蛋已经上了罐子村小学,不能跟着来外爷家。

两家的秋田锄过以后,少安这才开始动手修建他的新地方。一切都开始忙乱起来;但由于这是为自己谋幸福,少安和秀莲都有说不出的兴奋!

他们把新居的地址选在离烧砖窑不远的山崖根下。这里不仅土脉坚硬,据米家镇已故米阴阳当年称,这地方风水也好得不能再好:前面有玉带两条——公路和东拉河;西山五个土台子一字排开,形似五朵莲花……以前没人在此建宅,主要是这地方已到村外。现在他们乐意占这块风水宝地:一是清静,二是离他们的烧砖窑近。

开挖土窑洞是一件技术性很强的工作,最少得聘请一位行家领料另外的雇工,双水村打土窑最出色的专家是金俊文。可是现在,别说一天出五块工钱,就是出十块钱也把金俊文请不来了。俊文因为大儿子有了“出息”,家业急骤发达起来,已不把百二八十的钱放在眼里了。他整天穿戴一新,在山里做点轻活(重活有二小子金强哩),然后逢集到石圪节的土街上去悠哉悠哉;在胡得福的饭馆里喝二两烧酒,吃一盘猪头肉,日子过得象神仙一般快活!

少安知道请不动金俊文,于是就到山背后的王家庄请了一名高手;然后又在村中雇了几个关系要好的庄稼人,便开始大张旗鼓地为自己建造新屋。多少年来,双水村第一次有人如此大动土木。人们羡慕不已,但并不感到过分惊讶。在大家看来,孙少安已经跃居本村“发财户”的前列,如今当然轮上这小子张扬一番了!

下一章:
上一章:

44 条评论 发表在“第二部 第14章”上

  1. 唯一说道:

    算是苦尽甘来

  2. freeRealism说道:

    媳妇最终还是有点变了,不过还是合乎情理

  3. voyage说道:

    孙少安做得就不好,人家秀莲大老远的跑来,就算什么都不图,少安也应该为她想一想吧。。

  4. 低调是另一种高调说道:

    付出的一切也终有回报!

  5. 小马说道:

    与其他弟弟妹妹相比,生活对孙少安似乎是不公平的,但这又在情理之中,相比之下老大的家庭责任感总是会强烈一些,那个年代“造就”了多少个孙少安啊

  6. 疯狼说道:

    秀莲分家确实不像一个明白人做的事情,自私的表现让少安很痛苦。少安也只能劝慰秀莲。希望生活越来越红火,让秀莲不再提分家的事情,怪也只能怪贫穷。

  7. chwonderh说道:

    才熬出一点点头就这么大张旗鼓的会不会太快了啊?~~

  8. 耕读岁月说道:

    他从一开始担负的就是全家人的责任,现在让他放弃这种责任是不可能的。长兄如父啊

  9. 木西早说道:

    风雨同舟,荣辱与共。

  10. 感恩的心说道:

    我尊敬的老父亲,他的经历比少安还苦,他比少安还善良,因为我爷爷奶奶过世得早,他先一个人,后来和我妈妈拉扯大两个弟弟

  11. 狄哥说道:

    风雨同舟,荣辱与共。

  12. cctv说道:

    我还是觉得他们这一个家比那时候大多数人都要好很多

  13. 奋斗123说道:

    少安弟弟真不懂事,年青人脑子转不过来

  14. 奋斗123说道:

    秀莲真是个懂事好媳妇,少安爹也明事理,混账的弟弟不为着想

  15. 风韵男人说道:

    起步

  16. 微尘说道:

    想想那时候的父母,不就是少安夫妇吗

  17. 贴心小棉袄说道:

    我们要学学人家少安,在遇到困难时要设身处地的为对方想想。

  18. 百姓人家说道:

    赞一个!!!

  19. 遇见说道:

    看大家的评论和小说一样精彩。

  20. 匿名说道:

    秀莲这样的老婆现在哪儿还有啊

  21. 匿名说道:

    现在就算你不分家,父母也把你敢走各自过各自的

  22. 我就是我说道:

    在这个世界里,没人帮的尼,只有自己救赎自己!

  23. 黑心网友说道:

    路遥老先生要是活着,看到这里某些人的傻逼评论,估计也气活了

  24. 薰衣草说道:

    不错,值得一看

  25. 铮嵘岁月说道:

    看到这里我想起了我的父亲。我爷爷八个孩。爸爸是老大我感觉爸爸比少安做的还好可是我五个叔叔还是不悜情我妈也像秀莲一样。只是我妈她娘家没钱。没办法借

  26. 三草先生说道:

    女人总先想到家。

  27. 匿名说道:

    我父亲是老二,可是老大出去谋生,我父亲也就担起了老大的责任。父亲您辛苦了!

  28. 。。说道:

    我没有感觉到这家人平凡。两个个孩子学习都他妈的全县第三名。。我认为这样的家庭在当时会被人嫉妒死的

  29. 酸酸甜甜,美美哒~说道:

    我爷爷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我家是老二!!!

  30. 娜写年华说道:

    先苦后甜么,祝福他们

  31.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说道:

    路遥先生的作品太感人了,,我是七一年出生的。那个时代的苦日子也亲身体验过,稀得照见人影的红苕术汤。是我至令不愿浪费粒粮食,我感谢路瑶老师道出哪个时代中国农村最刺心的痛,和最伟大的改革

  32. 黄土地的男儿说道:

    打卡,继续…

  33. 就是就是说道:

    希望有一个人赞同我对平凡的评语,得一知己足矣。
    生活向我们展示了他不同的纷繁和曲折,相对于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是平凡且渺小的。作为这个有生命的星球,人类,是灵长。尽管,我们在生命艰险处呐喊,在得意后失落的迷惑,这些起伏的情感,并不能主导生命的走向。平凡,告诉我们,理性,宽容,爱和欣赏,这些人类以往用生命换回的最最平平凡凡的品性,才是越过平庸,跨过狭隘,抹掉放纵的希望。人类的进步,不是一个人的进步,人类的进步,是一个集体的觉醒。

  34. 小小的世界说道:

    这则盖房子的事情,让我想起了我的爸爸,他一辈子也没有多大的愿望,就是完成两个任务,讲孩子供出来,再盖一座新房。最终他的愿望实现了,房子盖起来了,这辈子也就松了一口气了。

  35. 人性根本说道:

    我爷爷有十个孩子,六个男孩子四个女孩子,我父亲是老大可他是聋哑人,不能像少安一样聪明能干,经常受到爷爷大骂。 我现在是父亲第一个孩子是 老大,我要好好努力成为他的骄傲,少安是我的榜样

  36. 垂钓说道:

    老父亲通情达理,心地善良,时时刻刻为儿女着想,尽管贫穷,但心灵纯净;少安顾全大局,有担当,重亲情爱情,是一好男人;秀莲识大体,讲原则,为家庭甘愿付出,令人敬佩。真是和谐的一家子。

  37. 邯郸王帅说道:

    每个年轻的人心中都有一个梦想,如果在年轻的时候没有啦这点冲动,等年纪大点就没有啦走出去的勇气。

  38. 婉璐说道:

    王满银不论什么政策,都是游手好闲不出力,老婆孩子也不管,白托生成一回男人。悲哀!再看看少平 少安为了生计动脑思考,拼搏努力,再苦再累也不怕,于王满银形成鲜明对比。

  39. 过客说道:

    秀莲给少安做工作,打算分家,人之常情。在我国农村儿子分家是常理,女儿是嫁出门去的女,旱已从祖祖辈辈沿袭下来,形成一种传统文化。再说家庭经济环境好些了,具备分家的物质基础,有句常言:人大分家,树大分枝。少安只得折衷处理家事。不过像少安这样顾大家的农村青年不是很多的。少安孝顺长辈,照顾兄妹的心田至今仍有很大的教育作用。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