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三部 第7章

所属目录:平凡的世界 第三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不知不觉,孙少平在铜城大牙湾煤矿已经下了半年井。

半年来,他逐渐适应了这个新的生存环境。最初的那些兴奋、忧虑和新奇感,都转变为一种常规生活。

他几乎不误一天工,月月都上满班。这在老工人中间也是不多的。而和他一块来的新工人,没有偷跑回家,就算很出色了。我们知道。这批新工人都是一些有身份人家的子弟,他们很难在这样充满危险的苦地方长期呆下去。

半年之中,新工人又逃跑了不少。跑了的人当然也被矿上除了名——这意味着他们再一次变为农民身份。有些没走的人,也不好好下井。他们磨蹭着,等待自己的父亲四处寻找关系,以便调出煤矿,另找好工作。不时有人放出声,说他们的某某亲戚在省上或中央当大官。的确,局里也接到省上某几个领导人写的“条子”,把十几个要求调动的工人放走了。同时,不断有某些县上和乡上的领导人,用汽车拉着各种土特产、到局里和矿上活动,企图把他们的子弟调回去。这类“礼物”一般只能让孩子换个好点的工种,而不可能彻底调出煤矿。煤矿的某些领导虽然不拒绝“好处”,但总不能把手下的矿工都放走吧?

少平当然没这种靠山。他也不企图再改变自己煤矿工人的身份。他越来越感到满意的是,这工作虽然危险和劳累,但只要下井劳动,不仅工资有保障,而且收入相当可观。

钱对他是极其重要的。他要给父亲寄钱,好让他买化肥和日常油盐酱醋。他还要给妹妹寄钱,供养她上大学。除过这些,他得为自己的家也搞点建设,买点他所喜爱的书报杂志。

另外,他还有个梦想,就是能为父亲箍两三孔新窑洞。他要把这窑洞箍成双水村最漂亮的!证明他孙少平决不是一个没出息的人!他要独立完成这件事,而不准备让哥哥出钱——这将是他个人在双水村立的一块纪念碑!

正因为这样,他才舍不得误一天工;他才在沉重的牛马般的劳动中一直保持着巨大的热情。

瞧,又到发工资的日子了——这是煤矿工人的盛大节日。

孙少平上完八点班,从井下上到地面,洗了一个舒服的热水澡,就到区队办公室领了工资。

他揣着一摞硬铮铮的票子,穿过一楼掘进队办公室黑暗的楼道,出了大门。

五月灿烂的阳光晃得他闭了好一会眼睛。

从昨夜到现在,他已经十几个小时没见太阳了。阳光对煤矿工人来说,常有一种亲切的陌生感。

他睁开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真想把那新鲜的空气连同金黄的阳光一起吸进他灌满煤尘的肺腑中!

他看见,远山已经是一片翠绿了。对面的崖畔上,开满了五彩斑斓的野花。这是一个美妙的季节——春天将尽,炎热的盛夏还没有到来。

少平把两根纸烟接在一起,贪婪地吸着,走回了他的宿舍。

宿舍里除过他,现在只留五个人。另外四个人,三个偷跑回家被矿上除了名,一个走后门调回了本县。这样,宿舍宽敞了许多,大家的箱子和杂物都放到了那四张空床上。

宿舍零乱不堪。没有人叠被子。窗台上乱扔着大伙的牙具、茶杯和没有洗刷的碗筷。窑中间拉一根铁丝,七零八乱搭着一些发出臭味的脏衣服。窗户上好几块玻璃打碎成放射形,肥皂盒里和盛着脏水的洗脸盆就搁在脚地上。床底下塞着鞋袜和一些空酒瓶子。唯一的光彩就是贴在各人床头的那些女电影明星的照片。

少平已经有一床全宿舍最漂亮的铺盖。他还买了一顶坟帐,几个月前就撑起来——现在没有蚊子,他只是想给自己创一个独立的天地,以便躺进去不受干扰地看书。另外,他还买了一双新皮鞋。皮鞋是工作人的标志;再说,穿上也确实带劲!

少平回到这个乱七八糟的住处后,看见其他人都在床上躺着。他知道,大家的情绪不好。今天发工资,每个人都没领到几个钱。雷区长话粗,但说得对:黑口口钻得多,钱就多;不钻黑口口,球毛也没一根!

在这样一个时刻,劳动给人带来的充实和不劳动给人带来的空虚,无情地在这孔窑洞里互为映照。

为不刺激同屋的人,少平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愉快心情,沉默地,甚至故作卑微地悄悄钻进了自己的蚊帐。蚊帐把他和另外的人隔成了两个世界。

他刚躺下不久,就听见前边一个说:“孙少平,你要不要我的那只箱子?”

少平马上意识到,这家伙已经没钱了,准备卖他的箱子。

他正需要一只箱子——这些人显然知道他缺什么。他撩开蚊帐,问:“多少钱?”

“当然,要是在黄原,最少你得出三十五块。这里不说这话,木料便宜,二十块就行。”

少平二说没说,跳下床来,从怀里掏出二十块钱一展手给了他,接着便把这只包铜角的漂亮的大木箱搬到了自己的床头。搬箱子时,这人索性又问他:“我那件蓝涤卡衫你要不要?这是我爸从上海出差买回来的,原来准备结婚时穿……”

少平知道,这小子只领了十一块工资,连本月的伙食都成了问题。这件涤卡衫是他最好的衣服,现在竟顾不了体面,要卖了。

“多少钱?”

“原价二十五块。我也没舍得穿几天,你给十八块吧!”

少平主动又加了两块,便把这件时髦衣服放进了那只刚买来的箱子里。

这时,另外一个同样吃不开的人,指了指他胳膊腕上的“蝴蝶”牌手表,问:“这块表你要不要?”

少平愣住了。

而同屋的另外几个人,也分别问他买不买他们的某件东西——几乎都是各自最值钱的家当。

所有这些东西,都是少平计划要买的。现在这些人用很便宜的价钱出售他需要的东西时,他却有点不忍心了。但他又看出,这些人又都是真心实意要卖他们的东西,以便解决起码的吃饭问题。从他们脸上的神色觉察,他如果买了他们的东西,反倒是帮助他们度难关哩!

少平只好怀着复杂的情绪,把这些人要出售的东西全买下了。一刹时,手表、箱子和各种时髦衣服他都应有尽有了;加上原有的皮鞋和蚊帐,立刻在这孔窑洞里造成了一种堂皇的气势。到此时,其他人也放下了父母的官职所赋于他们的优越架式,甚至带着一种牺惶的自卑,把他看成了本宿舍的“权威”。

只有劳动才可能使人在生活中强大。不论什么人,最终还是要崇尚那些能用双手创造生活的劳动者。对于这些人来说,孙少平给他们上了生平极为重要的一课——如何对待劳动,这是人生最基本的课题。

简直叫人难以相信!半年前初到煤矿,他和这些人的差别是多么大。如今,生活毫不客气地置换了他们的位置。

是的,孙少平用劳动“掠夺”了这些人的财富。他成了征服者。虽然这是和平而正当的征服,但这是一种比战争还要严酷的征服;被征服者丧失的不仅是财产,而且还有精神的被占领。要想求得解放,唯一的出路就在于舍身投入劳动。

在以后的日子里,其中的两三个人便开始上班了……总之,这一天孙少平成了这宿舍的领袖。他咳嗽一声,别人也要注意倾听,似乎里面包含着什么奥妙。

不用说,这一天他的情绪也特别高涨。他索性利用下午的一点时光,想到对面山上转一圈。到现在,他还没抽出身到矿区周围转一转。从今天起,他又倒成晚上十二点班,转悠一圈后,他可以直接去下井。

孙少平来到矿部前的广场上,看见这里永远是那种熙熙攘攘的景象。下班的单身工人端着大老碗,蹲在二组平台食堂外面的水泥楞上,俯视着下面的小广场。另一些休班的工人无所事事地蹲在这周围,不知在观看什么。

长期在井下生活的人,对地面上的一切都充满了兴趣。如果从矿部大楼里走出一位女干部,整个广场便会掀起一阵无声的哗然。在这女性寥若晨星的世界里,她们的出现如同太阳一般辉煌……

少平在广场南侧走下一道陡坡来到沟底。沟底的小土台上便是矿工俱乐部。这里每晚上都有一场电影,常常挤得人山人海。灯光球场就在俱乐部门前。这里是全矿的文化娱乐区。不过,白天这地方倒也清静。

从俱乐部再下一个小土坡,就到了小河边。小河叫黑水河。黑水河名副其实,水流一年四季都是黑的(想必它的源头也不会是明镜般清澈)。

对于矿工来说,黑水河仍然是迷人的。它象一位黑皮肤的姑娘吟唱着多情的小曲,人们走到它身旁,就会感到如释重负似地轻松。

小河两岸,是周围农人们的菜地和一些杨柳树。如今,在五月的阳光下,青枝绿叶油光鲜亮。有一棵年老的柳树不知什么时候倒在河上,将另一头搁在了对岸。人们砍去了老树的大枝,树干便成了河上的独木桥。这是一座有生命的桥,它身上抽出许多嫩绿的枝条。

少平过了这桥,便向对面山爬去。山并不高,但路相当陡峭。这小山是矿区的天然公园,人们在节假日都愿到这里来转悠。

他是第一次上这山。到山顶的平台时,他才发现这的确是个幽静的地方。远处是一片小树林。平台上长满了绿绒似的青草,其间点缀着许多无名小花。双双对对的蝴蝶在花间草丛翩翩飞舞。

他坐在青草地上,向对面望去,大牙湾矿区的全貌便一览无余了。他震惊而兴奋地看见,他们的矿区原来如此地气势雄伟!从东往西,五里长的大湾挤满了各种建筑物。山一样的煤堆,大夏一般矗立的选煤楼;火车喷吐着白烟隆隆地驶过三级平台……

他出神地望着他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心中不由生出许多感慨来。他知道,外面的人很少了解这个世界的情况。他们更瞧不起生活在这个世界里的人。是啊,人们把他们称作“煤黑子”、“炭毛”。部分女人宁愿嫁给一个农民,也不愿嫁给他们。

他突然想起了田晓霞。

在离开黄原前,晓霞就去了省城。他们分别已有半年多了。他到煤矿的第三个月才给她写了一封信——在此之前,他的一切都处在混乱中,没心思顾及其它。从晓霞给他的回信中看,她马上就在那里干得顺心如意了。他知道她很快会施展才华,成为省报的重要角色。但他最为关心的是她对他的态度。

从信上看,晓霞对他一如既往充满感情。他甚至能看出那些惊叹号和省略号后边所包含的深情。

以后的几封信同样如此。

因为她经常外出采访,半年来,他们的通信次数不象一般恋人那么多,但那几封信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他在井下黑暗的掌子面上,常常闭住眼默念她信上的那些甜言密语。他内心无比骄傲的是,周围的人做梦也想不到,他,一个“煤黑子”,女朋友却是省报的记者!如果他说出这个事实,恐怕没有人相信。煤矿工人连不识字的女人都难找下,竟然有省报的女记者爱你小子!吹牛皮哩!

有时候连他自己也不相信这是真的,总觉得这是一个梦幻。

真实认真一想,也许这的确是一场梦幻!

是的,梦幻。一个井下干活的煤矿工人要和省城的一位女记者生活在一起?这不是梦幻又是什么!凭着青春的激情,恋爱,通信,说些罗曼谛克和富有诗意的话,这也许还可以,但未来真正要结婚,要建家,要生孩子,那也许就是另一回事了!

唉,归根结底,他和晓霞最终的关系也许要用悲剧的形式结束。这悲观性的结论实际上一直深埋在他心灵的深处。可悲的是:悲剧,其开头往往是喜剧。这喜剧在发展,剧中人喜形于色,沉缅于绚丽的梦幻中。

可是突然……

孙少平不愿再往下想,他的情绪变得阴郁起来。

太阳西沉了。大地和他的情绪融合成一片同样的昏黄。

他看看腕上刚刚买来的“蝴蝶”牌手表,时针的箭头指向了八点。

他在苍茫的暮色中走下山来,又到其它地方转悠了好长时间才向矿区走去——不论怎样,十二点钟,他要准时从那个“黑口口”里钻入地下……

下一章:
上一章:

55 条评论 发表在“第三部 第7章”上

  1. 平凡说道:

    平凡的世界,平凡,朴实,深情……

  2. 冷言说道说道:

    热爱劳动,放弃懒惰。

  3. Kingna说道:

    悲剧,其开头往往是喜剧

  4. 说道:

    现实,现实,还是现实

  5. 陇上人家说道:

    现实很残酷少平很努力

  6. 甜园风光说道:

    勤劳就会有收获!祝少平好运!

  7. 疯狼说道:

    曾国番也说过一句类似的话:劳动让鬼神敬畏。

  8. budingwang说道:

    用时空去品味人生

  9. 幸福游泳的鱼说道:

    贫穷造就人坚强的性格。

  10. 祥熙说道:

    劳动最光荣!

  11. chwonderh说道:

    坟帐~~~写错了,纯靠自己的吃苦能力征服了那些小弟啊!

  12. 木西早说道: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13. 匿名说道:

    少平买那些东西的时候才过瘾了

  14. 西岭说道:

    少平用艰辛的劳动“掠夺”的财富,心安理得,很干净的

  15. 大学狗说道:

    现实真是个狗娘养的东西

  16. 流浪说道:

    劳动人民最光荣!

  17. 匿名说道:

    只有劳动才可能使人在生活中强大。80后的我看了很汗颜啊!

  18. 珍珍娃说道:

    和少平比起来,我实在是太懒惰了!强烈自责!!!

  19. 快乐怒骂说道:

    用自己的双手挣来的,永远值得赞美!

  20. 柯南说道:

    真希望少平和晓霞结婚

  21. 南宫竹荀说道:

    少平好搞笑,劳动致富

  22. 匿名说道:

    想要得到什么东西必须自己去努力争取!

  23. 说道:

    开始的时候比较喜欢孙少安现在比较喜欢孙少平

  24. 李永海说道:

    青春激励,永不言弃!少平,田晓霞,好样的

  25. 春天的风说道:

    “他咳嗽一声,别人也要注意倾听,似乎里面包含着什么奥妙。”只有劳动才能使人在生活中强大。

  26. 匿名说道:

    不论什么人,最终还是要崇尚那些能用双手创造生活的劳动者。

  27. 白云飘飘说道:

    用劳动掠夺他们的财富,成为征服者。说的太好了!正好劝告那些不爱劳动的人们。有教育意义,

  28. 三草先生说道:

    干什么事情都要吃得苦,耐得住寂寞。

  29. 醉卧沙场说道:

    它用劳动掠夺了他们的财产,
    在那个尊重劳动的时代

  30. 匿名说道:

    悲剧,其开头往往是喜剧。这喜剧在发展,剧中人喜形于色,沉缅于绚丽的梦幻中

  31. 绳子说道:

    那些情书后面的标点符号都是有感情的,深有体会啊

  32. 匿名说道:

    错字一堆

  33. 3088342901说道:

    孙少安,你是最棒的!

  34. 3088342901说道:

    少平

  35. 孤独的人说道:

    悲剧,其开头往往是喜剧

  36. 匿名说道:

    少安,加油。。。

  37. 匿名说道:

    无uuuuuuuuu

  38. 独孤九剑说道:

    只有劳动才可能使人在生活中强大。不论什么人,最终还是要崇尚那些能用双手创造生活的劳动者。

  39. 匿名说道:

    只有劳动才能实现自我存在的价值,劳动可以改变命运!

  40. 小小的世界说道:

    劳动最光荣,一句老生常谈的话,其实暗藏玄机啊,少平懂得了,我却有些迷茫,做着现在这个制约我发展,制约我思想,制约我思想的工作,我很不开心,每天都会为了那个所谓的概率和那不可能实现的概率而煎熬,哎,少平啊,要是能有你一半的能力就好了,我也明白,这一切都不会有人白给你,只能靠自己去争取,别无它法。晓霞的命运作者似乎已经订好了,不过,我还是希望那一天再晚些到来,少平的身影也在我的脑海里越来越清晰了。

    • 匿名说道:

      是啊 他两注定是不会在一起的。但是少平也在极力争取,不知道少平失去她会是什么样子。情况会有所改变? 谁又能知道?

  41. 婉璐说道:

    无论把少平放在哪个位置,他都会把本职工作做好,因为他想到的是他的家,父亲 妹妹 还要为父亲箍两三孔新窑洞。他要把这窑洞箍成双水村最漂亮的!证明他孙少平决不是一个没出息的人!他要独立完成这件事,而不准备让哥哥出钱——这将是他个人在双水村立的一块纪念碑!这是他的梦想,他一直为他的梦想努力!

  42. 匿名说道:

    悲剧,其开头往往是喜剧。 他两的爱情注定是以悲剧结尾…..

  43. 麻辣小龙虾说道:

    靠劳动去征服!

  44. 90后工地狗说道:

    阶级依然存在,贫富依旧会越来愈大,静下心来做做事。

  45. 匿名说道:

    对于这些人来说,孙少平给他们上了生平极为重要的一课——如何对待劳动,这是人生最基本的课题。
    劳动创造财富,不仅是体力劳动,还是脑力劳动,社会要树立这样正能量的价值观。不能靠投机取巧。

  46. 匿名说道:

    踏实劳动,只要有付出就会有收获,道理浅显易懂!

  47. 千里冰封说道:

    劳动,世界是路遥作品中频繁出现的词汇。劳动致富才能在平凡的世界不平凡。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