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三部 第36章

所属目录:平凡的世界 第三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伟大的生命,不论以何种形式,将会在宇宙间永存。我们这个小小星球上的人类,也将继续繁衍和发展,直至遥远的未来。可是,生命对于我们来说又多么短暂,不论是谁,总有一天,都将会走向自己的终点。死亡,这是伟人和凡人共有的最后归宿。热情的诗人高唱生命的恋歌,而冷静的哲学家却说:死亡是自然法则的胜利……是的,如果一个人是按自己法则寿终正寝,就生命而言,死者没有什么遗撼,活着的人也不必过分地伤痛。最令人痛心和难以接受的是,当生命的花朵正蓬勃怒放的时候,却猝然间凋谢了。

人类之树谁知凋落了多少这样的花朵。冷落成泥,只有香如故……

美丽的花朵凋谢了也是美丽的。

是的,美丽。美丽的花朵永不凋谢;那花依然在他心头开放……

瞧,又是春天了。复苏的万物就是生命的写照。从矿区望出去,山野里到处都是盛开的桃花、杏花、梨花;一片如霞的绯红,一片如玉的洁白。小河边泛出了淡淡的浅绿。祭坟的纸钱在暖洋洋的春风中飘飞。矿医院后面的山湾里,间或传来上坟妇女如怨如诉的哭泣,犹如在唱一支眷恋往昔的歌。

这是一个伤感而断魂的季节……孙少平上井以后,洗完澡换好衣服,便一个人走出喧腾不息的矿区。他看起来比过去消瘦了一些,眼神和脸色却更加严峻,头发总是被汗水卷曲得零零乱乱。他匆忙而专注地走着。似乎要摆脱什么,抑或在寻找什么;又象是有谁在召唤他。

象通常那样,他从矿部那个小坡上走下来,走过黑水河上摇曳着绿枝的树桥,爬上了对面的山,不停留地一直走向山野深处。然后,他随意在某个无人处停下来,或坐,或躺,或久久地驻足而立。

多少日子来,他天天都是如此。

现在,已是下午了。他斜躺在一片草地上,出神地看着眼前几朵碎金似的小黄花。偏西的太阳温暖地照耀着山野。春风柔得似乎让人感觉不到。周围没有任何一点声响。过分的寂静中,他耳朵里产生了一种嗡嗡的声音。这声音好象来自宇宙深处,或沉闷,或尖锐,但从不间隔,象某种高速旋转的飞行器在运行。而且似乎就是向他飞来了。

他久久地躺着,又象往日那样,痛不欲生地想着他亲爱的晓霞,思维陷入到深远的冥想之中,眼前的景色渐渐变成了模糊的缤纷的一片,无数桔红色的光晕在这缤纷中静无声息地旋转。他看见了一些光点在其间聚集成线;点线又组成色块;这些色块在堆垒,最后渐渐显出了一张脸。他认出了这是晓霞的脸。她头稍稍偏歪着,淘气地对他笑。这张脸是有动感的,甚至眼睫毛的颤动都能感觉到。嘴在说着什么?但没有声音。这好象是她过去某个瞬间的形象……对了,是古塔山杜梨树下那次……他拼命向她喊叫,但发不出声音来。不然,她肯定会看见他的泪水了。无论怎样无声地喊叫,那张亲爱的笑脸随着色块的消失,最后消失在了那片缤纷之中……

不久,连这片缤纷也消失了。天空,山野,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他还斜躺在这块草地上。寂静。耳朵里又传来了那嗡嗡声。不过,这嗡嗡声似乎越来越近,并且夹带着哨音的尖锐呼啸。他猛然看见,山坳那边亮起一片橙光。那嗡嗡声正是发自那橙光。橙光在向他这边移来。他渐渐看清,橙光中有个象圆盘一样的物体,外表呈金属质灰色,周围有些舷窗,被一排固定不变的橙色光照亮;下端尚有三四个黄灯。圆盘直径有十米左右,上半部向上凸起,下半部则比较扁平。

圆盘悬停在离他二十米左右的地方。那东西离地面大概只有几厘米。

他看见,从圆盘中走出了几个人,外形非同寻常,少平畏惧地看见,那些人只有一米二三高,脑袋上戴着类似头盔的东西,背着背包或者说是箱子;其颜色和头盔相似,是暗灰色。从背包上部伸出一根套管,经过脖颈与头盔相连。另一根似乎更细的套管同那些人鼻部与背部的背包相联。一共三个人。他们一走出圆盘,便用一个成反T子形的仪器,似乎在勘察地面。仪器两侧不时射出闪光,象电焊发出的电弧光一样。

他们发现了我吗?他想。

他索性咳嗽了一声。那三个忙于“工作”的人回头看了看,两个人继续开始干活,没有理他;而另外一个人却向他走过来。他得到了心电感应:“你不必害怕。”

那人站到了他面前,他看见,这人两只眼很大,没有鼻子,嘴是一条缝。手臂、大腿都有,膝盖也能弯曲,戴一副象是铝制成的眼镜。身上有许多毛。脚类似驴和山羊那样的蹄子。

“你好!”这个人突然开口说话了,而且是一口标准的北京普通话。

孙少平吓了一大跳。不过,由于他说的是“人”话,这使他镇定下来。

他立刻产生了很想和这个人交谈的愿望。

他问:“你们来自哪里?”

“我们来自银河系,就是你地球人说的‘外星人’。”“我读过几本有关外星人的书,说你们用心电感应和我们沟通思想。是这样吗?”少平问。

外星人:“是,我们能这样。”

孙少平:“你们能猜测我们所思考的问题吗?”外星人:“那当然。不过,一般我们不想进入别人心中。

如果这样的话,我们连没有必要知道的事都知道了。”孙少平:“那么说,刚才我见我死去的女朋友,这是你们为我安排的?”

外星人:“是的。你思念你女朋友的念力太强大,使得我们不得不捕捉。我们同情你,就用我们的方法让你看见她。我们储存着地球上所有人的资料。”

孙少平:“你能让她再活过来吗?”

外星人:“不能。连我们对自己的生命也做不到这一点。不过,我们的寿命很长,平均年龄要超过两千岁,当然是换算成地球标准的年龄。”

孙少平:“那么你多少岁了?”

外星人:“换算成你们的年龄是六百岁。在我们那里,算是年轻人。按你们这个国家的新说法,可以属于‘第三梯队’。”

孙少平:“就我们看来,活得那么长,这已不是生命,而只是一种灵魂的存在了。”

外星人:“对,也不对。某些生命达到了高度完美,精神就不再需要物质肉体,就好象是生活在纯粹的精神世界。因此用你们进化论的水准实际上不可能与他们接触。”孙少平:“你的中国话说得非常好……”

外星人:“地球上自古到今的所有语言我们都懂。我们有这些语言的完整资料,学习某种语言用不了几天,一种特别装置把我们和类似电脑的东西连接起来,这些语言就象出自本心一样,自动就说出来了。我现在可以用黄原方言和你交谈。”

孙少平:“你们对地球抱什么态度?是好意还是恶意?”外星人(用黄原方言):“大部分外星人从不加害于你们。当然,太空中也有个别邪恶的生物,把你们抓回到他们的星球做杂工。你们地球历史上常有大量人集体失踪的事件。你可能不知道,美国一位专门研究超自然现象的专家自赖特·史德加博士,就写过一本《奇异的失踪》的书,收集了不少集体失踪事件,所牵涉的人数,由最少十二人到最多四千人……”

孙少平:“呀,你的黄原话简直让我感到象老乡一样亲切!那么,我想问,你们的飞碟为什么降落在这地方?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外星人:“我们对地球上这一带的地质情况很感兴趣。我们想了解这里在地球第四纪以前所形成的基岩情况。你们也已经通过古地磁测定而知道,整个黄土高原至少从更新世纪起,就已开始堆积,按你们的时间算,距今已二百四十万年了。从那时以来,在整个第四纪期间,黄土沉积面积逐步扩大,形成了大面积连续覆盖,将第四纪前形成的基岩,除高耸的岩石山地之外,大都掩埋于其下了……”

孙少平:“老实说,我不太懂这些。你们一定都是无所不知的超人吧?有部美国电影就叫《超人》,是描写你们怎样完美无缺而力大无穷的。”

外星人:“这是浪漫的美国人的幻想。我们不是超人,也决非十全十美,和你们一样必须不断进化。当然,我们要比你们先进得多。我们的祖先和我们都对不断发达的地球人承担着某种义务,想对你们的某些人用心电感应来给予帮助,使你的人种进化更高的阶段。我们已经为你们做过许多事,不过你们不得而知罢了。”

孙少平:“那你们为什么不和地球上的各国政府接触呢?”外星人:“很遗撼,你们地球上的许多政府都被少数人占有。如果他们获得我们的技术,就会情不自禁想支配整个地球。我们绝不相信这些少数人能维持地球的秩序。他们连自己国家的和平都维持不了,怎么可能维持全球的和平呢?”孙少平:“噢,对了,我还想告诉你,我的妹妹在大学学的正是有关于天体物理的课程……”

外星人:“那里的情况我们知道。尽管那些课程过于原始和简单,但你妹妹无疑将是你们国家最为出色的天体物理学专家之一……”

孙少平还想问外星人一些问题,但他突然举起毛茸茸的胳膊前后摆了摆——这大概是他们和人告别的方式,就转过身向另外两个同类走去。紧接着,他们就钻进那个发橙光的圆盘中了。嗡嗡声越来越强烈,类似一种发动机加速的声音。飞蝶下面立刻喷射出巨大的火焰——不,不是火焰,是一片黑暗……

……孙少平从草地上睁开眼,发现天已经全黑了;夜空中星星在闪烁着,一弯新月正从山坳那边升起来。

他心惊地一下子坐起,从头到脚淌着冷汗他有一种跌落在地的感觉。发生了什么事?他问自己。刚才那一切是真实的,还是他做了一场梦?

他肯定了这是一场梦。他曾在妹妹那里拿过几本有关飞碟的书,里面就有许多这样被称作为“第三类接触”的事件。他多半是把这些类似的事件带进了梦中。

可是,他心中又隐约地怀疑,这是否就是梦境?是不是他也真的发生了“第三类接触”?他睡了多少时间?他赶忙看了看手腕,发现没有戴表。要是戴表就好了,他可以知道是否“丢失”了时间。他记得他躺在这儿的时候,还是下午,现在天已经黑了。那么,时间没有丢失?这的确是一场梦?可一切为什么又那样具体,那样有头有尾?

孙少平环顾四野,一片苍茫,一片荒凉,只有归巢的鸟儿在昏黄的天色中发出叽叽喳喳的鸣叫声。

他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怖,他一闪身站起来,摸索着向矿区那面的山岗跑去——他要很快看见灯火,回到人们中间去!

他紧张地气喘吁吁跑到了黑水河上面的地畔上。

对面,一片壮丽的灯火展出现在了他眼前。选煤楼发出隆隆的声响,火车喷吐着白烟,鸣叫着驶过了矿区,俱乐部门前的体育场上,看电影的人群正喧哗着在入场。

他喉咙里堵塞着一团哽咽,静静地望着对面的景象,现在,他终于又回到了生活的现实里;而在此之前,当那个圆盘出现的一瞬间和接下来的遭遇,几乎彻底粉碎了他迄今为止的世界观……

不过,假如他真的经历了所谓的“第三类接触”,那么他就又一次看见了晓霞,和她重逢了。这已使他感情上获得了很大的安慰。即便是个梦,也很好。能在梦中和亲爱的人相逢,也是幸运的;他早就盼望能做这样的梦。但愿这样的梦还能出现。

当然,最好不要再出现“外星人”了。无论他们有多么先进和发达,但他还是热爱他生存的这个星球,热爱着人类的生活——尽管生活中有这么多的磨难和痛苦……孙少平从这块地畔上慢慢地转到沟里,然后走过了黑水河上的树桥,返回了矿区。

他一路上想:要不要把他今天的遭遇说给妹妹听呢?她或许能判断这是梦还是“第三类接触”。

他很快打消了这个想法。他自己和这个世界都已经够乱了,何必再为自己和别人制造精神混乱呢!

无论这属于什么,都已经过去了。

其实,就是“第三类接触”又有什么了不起!他相信茫茫宇宙中,地球上的生命绝不是独一无二的!兰香对他说过,整个宇宙就仿佛是个宽阔无比的化学实验室;在这个实验室中随时都可能产生生命物质。既然外星体有更高级的文明,那里的人就完全可能作客于我们的星球。他孙少平接触了又怎么样?他还是他,地球还是地球;生活依然照旧,什么也不会改变;他仍然要为生存奋斗;要劳动、吃饭、睡觉;该笑时会笑,该哭时会哭;就是今天晚上,十二点钟还得准时换上臭烘烘的工作衣,坐着铁罐笼到井下去掏炭……但是,无论这是一场梦还是别的什么,他感到今天这场“经历”无形中打破了他思维已经达到的疆界,使他能以更广阅的视野来看待生活和生命了。

生活总是美好的,生命在其间又是如此短促;既然活着,就应该好好地活。思念早逝的亲人,应该更珍惜自己生命的每个时刻。精神上的消沉无异于自杀。象往日一样,正常地投入生活吧!即便是痛苦,也应该看作是人的正常情感;甚至它是组成我们人生幸福的一个不可欠缺的部分呢!夜晚,当孙少平从宿舍走向区队办公楼准备下井的时候,一路上望着矿区闪烁的灯火,望着满天繁密的星斗,猛然感到了一种突发的激动,以致都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了。

下一章:
上一章:

78 条评论 发表在“第三部 第36章”上

  1. 莲子心说道:

    是啊, 美丽的花朵凋谢了也是美丽的。就让这美丽的花朵在你的心头绽放吧!
    生活总是美好的,生命在其间又是如此短暂;既然活着,就应该好好地活。思念早逝的亲人,应该更珍惜自己生命的每个时刻。精神上的消沉无异于自杀。

  2. 匿名说道:

    怎么每天上班都是十二点

  3. 真心爱你说道:

    这让我看得有点匪夷所思,怎可能?路遥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

  4. 会飞的蜗牛说道:

    路遥在这章节安排让少平出现这样的幻觉,难道是。。。。。。。。。。。。。。不敢想象,只希望少平能够平平安安的生活,好人一生平安!

  5. 亡民说道:

    太扯了!!还外星人。。。惆怅!

  6. 读者说道:

    思念一个人是一件甜蜜而又痛苦的事情

  7. 匿名说道:

    出现了外星人,路遥想表达什么,也许只是想提示我们应能更广阔的眼界看待这个世界….是啊,对于逝去的亲人,我们除了怀念,唯有更珍爱自己的生活~~~

  8. ......说道:

    挺好的
    路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其实整本书一直在透露着这样的信息,

  9. 匿名说道:

    伟大的生命,不论以何种形式,将会在宇宙间永存。我们这个小小星球上的人类,也将继续繁衍和发展,直至遥远的未来。可是,生命对于我们来说又多么短暂,不论是谁,总有一天,都将会走向自己的终点。死亡,这是伟人和凡人共有的最后归宿。热情的诗人高唱生命的恋歌,而冷静的哲学家却说:死亡是自然法则的胜利……是的,如果一个人是按自己法则寿终正寝,就生命而言,死者没有什么遗撼,活着的人也不必过分地伤痛。最令人痛心和难以接受的是,当生命的花朵正蓬勃怒放的时候,却猝然间凋谢了。

  10. 匿名说道:

    生活总是美好的,生命在其间又是如此短促;既然活着,就应该好好地活。思念早逝的亲人,应该更珍惜自己生命的每个时刻。精神上的消沉无异于自杀。象往日一样,正常地投入生活吧!即便是痛苦,也应该看作是人的正常情感;甚至它是组成我们人生幸福的一个不可欠缺的部分呢!

  11. husia说道:

    我觉得这段外星人表达了少平对小霞的思念太过强大,以至于出现幻觉见到“万能”的外星人企图使小霞复活,而他整天这么萎靡不振,打乱了正常的生活,以至于时间观念都没有了,也许这次幻觉就是要解脱精神上的痛楚吧。

  12. 糊涂说道:

    我以为少平会消极下去,没想到他是如此坚强,真是让我受益匪浅的一本书

  13. 祥熙说道:

    少平好样的!

  14. chwonderh说道:

    思念 是一种病。

  15. 耕读岁月说道:

    冥冥中,是小霞在以‘‘外星人’’的身份,帮助少安吗?

  16. 疯狼说道:

    生活还是要继续

  17. 我了个啊说道:

    看到外星人。。。我以为这章是别人杜撰的了,路遥肯定是要借此表达什么的,但说实话,放到这篇小说里就有些无厘头了啊

  18. 木西早说道:

    不是活着,而是生活着。

  19. 拜拜说道:

    看到外星人那一段,觉得个人的情感都不是那么重要了,精神上的消沉无疑于自杀

  20. 旭许小米说道:

    精神上的消沉无异于自杀 今天心情很不好 因为录取要等待征求志愿了 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很是心疼 但心痛也无用了 不能消沉

  21. 旭许小米说道:

    不能消沉

  22. cwf说道:

    这章竟然出现了外星人,路遥到底想表达什么,想突出自己的学识渊博还是想表现少平对晓霞的思念?????

  23. JUNE说道:

    少平的出路在哪?我一个大学生的出路又在哪?

  24. 靳培宇说道:

    为什么写得这么惨

  25. 平凡的人说道:

    怎么感觉这章乱七八糟的

  26. 西岭说道:

    作家可能意在提示读者,现实与理想,现实与超现实的距离有多么遥远 吧,这是“平凡的世界”嘛

  27. 匿名说道:

    精神的寄托啊

  28. 墨玉麒麟说道:

    无语了,先是晓霞草草牺牲现在又扯到外星人,总觉得晓霞应该没死~

  29. 伊茗菁荏说道:

    精神上的消沉无异于自杀。

  30. 小爱说道:

    我想说任何时候单纯和努力生活的人们都是最伟大的!纯朴的人最可爱!

  31. 路遥你真行说道:

    我擦嘞 这外星人这段 到底想说明啥呢

  32. Lee说道:

    既然活着就应该好好的活,应该珍惜生活的每一个时刻。

  33. 匿名说道:

    每次读此文我都会泪流满面

  34. 匿名说道:

    作者是想借此表达孙少平对田晓霞那种无限浓重的思念 还是想隐喻什么

  35. 匿名说道:

    这是思念一个人的思维出现想象

  36. 小岔…:说道:

    真他妈想知道新版电视剧这段要怎么拍?

  37. 小李说道:

    通过两类不同生命形体的存在、感悟生命、淡化悲伤。

  38. 大漠苍茫说道:

    路遥又糊涂了!

  39. 匿名说道:

    真是沒人懂了,太孤獨了,為什麼走得那麼遠呢。身在炼獄,心却在天堂。

  40. 笔下墨之魂说道:

    人生起起伏伏,消沉也还,痛苦也罢,最终都还是要认真生活。

  41. 天域长风说道:

    晓霞和少平的爱情在那个年代必然是悲剧!如果晓霞不牺牲,接下来爱情和现实,恐怕路遥也没办法突破环境!

  42. 匿名说道:

    觉得奇怪的人其实没有读懂,外星人出现正是路遥对人生的思考

  43. 匿名说道:

    真希望晓霞没死,希望她能和少平在一起,晓霞是深刻理解少平的

  44. 匿名说道:

    这只少平的一个梦,路遥可能想用这个梦映衬少平对小霞离开后的想念 另提到一小部分人 是不是对高层里有不满

  45. 台湾人说道:

    竟然还有这种事

  46. 说道:

    精神上消沉无异于是自杀。
    这句话对我触动最大,当一个人的精神强大了何惧悲伤、离别?当精神的消沉了又和自杀有什么区别?

  47. 彩虹雨说道:

    晓霞人虽离开了人世,离开了少平身边,但她活在少平的精神世界。我想作者就是借外星人表达出来,另外还借外星人来传递对统治阶级的不满吧。

  48. 彩虹雨说道:

    晓霞人虽离开了人世,离开了少平身边,但她活在少平的精神世界。我想作者就是借外星人表达出来,另外还借外星人来传递gengshendehanyi

  49. 匿名说道:

    少平捡起你的书籍,重新学习,混得出人头地!让那边的晓霞因为有你而更加自豪吧!

  50. 独自爱说道:

    外星人,,,吓死我了(。ò ∀ ó。)。总之少平对于小霞的感情体现出来了。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