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作品集
分享到:

第二部 第1章

所属目录:平凡的世界 第二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黑色的新式“伏尔加”小轿车在茫茫的春雨中穿过绿色海洋般的中部平原,由北往南,向省城飞驰而行,车轮在积水的柏油路面溅起一溜白雾。黄土高原边缘地带的冲积阶地和两级台原,象一抹荒凉的海岸线消失在了北方遥远的天边。透过车窗,从辽阔的平原上望过去,南方巍峨的横断山脉渐渐出现在视野之内。一列列钢蓝色的山峦象大海中的舰队一般威严;突兀的峰巅之上,隐约可以了见那白皑皑的积雪。

小汽车在奔驰。绿色。还是绿色。无边的绿色中,有时会闪过一片绯红或一方金黄——那是大片返青的麦田中盛开的桃花和油菜花。温暖的春天从中国的南方走来,开始用生命的原色装饰北方的大地了。

绿色中飞驰的小车急速绕过一个抛物线似的大弯道,把弧线内一座巨大的化工厂甩在后面,重新转入笔直的路面,在平原上继续向南飞奔。道路两旁晃过一排排青杨绿柳,那枝叶被雨水洗得油光鲜亮;成对的燕子翻着低掠过雾气腾腾的麦田,用它黑色灵巧的剪刀裁剪密麻麻的雨丝……乔伯年沉默地坐在车内,对原野上的一派春光并不特别在意。他不是诗人,也不是游客,看来无心观赏这撩拨人的飞红流绿。

实际上,在这个头发斑白的人眼里,此刻车窗外依次出现的只是内陆省的三种截然不同的地貌。北方那消失了的一抹黄色,就是荒凉的黄土高原。那里沟壑纵横,土地被流水切割得支离破碎,面积却要占全省版图的百分之四十五。这季节那里仍然是一望无际的荒凉——他出生在那里,闭住眼也能看见故乡一年四季的景象。

展现在眼前的这几百里绿色平原,当然是全省的“白菜心”了。这块肥得流油的土地,也曾经是中国历史上的“白菜心”——散布在平原上那一个个小山似的古代帝王的坟冢就是证明。不过,对于全省来说,这块风水宝地毕竟太小了,面积只占百分之十九。

南边云雾缭绕的蔚蓝色山峦,是亚细亚两个庞大水系的分水岭。那里土壤单薄,怪石嶙峋,属半封闭状态的贫瘠山区。

中间一点“白菜心”,周围全是“菜帮子”,这就是本省大自然的写照。多少年来,南北广大山区的千百万人,连起码的温饱问题都没有解决。正因为如此,他,刚上任不久的省委书记,此刻哪有心思把这大自然的风光看成是一幅五彩画图呢?他深知这些美妙画面的后面隐藏着什么样的景象。他深感责任重大。他的心情是沉重的。是啊,二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三千万人口哪!

省委书记坐在车内,罗着腰,只是沉默地一支接一支抽烟,他身躯高大,但并不壮实。脸色是黝黑的,皮肤已经失去了光泽。颧骨和前额都很突出,整个头颅象一块粗糙的岩石。头发已经斑白了。并且脱得稀稀疏疏。

这样的人物,面部总会有一些特点——乔伯年的特点主要表现在眼睛里。即使是缺乏睡眠,这两只眼睛也总是充满了活力和机警,并且象年轻人一样闪烁着锐利的光芒。当然,如果走起路来,那神态就更象一个小伙子。

其实他已经五十八岁了。他原来的身体倒不象现在这样瘦削——当年曾经象运动员一样健壮哩。可惜一副好身体在“文革”的牛棚和监禁中耗费了大半。唉!那时间,他本以为,自己的后半生就要在“牛圈”里窝囊地结束了,而不能再出去为人民拉犁耕作。谁能想到,在他接近花甲之年,中央却把这么重大的责任交给他来担当。

责任的确是重大啊!他在上任前就充分估计到了这里工作面临的困难性。但一进入实际环境,困难比想象到的更为严峻。

可是话说回来,如果没有困难,此地一片歌舞升平,那要他乔伯年来干啥?党不是叫他来吃干饭的,而是叫他来解决困难的!他意识到,这是他一生中最重大,也许是最后一次为国为民效大力的机会了。他决不能辜负中央的希望和信任。记得离京前,中央一位老领导特意找他谈话,鼓励他放开手脚工作,以便迅速打开这个省的落后局面。他是有信心的。去年底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整个国家做出了历史性的总结,同时又展示了辉煌的发展前景。他强烈地意识到,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开始了,而眼下又是一个艰难的转折阶段:既要除旧,又要布新;这需要魄力,需要耐力,需要能力,需要精力,当然也需要体力——尽管这一切他乔伯年都不够,但他自信他的生命还具备最后的爆发力!

他是在中央任命后第二天就到这里上任的。只有多病的老伴和他同行而来。他们几个大点的孩子都已经在北京参加了工作。小女儿倒正好前年考上了这个省会的一所全国重点大学,能和他们团聚了。他老伴浑身是病,这几年除自己不能照顾家人,还要家人照顾她。亲爱的秀英在“文革”中他被监禁后,一边工作,一边拉扯孩子,还要为他的命运焦虑——积劳成疾啊!没有秀英,他说不定也就早垮了。尽管他眼下工作繁重,又一大把年纪,但只要有空子,他就尽力照顾老伴。小女儿虽然在这个城市,但不能让孩子耽误学习回家来侍候她妈。新来的保姆是个农村姑娘,刚到几个月,还有些拘束,家务活上有时还得要他给这孩子当助手……省委书记在车里一边抽烟,一边静静地望着车窗外绿色无边的麦田。蒙蒙春雨中,农人们戴着草帽,正在大田里抡看胳膊抛撒化肥。这场雨太好了,正赶上了农时。不知道北边和南边的山区下没下雨。他在心里说:“老大爷!最好给那两个地方多下一点雨吧!没有办法,我们现在很大程度上还要依靠你吃饭哩!

是的,南北两个山区一直是乔伯年最为关心的地方。他到职后最先跑的就是那两个地方。这是他工作的重点。跑一跑,更心焦。那里农村的贫困已经可以宣布为紧急状态。但最令他心焦的是,越是贫困落后的地区,那里的领导往往受“左”的思想影响越深,脑筋也更僵化。改变那里的极度贫困状况首先要改变那里的领导状况。这是最咬手的问题。他已经让省委主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石钟同志尽快提出意见,调整和加强南北几个地区的领导班子……乔伯年用指关节揉揉太阳穴,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他感到眼睛有些肿胀,很想在车里迷糊一阵,但就是睡不着。昨晚在省农业科研中心开了半晚上会;会完后又失眠了很长时间。他现在很困惫,但又很清醒。

他是昨天上午到达位于黄土高原和中部平原接壤处的这个著名的农业科研中心的。本来他很早就想到这里跑一趟,但一直挤不出时间来。他对这个农科中心抱有极大的希望。这里有农学院、林学院、省农业科学院等十几个科学研究和教学单位,拥有科技人员三千多人,仅教授和副研究员以上就有二百五十人左右,真正是人才荟萃之地——这在全国也是不多的。毫无疑问,今后全省农业的大发展,必须发挥这个科学中心的作用。

昨天出发时,他准备当天就返回省城——因为省上还有一些急迫的问题等待他解决。但他却推迟到今天下午才回来。

这个农业科研中心的所在地仅是一个小镇,几千名科技人员的生活一直存在严重问题。粮、菜、煤、水和各种生活需要根本不能保障。他昨天一到那里,科学家们就纷纷诉苦。他立刻决定晚上召开有关方面负责人紧急会议,研究解决办法。除过先临时采取了些措施外,他准备返回省里后,着手研究将这里的镇一级建制改为县一级建制,以便更好地解决这个远离大城市的科研中心在后勤方面的问题。尽管这两天他又跑路又熬夜,疲惫不堪,但他高兴的是他没有虚行这一趟。

现在,汽车已快要到省城了。南面逶迤的山岭已经显出他清晰的面目,如同屏风一般立在天边。城市依傍着南岭,在广大的平原地区展开,此刻在春雨中灰漠漠一片看不见从东到西的边沿。

汽车驶过郊外大片的蔬菜地和工厂区,进入了市内。

这季节的白天仍然是短暂的。当汽车上了二十华里长的解放大道时,天色已经接近黄昏。加之天阴得很重,城市实际上已开始了它夜晚的生活。

路灯映照着积水的街道,象一条条灿烂的银河。两边的人行道挤满了匆匆行走的人群,各种雨伞组成了一望无际的“蘑菇林”。主干道上穿梭着各种车辆;一个接一个的叉路口,红灯绿灯在交替闪烁。

“伏尔加”的速度慢了下来。

乔伯年侧过脸,看见外面几乎每一个公共汽车站,都涌满了黑鸦鸦的人群。有的车站好不容易来了一辆车,车上车下挤成一团,迟迟开不走。他知道人们在这大雨天挤不上车是什么滋味;他也知道这些人在抱怨,在咒骂,一片叫苦连天。

他在车里叹了一口气。

汽车终于折进了省委大院,缓缓地滑到了他的家门口。

这是一个空荡荡的院落,有一座二层小楼。这是省委大院里比较陈旧的一所住家宿舍。乔伯年到职后,省委办公厅把他安排在已调到中央的原省委书记住的地方——那里条件当然要好得多。但他就看上了这地方。一来这地方闲置着,二来有个大院落,他还能在其间营务点什么庄稼。他有个癖好,爱在自己住的地方种点玉米什么的。在他看来,即使从欣赏的角度来说,庄稼比之名花异草却有一种更为淳朴的美感。

乔书记走进自己的小院子,不免惊讶地愣住了。他看见一些人正在他的院子里移花栽草,忙乱成一团,对他来说,这是一种破坏,而不是美化。

“谁让你们移栽这些东西呢?”他问其中的一个人。“张秘书长”。那人回答他。

“你去叫他到这里来一下。”

那个人走后,他对其余忙碌的人说:“你们不要搞了,这些花草从哪里移来的,再移回哪里去。”

这些移花栽草的人都停止了干活,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他们把什么弄错了。

这时候,省委常务副秘书长张生民来了。

“谁叫你在我的院子里搞这些东西的?”他问张生民。门牙不知怎么缺了半颗的张生民,咧开嘴难为情地笑着,吐字不清地说:“我寻思你院子里光秃秃的,因此就……”“我准备在这地方种点庄稼呀!”

种庄稼?张生民和其他人都楞住了。

秘书长只好叫众人把这些花草又移走了。

乔伯年这才进了家门。

他先上了二楼的卧室。

秀英正在床上躺着。她没说什么,象往常一样,只冲他笑了笑。这笑容使他浑身一下子松宽下来。他现在才感到瞌睡得要命。真想马上在她身边躺下来迷糊一阵。

但他还有许多事要做,不敢睡着了。再说,还没吃晚饭呢。

他问老伴:“没什么吧?药吃了没有?”

“没什么,晚上的药还没吃。”

他在起居间洗了一把脸,就走到楼下的会客室里。保姆小陈给他沏了一杯茶。他抿了两口,就走到厨房里,准备帮小陈洗菜,结果被小陈硬拦住了。他就又动手为秀英熬中药。因为老伴多年生病,他已经是个“老熬家”了,熬药的经验很丰富,足可以编一段“熬药三字经”。只要他在家,秀英的中药都是他亲自熬他把砂锅放在火上,和小陈开始拉呱起了家常。他东拉西扯,询问她家里的各种情况。小陈是位初中毕业的农村姑娘,刚到他家来,大概因为他是“大官”吧,这孩子一直克服不了拘谨。他想尽量使她很快随便起来,就象自家人一样,比方说,他在家里做错了什么,她也敢批评和纠正他,就象他的小女儿虹虹对他一样。

当他把第二遍中药掺好凉水重新放在火上后,突然记起了一件事。

他很快出了厨房,来到电话间,迅速要到了张生民。他让生民通知市委和市上一些部门的负责人,明天早晨上班前都到省委来。他告诉生民地要这些负责同志来干什么。不过他让生民先不要给市上的领导说明。

明天要做的“文章”,是他刚才在汽车上“构思”的。

乔伯年打完电话后,先看着让秀英吃完中药,然后自己才开始吃晚饭。

他还没吃完饭,门铃就响了。他知道,今晚的第一批客人已经登门了。

小陈领进来的是省委副书记石钟。老石是来和他谈南北几个地区领导班子调配问题的。同来的还有省委组织部长和组织部干部一处的处长,他们见他还端着碗,就劝他吃完饭再说。

乔伯年一边吃,一边把他们领进会客室,说:“吃着谈着!形象是有点对不起大家,但这是在家里,你们都不是生人嘛!”几个人都和他一起笑了。

当老石他们给他谈起黄原地区领导班子的考察情况时,提起一个叫田福军的人,说这个干部威信很高,而且很有能力。

“田福军?”乔伯年停下筷子,瞪住眼睛想了半天,说:“这个人我好象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了……几位管组织的同志谈完情况后,他接着指示他们再做详细的考察工作,以便很快提交省委党委会讨论。

老石他们告辞后,他家里先后又来了四五批客人。有谈工作的,有反映问题的,也有来告状的。有些是他事先约好的,有些谁知是从什么门道里闯进来的……直到十二点,他才从烟雾腾腾的会客室出来,摇摇晃晃地上了二楼,走进自己的卧室。

太累了!他躺倒在床上,顾不得和秀英打个招呼,头一挨枕头就迷糊了。他隐约地听见自己在呻吟。他感觉到了那只温热的手关切地放在了他的额头上。他只来得及在心里对老伴说:“我没发烧……”就睡得什么也不知道了。

下一章:
上一章:

50 条评论 发表在“第二部 第1章”上

  1. 唯一说道:

    好官乔伯年

  2. Kingna说道:

    乔伯年,这位爱在院子中种庄稼,不爱移花栽草的习惯是不是和田福军的老丈人有共同的爱好呢?似乎也拉近了与田福军的关系。等待田福军官复原位或更高的日子。

  3. 疯狼说道:

    第二部开场就来了个大官,他似乎年纪大了,体力不足了。一个省的老百姓都等着一个人能够带领着他们脱离贫困。而我们的这位官能做到呢?

  4. chwonderh说道:

    每个官都像他一样的话中国现在都不知道要好多少倍啊!

  5. 耕读岁月说道:

    人们的好公仆就是乔伯年这样的

  6. “芳”片格子说道:

    “喬伯年”這人物敘述 真是開門見山吶!不過也是第一部的過度!不錯!

  7. mc丶再见说道:

    这一节不好看呢。

  8. 木西早说道:

    这章不错,即使看不懂。

  9. 我读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是平凡的世界说道:

    和第一部没联系啊

  10. 丶江流儿说道:

    我跟乔大叔一样喜欢庄稼胜过花

  11. 西岭说道:

    田福军可能被好官重用大显身手

  12. 晶晶晶说道:

    真真实实的生活

  13. 星星星说道:

    好官乔伯年

  14. Xaut说道:

    一位能为人民服务的好干部,也能带动像福军一样的好下属干出好的业绩来。

  15. - 彼岸花--说道:

    当时能有几个乔伯年啊??

  16. flutter说道:

    乔博年的原型就是习近平的爸爸习仲勋吧

  17. 匿名说道:

    希望福军可以得到重用,一展宏图。

  18. 与爱同行说道:

    每个官都像他一样的话中国现在都不知道要好多少倍啊!

  19. 中药有毒说道:

    好官来了!田福军马上有事干了。大喜

  20. 黑马说道:

    田福军的春天打了。

  21. 匿名说道:

    原型估计就是白纪年

  22. 匿名说道:

    1984-1985期间陕西省委书记就是白纪年

  23. 喷子说道:

    一个省的面貌改变靠一人?这种现象希望永远不要在中华大地上出现了!

  24. `1`````````````````````1````````QQQQQQQQQQQQQQQQQ```````````````````````````````````````````````````````````````````1`111111111111```````````````````````````````````````111111111说道:

    `B

  25. 说道:

    错 1979-1984的陕西省委书记

  26. 三草先生说道:

    看来要变天了。

  27. 於明庭说道:

    世事要变了!世事要变了!

  28. 说道:

    第二部开篇第一章就出现了好官伯年,是不是预示着改革开放的宏伟蓝图。果真:世事要变了。

  29. Li说道:

    完全看不懂 人物全都对不上号

  30. 匿名说道:

    真是一位好官啊

  31. angle说道:

    估计乔伯年的到来预示着田福军的被重用以及农民的大翻身

  32. 白豆说道:

    世事要变了!世事要变了!

  33. 谁能代替你在我心中的地位说道:

    那个年代的乔伯年少 总归还是有可是当下呢 可叹 可悲

  34. 匿名说道:

    贫穷落后的地方,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的生活状况能否改变呢?字里行间流露的更多的是希望,期望他们的生活越来越好!

  35. 兰兰说道:

    “省部办公厅把他安排在已调到中央的原省委书记住的地方——那里条件当然要好得多。”我就不明白了原省委书记在这个地区干了多年在此地没有干出任何成绩不说还越来越穷,他这么没能力的领导还有什么资格调到中央去,难道他把精力都用在贿赂上级领导了如愿爬到中央去躲避和远离这贫穷的地方,这样的领导不知中央要他干啥?
    领导不在多,只要中央把权力给一位有担当有能力一心想着老百姓为人们干点实实在在的领导就一定会使让老百姓过上好曰子的。就象乔伯年这样的领导到来黄原就有救了。

  36. 命自由我说道:

    还有多少人有当年这些人的品质

  37. 人生就像折子戏说道:

    我去,看完的第一部,咋看不懂第二部了?

  38. 平凡说道:

    好日子要来了

  39. 小小的世界说道:

    一切世事的改变从政治开始,这是中国的国情决定的。

  40. 匿名说道:

    马上开学了

  41. 文登说道:

    这是一部非常好的作品。1988年我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收听了这部作品,参加工作后又先后两阅读部作品,太好了,经典啊!!!!

  42. 婉璐说道:

    9,第一章和第二章有衔接,第一章穷,第二章来个清官制穷。

  43. 大江南北说道:

    乔伯年的原型就是白纪年吧?

    2015年1月15日,陕西省委原书记白纪年逝世,享年89岁。

    资料显示,白纪年一生的经历,都与陕西有关:13岁投奔延安,16岁入党,后来担任陕西省委书记。他是推动陕西农村改革的带头人之一,更是中国共产党执政以来,“第一个用民主推选办法产生的省委书记”。熟悉他的人说:“老白,是个传奇人物,有他的特殊人生。”“老白最大的特点是敢于直言,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有棱有角”。

    白纪年终其一生的个性为:性情刚烈,没架子,只琢磨事、不琢磨人。无论是在战争时期,还是建设年代;无论是做一般领导时期,还是做高级领导时期;无论是生活、工作顺利时期,还是生活、工作坎坷时期,白纪年都能坦荡清白为人,克己奉公。

    “没有架子、没有城府、没有害人之心”。这是与他一起共事的人对他的评价。有同事回忆:白纪年和同事、上下级,始终是“打打骂骂说说笑笑”“到了中午饭点,不论谁说,老白,走,吃油泼面,大家就一起去吃南院门的箸头面,他掏钱”。

    文革中,白纪年被打成彭德怀、高岗、习仲勋和胡耀邦等“黑线”骨干人物,遭到批斗“集训”审查长达7年。

    《白纪年》一书记载,1984年11月,《人民日报》头版报道了陕西民主推选出省委主要负责人的消息,盛赞“陕西省委采取民主推选的办法荐举省委书记,是干部制度改革的一次成功尝试,值得重视和推广。”国内数十家报纸刊物转载,一些国外媒体竞相报道,称:这是中国共产党执政以来,“第一个用民主推选办法产生的省委书记”。

    白纪年早年在青年团工作时期,便与胡耀邦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1984年9月,胡耀邦在京约谈白纪年,提出要把陕西工作搞上去,最大的问题是保守、安于现状。白纪年提出,清“左”破旧,特别是肃清封建主义遗毒。去年,有记者采访白纪年,他坦言:“中国人为当官这种思想,多少代、多少年,影响太大了,一直到现在还是这样。不管大小事,都要有个官衔,人都爱当官”。

    曾有记者去其家里采访,这样记述他的家:“客厅不大,水泥地,装修陈旧,壁上多处墙皮脱落。正面墙上挂着两个大字‘松涛’……”白纪年晚年,最欣赏这样一副对联:“做个好人心正身安魂梦稳,行些善事天知地鉴鬼神钦”。

  44. 海伦米歇尔说道:

    春天终于要来了!!!!!!!!!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