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三部 第31章

所属目录:平凡的世界 第三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入夜,该城上游一百多公里处江上最大的水电站,入库量一万六千秒立方米,出库量一万五千七百秒立方米。据水文部门预测,不久,该地区江段洪水流量很快将达到二万秒立方米!而且,这决非最高位数——接下来只会增加而不会减少!

城市处于一发千钧的危急时刻!

据该城《历次洪水纪事年表》记载,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洪水发生在明万历十一年(公元1583年)。“江水涨溢,河水壅高城丈余,全城淹没,公署民房一空,溺毙者五千余人。”按当时河口摩崖刻字记载的水位换算,实际水位近二百六十米,流量接近三万四千秒立方米。

想不到整整四百年后,这座城市又面临相同的厄运。

市委和地委机关的领导们在慌乱中立刻行动起来,地市主要领导和军分区的司令员政委组成了抗洪指挥部,紧急召开会议。但是,地区防汛指挥部总指挥、行署专员高凤阁同志却没有在场。

高凤阁在省里参加完一个会后,回中部平原老家为儿子操办婚事去了。本来,近半月之中,防汛工作进入最关键时刻,而且高凤阁前几天已经知道南郊地区的江河都已处于危险状态,但这位地区的行政首脑还是带着秘书,坐着行署的“马自达”回家去参加儿子的婚礼。在当夜该地区领导们象热锅上的蚂蚁焦急不安的时候,高凤阁正喜气洋洋地在家乡所在县城的招待所大宴宾朋。我们知道,在黄原时,高凤阁就梦想当专员。现在,这个梦想终于如愿以偿。他何必不借儿子的婚礼衣锦还乡,向父老们炫耀一番呢?

在总指挥不在的情况下,地委书记立刻任命自己为总指挥。由他主持的会议,开始起草紧急动员令。起草到第三条,他说:“不写了!立刻到广播站直接广播!”他向该市市长口授了内容,让他赶快先去广播站。

广播站马上开始播发市公安局让市民紧急撤退的通知。地委书记随后赶到了播音室,利用这个空隙起草了第一号命令;接着便由他直接在广播上向市民宣读。

此刻,黑云压城,大雨滂沱,加上车辆的噪音,压住了城内几个少得可怜的高音喇叭声。许多单位和家属院根本就没安装有线广播,大都没有听见这命令。有些人听到了,又以为是吓人话,不予理睬。再说,许多人不愿撤退。他们离不开自己的安乐窝,贪恋家里的那点盆盆罐罐。即是开始撤离的人群,行动也极其迟缓。

江水一浪高过一浪,如猛兽般的血盆大口,吞没了城堤之沿。一场不可幸免的厄运注定要临头了!

暴风雨中,城市完全陷入了混乱。地委书记穿过败兵般逃生的人群,摸黑淌水赶到了邮电大楼,命令报务员向省委省政府和兰州军区发出紧急求援呼救电报。紧接着,他又返身奔往广播站。此刻,老城已经完全沦陷了;大水中到处传来呼喊救命的声音。

“我是地委书记!大家要丢掉坛坛罐罐,洪水已经进城了!快逃命吧!我是地委书记!大家快逃命哇!”

地委书记沙哑的嗓子带着哭音,在广播上绝望的作最后的呼唤。

逃命的人一边往高处撤退,一边心酸地抹着眼泪——亲爱的城市啊,眼看就要完了……凌岸四点钟,一串急促的电话铃声把省委书记乔伯年惊醒,这时候的电话一定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他连衣服也没顾上披,跳下床抓起了话筒。电话是省防汛总指挥、副省长万国帮打来的——他报告了南部那个城市被水淹没的消息。

乔伯年头“轰”地响了一声,一阵眩晕几乎使他摔倒在茶几上,他立刻让万国帮和省长汪昭义直接去飞机场等他。

乔伯年先拨通了省军区司令员的电话,让他马上准备一架直升飞机,在省民航机场等候起飞。然后,他又用电话把常务副书记吴斌从床上叫起来,让他准备一块紧急飞往南部那个处于危难的城市。

吴斌一听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赶紧起床穿衣。他老伴要给他弄点吃的,被他喝住了。家里一片纷乱,吵醒了隔壁的儿子。

因为是星期六,吴仲平从工大回家来住宿。他听见父母亲在这个时候起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也赶紧穿衣起来。仲平很快从父亲那里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他突然想起了他在省报的好朋友高朗。高朗的父亲在市上任副市长,和他父亲交情很深,因此他和高朗也自然十分要好,吴仲平想到,对于一个记者来说,这是一个重大新闻。他应该立刻去找高朗,使他能争取搭乘省上领导的直升飞机到现场采访。他知道,高朗对新闻事业具有一种无畏的献身精神,这种采访对他来说是千载难逢!

出于友谊,吴仲平在父亲刚踏出门,就立刻冒着大雨跑到省委家属院值班室那里,叫起一个他所熟的汽车司机,迅速驱车赶到了省报。他让车停在报社大门外,自己用百米速度冲到报社单身宿舍楼上,拿拳头使劲擂高朗的门板。半天没人来开门,也不见屋里亮灯。

吴仲平正在焦急之时,见旁边一个房间的门开了,走出一位披着衫子的女同志。仲平认出这是田晓霞。她是高朗的朋友,他们三个曾在“黑天鹅”饭店有过一次聚餐。

“高朗出差去了。你这时候找他有啥事?”晓霞问他。吴仲平丧气极了。

他于是简短地向田晓霞说明了情况。

不料,田晓霞马上说:“我去!你带车了没有?”“带了。”吴仲平说。他没想到一个姑娘要去冒这种险。他并不知道,这个姑娘的冒险精神闻名全报社。

田晓霞在说话之间便冲进自己的房子,不到两分钟就穿好衣服,肩上挂了个黄书包走出来,抓起楼道的电话,给值夜班的副总编打了招呼,就旋风一般跟吴仲平下了楼梯。她一边气喘吁吁往大门外跑,一边对吴仲平说:“谢谢你给了我一个机会!”勇敢的女记者情绪异常激动。他们此时还不知道双方都热恋着同一个家庭的兄妹俩。

小汽车在夜晚的风雨中驶过省城空无人迹的大街,在西郊转了一个急弯,箭似地冲进了飞机场。

省委书记乔伯年等人都已经在候机室的大厅里。没有人坐,他们站着等待最后一个人——副省长万国帮,他正最后一次和兰州空军部队联系。

停机坪上,一架直升飞机隆隆地响着,红色的信号灯在雨夜里一明一灭。

田晓霞奔进候机大厅,直接对省上几个主要领导说:“我是省报记者。请允许我和你们一同前往灾区……”

省上的领导都非常惊讶:她怎么知道他们要搭机去南部灾区?

“飞机上没座位了!”省委常务副秘书长张生民不客气地说。

“报道这次特大洪水是我们的职责。如果误了事,你怕负不了这责任!”田晓霞语气强硬地对副秘书长说。在场的领导没有人知道她是田福军的女儿,但她的记者风度使所有的领导都注意到了这个姑娘。

“挤出一个位置,让她去!”乔伯年对张生民说。生民无话可说了。但他显然很不满意。在秘书长看来,这么大的事,记者去能解决个屁问题!

副省长万国帮一到,田晓霞就跟着省上的领导们钻进了已经发动起来的直升飞机机舱中。

飞机轰鸣着升上天空,在漆黑的雨夜向南部飞去。

黎明时分,飞机位临被水淹没的城市上空。从舷窗望下去,满眼黄水茫茫。城市的房屋半淹半露,一片极其悲惨的景象。所有的领导都不由紧捏着双拳;省委书记的眼里闪烁着泪花。

一个高地升起了一堆大火。这是地面上要求飞机降落的地方。

直升机掠过浪涛翻滚的水面,降落在地区师专的大操场上。

成千上万的人包围了飞机。省上的领导在一片恸哭声中走下来。地市领导象一群孤儿找到了爹娘,流着硒惶的泪水和上级领导紧紧握手。

于是,一个强有力的指挥中心在师专迅速建立起来。

本地邮电局的载波室被洪水吞没,城市和外界的联系已经隔绝了几个小时。随机来的无线电报员立刻按动了电键,把乔伯年口授的内容向省上、大军区、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报发了出去。与此同时,三级领导分头奔向各处,紧张地指挥抢险——主要是抢救生命!

谁也不知道,现在已经被洪水卷走了多少人。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还有许多人处于严重的危险之中。仅被洪水围困在楼顶上的人就不计其数;而已经落水的群众到处都在呼喊救命……这个城市除过自救之外,焦急地等待着外援,等待着北京的关怀;它为自己的生存充满焦渴的希冀!

接到中央军委命令的兰州和武汉空军部队的飞机穿云破雾来到城市上空,救生器材、食物、医药品纷纷空投下来。总后的一支部队已经赶到了现场,在银行、商店、仓库周围布岗立哨,并立刻投入营救群众的紧张战斗中。不到二十分钟,该部队就有三十多人为抢救群众的生命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另外几支部队正奉命以强行军速度向这里赶来……田晓霞走下直升飞机后,豁开大哭小叫的人群,走出师专,单枪匹马向洪水淹没的城内跑去。她把黄挎包背在身上,衣服很快被瓢泼雨浇得透湿。茫茫的洪水带着可怕的喧吼在眼前汹涌而过。在黎明的微光中,看见水面上漂浮着各种各样的东西。

江面上,死尸和绝望的活人顺水而下。牛、羊、猪、狗、鸡、鸟,有的随主人移到了安全处,有的则在屋脊上和人一块待援;大部分却被水吞没,不免一死,人,昆虫,飞禽,走兽,各从其类,相依为命,有生有灭。树木皆以生存环境及机遇存亡不等。有的老树不幸连根拔起,却在水中作揖作桥,赐恩于难中之人,成为伟大的“诺亚方舟”……未被水淹的地方,到处都是溃乱不堪的人群。成群的老鼠和吐着信子的蛇夹随在人群中奔蹿逃命。

田晓霞在慌乱的人群中,在洪水的边沿上奔跑而行,胸膛和嗓子眼似乎有火在燃烧。她不知道她要跑向哪里,该做些什么;但她知道她有许多事可干!

她不知道自己已跑到了东堤上。现在,她浑身糊满泥浆,一只鞋帮绽开,指头露在了外边。

因为水还没到这里,城内的大混乱此处人并不知情。尽管民警和军人竭力催促,三千多名居民仍然滞留在堤外,不听从劝告。

敬老院的人还在打扑克消遣,其中有倚老卖老者说民国,道清朝,明明水就要到来了,还在举例论证不会发水。

田晓霞一到这里,便很快弄清了情况。她找到了气得快要发疯的市公安局副局长,从怀里掏出记者证,象足球裁判亮黄牌一样,在副局长面前一晃,说:“我是记者,请你命令民警端起枪,上起刺刀,强迫群众撤离!”

公安局副局长如梦初醒,听从了这个小女孩的指挥,立刻命令民警端起上了刺刀的枪,强迫这些恋家如命而又顽固不化的市民撤退。三千人在刺刀的逼赶下,嚎哭着、咒骂着撤退了。

半小时后这地方就变为一片汪洋,但除过一个疯子,这里所有的人都幸免遇难。公安局副局长对这位女记者佩服得五体投地,求她跟着他们一块做疏散群众的工作。田晓霞欣然答应,立刻成了副局长的“高级参谋”,指挥警察四处奔忙着救人。她利用空隙,在屋檐下写成了她的第一条消息,交给副局长,让他过一会打发人送到师专,设法让指挥部发回报社。

田晓霞刚把用塑料袋装好的稿子交到副局长手里,突然发现不远处洪水中有一个小女孩抱着一根被水淹了一半的电线杆,在风雨水啸中发出微弱的哭声,眼看就要被洪水吞没了。

她几乎什么也没想就跳进水中,身边只传来公安局副局长发出的一声惊叫。晓霞在学校时游泳不错,但那是在游泳池里。

她在洪水中很快觉得她失去了控制自己的力量。不过,她在漂浮物中抓住一块木板,勉强推到那个小女孩手边。当她看见那女孩抓住木板的时候,一个浪峰便向她头上盖下来。

在最后一瞬间,她眼前只闪过孙少平的身影,并伸出一只手,似乎抓住她亲爱人的手,接着就在洪水中消失了……当省委书记乔伯年和省上的其他领导人知道跟随他们来的女记者牺牲后不久,又弄清了这就是田福军的女儿,所有的人都在指挥部既难受又大惊失色。

第二天凌晨,乔伯年指示回省城组织支援的吴斌,很快把这消息告诉福军同志。于是,吴斌坐直升飞机返回省城后,就在飞机场向田福军打了那个如同五雷轰顶般的电话……”

下一章:
上一章:

212 条评论 发表在“第三部 第31章”上

  1. 怪憧说道:

    看不下去了!心酸,泪盈!看看大家的评说。我想就是路遥先生按排好的,润叶太完美,太伟大!又怎能不死?要不就是一颗新星的升起,一位伟人的出现!这违反了路遥先生的本意吧?就不是平凡的世界而是一位伟人的传奇了!一位评论说老爷子对女人有偏见,但我看好似反道而行之。就要大家的共鸣,共鸣女人的伟大!我的一点胡猜想法。

  2. 说道:

    上一评论有错误,需思考

  3. 风之涌道说道:

    可怜少平呀!

  4. 天文传说说道:

    就这么走了!不应该啊!!!!晓霞,你是伟大的!

  5. wlw-wjl说道:

    有人说,晓霞的牺牲是必然的,可是我至今没找到这种端倪。

  6. wlw-wjl说道:

    《平凡的世界》已读大半年,非常慢,越往后越不敢读,就怕出现这一幕,可惜了。希望路老这样安排剧情有利于大局观瞻。

  7. 匿名说道:

    田晓霞就不是人间的,作者只能让他回天上。要不,咋儿往下写呀

  8. 田晓霞万岁说道:

    晓霞好伟大

  9. ,说道:

    有点看不下去了

  10. 匿名说道:

    晓霞好伟大

  11. 匿名说道:

    晓霞的死是必然的,在和少平在山顶立下两年之约时即已埋下伏笔。即是平凡的世界,就超脱不了平凡。晓霞和少平的差距太大,路老也无法把他们写在一起,就只有注定一个人死去……

    • 匿名说道:

      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一个多么鲜活,多么可爱,多么优秀的生命,顷刻间便被洪水捲离我们的视线,作为一名读者,是否可以理解为这是世俗的洪水,一个是矿工,一个是优秀的省报记者,格格不入的两个职业,如果结合在一起如何能让世人理解,是不是我们的路老也感到这样的结合似乎不现实,不会出现在现实生活中?

    • 匿名说道:

      伏笔是埋下了 但是他我觉得们的差距 行为他们的心灵没有差距 差的只是生活条件 而这种差距在他们看来是庸俗的

  12. 村外那棵树说道:

    很多事情可以说是必然,也是偶然。如果要不是吴中平去找高郎,也就不会碰见晓霞。那么晓霞也就不会死,这是间接的害死了自己的嫂子。或许这就是平凡的世界。

  13. 一碗大米范说道:

    晓霞的死是路老安排的 这样的结局最好了 随然难过 但总比最后分开好吧 现实打败一切

  14. aaa说道:

    其实,还是要感谢路老 晓霞要死之前已经出现许多章来淡化我们对他们只的感情

  15. 非人i说道:

    确实是路遥老师安排好的。

  16. 晓镜说道:

    没有田晓霞,单纯是孙少平的奋斗,这部作品便平庸,没有亮点。但是一直有田晓霞,作家无论怎么处理都会有遗憾,有败笔。所以田晓霞从这部作品中消失是必然的。可能路遥先生从许多小说悲剧中,选择了田晓霞这样一种死法,使你长久地感到心痛和遗憾,在你心底留下深深的烙痕,让你永远记住这部作品。其实,这里面还不仅仅是贫富的问题,地位的悬殊,等级的差别,是情感和文笔所不能改变的。原来如此,现在如此,将来还会如此。时间的脚步会碾碎一切。人随着年龄的增长,一些美好的东西开始流逝,青春、容颜、健康、亲人…..只剩下记忆陪伴着你,当记忆逐渐模糊,中断的时候,人生也就走到了终点。

  17. 匿名说道:

    晓霞还是走了 剧透曾经说过 我一直害怕看到这里 我怕我会哭泣 更怕少平会心痛受打击 从此一蹶不振 但这终究不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 !最后!为晓霞致敬 也为她与少平惋惜!

  18. 亦平凡说道:

    平凡的世界亦是现实的世界。只要晓霞的牺牲才能铸就钢铁般的少平。 世界本如此。

  19. 匿名说道:

    如果不是有原型的纪实题材,那就是作者路遥的刻意安排,这情节虽然冷酷,但在平凡的世界里,谁能说清什么事不会发生,在一场特大洪水灾难中,数千名灾民遇难,数十名解放军和救援人员殉职,奔波在抗洪第一线的记着为什么肯定不会死呢?唯一让人叹息之处,就是作者没能照顾到读者的意愿和情绪。没办法,这就是我们所有人面临的平凡而又充满各种意外的世界。

  20. 万维一隅说道:

    既然为之泪流不止,为什么要匿名呢?十九楼的评论属于本人。

  21. 会飞的鱼说道:

    晓霞一直都很优秀的女生,一下就死了,太突然了。但是,最后的她的呼唤,还是想到了少平,也行爱情不分社会地位,家庭背景,只是两个互相懂你的心。

  22. 匿名说道:

    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完美的晓霞!

  23. 花 梨说道:

    一直怕看到这儿,因为第一次看时,给我留下了悲伤的记忆,也许悲剧才是完美的,完美的晓霞完美的爱情

  24. 高山说道:

    晓霞的死变成了永恒!也许只有不完美的美才是最美!这也正是路遥的伟大之处,可是对读者来说有点残忍了。

  25. 刚子说道:

    越看越看不下去了,路老写的太贴近现实了可以说是残酷了 我没生活在那个时代不知道当时咋样 但我在小说中看到的是一个完全悲惨的社会 不只是平凡的世界可以用残忍来形容当时的社会人与人之间的恋情

  26. 龙爪凌光说道:

    平凡的世界即是现实的世界,平凡的人物即是现实的人物—-一切皆有可能,在一切平凡人中都有各自的精神、理想、追求;在一切平凡的事情中孕育着伟大事件,这就是路遥给作品起名《平凡的世界》的深意

  27. 一个人说道:

    Didnt get the mindset. Why would arrange the key figure to die so the novel can carry on

  28. wina说道:

    虽然早就知道了晓霞的结局,可看到这里还是很震惊。看到了洪水,就知道自己害怕看到的还是要看到了,不忍心。前面也做了很多的伏笔,古塔山上晓霞的对话,还有最后一次和少平在矿场告别的场景。或许作者不忍心两个人因为现实的地位差距,虐心的结局。。。最完美的角色就这么走了

  29. 匿名者说道:

    太突然了,震惊,

  30. 小小的世界说道:

    悲剧啊,晓霞就这样死了,永远的离开了这个她热恋而又充满希望和忧虑的世界,别了,少平,别了父亲,别了我最爱的人和最爱我的人!

  31. Luck丶说道:

    哎,前几章就有人说晓霞后面死了,知道结果的我,心还是被洪水冲刷了一遍· 少平啊 晓霞,哎

  32. 说道:

    晓霞就这么离开了,少平该何以生存下去,我都无法阅读下去了,后面应该会越来越凄惨了,这写的是 悲惨世界

  33. 家在北方说道:

    1994年就读过此书,现在读到这里仍然止不住激动的的泪水。

  34. 家在北方A说道:

    1994年就读过此书,现在读到这里仍然止不住激动的的泪水。

  35. 骚年说道:

    平凡的世界,它不是一个伟人的成长史,也不是主角的无敌路,它只是按照它本身所存在的职能缓缓运转,不会因一人而悲伤,更不会因一人而停止运转,冰冷而无情,

  36. 青山说道:

    我个人觉得晓霞的死与路老的写作风格及作品理念有必然关系,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晓霞作为书中一个可以说是女神的人物, 对少平来说是曙光,是个人一生中最大的幸福,但作为一个主角,人生不会是单纯幸福的,劫后余生不是路遥的风格(这点可以从他的著作中窥得)。另一方面,晓霞的死是作者特加的联系,路遥并不是歧视女性,而是赋予了晓霞逝至于水的结局,来的纯洁,去的也纯洁。

  37. 星辰范围说道:

    堂吉诃德对上了风车,斗士成为了疯子。少平与晓霞结合的世界不再是平凡的世界,路遥先生也不想对我们的晓霞下毒手,天使的世界在云端,相信先生也是泪流满面的写下这痛苦的一笔,感谢仁慈的先生没有把少平写成保尔柯察金,还能让我们拂到少平的衣袖

  38. 匿名说道:

    虽然早知道晓霞会牺牲 但还是不敢相信 就不能允许这么完美的人 有个稍微不遗憾的结局嘛 不过还是喜欢路遥的这个作品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