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一部 第17章

所属目录:平凡的世界 第一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开学已经两个多星期,孙少平还没有机会和郝红梅单独说话。

他看见红梅换了一件半旧的红格子布衫,好象变了另外一个人似的。大概由于一个假期在家里,这个季节吃的东西又比较多一些,她原来很瘦削的脸颊现在看起来丰满了许多。已经度过了半年的城市生活,她也懂得把自己农村式的“家娃”头,象城市姑娘一样扎起了两个短辫;加上自做的、手工精细的方口鞋和一条看起来是新买的天蓝色裤子,简直让人都认不出来这就是郝红梅了。其实她无非就是把原来的一身补钉衣服换成了没有补钉的衣服。这个小小的变化,就使一个本来不显眼的人,一下子很引人注目了。同时也应该承认,郝红梅本来就具备那种漂亮姑娘的脸型和身段。如果有一身比现在更漂亮的衣服,就很难看出这姑娘是来自农村了。

孙少平看见她,心中就会荡起一股热辣辣的激流,有时甚至感到呼吸都有了困难。

当然,他自己的衣服还是老模样。一身家织的老粗布,尽管金波妈给他裁剪成制服式样,但仍然不能掩饰它本质上的土气;加上暑假给家里砍柴,被活柴活草染得肮肮脏脏,开学前快把家里蒸馍的半碗碱面用光了,还是没有洗净。他看着这身叫他伤心的衣服,真想一把脱了扔掉。可自己很快又苦笑了:扔掉只得光身子跑!唉,最使他脸红的是,他这么大了,连个裤衩都做不起。晚上睡觉,人家都脱了长衣服穿着裤衩,他把外衣一脱就赤条条一丝不挂了……但不论怎么说,他现在有一个甜蜜的安慰:就他这副穷酸样,班里也许是最俊的女子还和他相好哩!让侯玉英见鬼去吧!她就是想和他好,他也不愿意呢!这倒不是嫌她的腿——假如红梅的腿是跛的,他也会和她相好的!

可是眼看半个多月过去了,少平还是没能和红梅拉几句话。这倒不是说连一点机会也没。其实他们单独碰见过好多次,但不知她为什么又象上学期那样躲开了——而且常常看来是有意回避他!

少平对此摸不着头脑。想来想去,他连一点原因也找不出来。

不过,他现在还没忙着象上学期一样陷入苦恼之中。他猜想:也许红梅家里有什么事,她心里烦乱,才不愿意和他说话。

但看来她又没什么烦乱!相反,她却比上学期活跃多了。现在甚至每天下午吃完饭,在男女混杂的篮球场上,都能看见她说说笑笑和同学们一块玩呢!

于是,有一天下午,少平看见红梅又在篮球场上的时候,他自己也就旋磨着进了场。这并不是比赛,两边篮板下都有许多男女同学,站成一个半圆,谁捉住球,谁投篮。不管谁,投了一次篮紧接着又拿到球的时候,就传给另外一个人——他们都是高中生了,已经懂得规矩和礼貌。

少平看见红梅投了一次篮后,球又一次回到她手里。看她准备给别人传时,少平就在她后边说:“给我一个!”

红梅不会没有听见他说话,但她没有理他,甚至连头也没有回,把球传给了另外一边的班长顾养民。

本来少平已经伸出了手,但却又不得不尴尬地把手缩回来。刹那间,他感到浑身的血都向脸上涌来,眼睛也好象蒙上了一层灰雾,远远近近什么也看不清楚了。

他正要转身走开,金波给他把球传过来。他勉强把球逮住,又胳膊软绵绵地把球还给金波,一个人转身出了学校操场。

他出了操场,又毫无目的地出了校门,昏昏然然来到街道上,最后又糊里糊涂转到了县城外边的河滩里……他立在黄昏中的河边,目光呆滞地望着似乎不再流动的水,感觉到脑子里一片空白。包括痛苦在内的一切,暂时都是模糊的——就象他莫名其妙地来到这河边一样。

在慢慢恢复了思考能力的时候,他先在心里说:我这才知道红梅为什么不理我了!她显然已经和顾养民好了……红梅和顾养民是什么时间里好的?在上个学期结束的时候,她还给他的《创业史》里夹了几块白面饼,使他激动得热泪盈眶……假期里,红梅回了农村,而顾养民的家在城里,不可能在这期间……那么,就在这下半年开学的几个星期里,她就和他相好了吗?孙少平只能这样判断……他的判断是对的。郝红梅正是在这几个星期里,和顾养民好起来了。

这个家庭成份不好的女孩子,从小在担惊受怕中长大。她小的时候,她爷还活着,戴个地主帽子,一家人在村里抬不起头。她刚上小学的第二年,文化革命开始了,村里的贫下中农造反队,打着红旗,扛着镢头,一夜之间,就把她家的房屋院落刨成了一堆废墟。贫下中农企图挖出老地主埋在地下的金银财宝和“变天帐”,结果除刨出一个当年按土神时埋下的空瓦罐外,什么也没有搜寻到。但他们已经没家了,只能在旁边一个原来喂牲口的草棚里栖身。她爷在当年就死了。但她爷的地主帽子并没有埋进他的坟墓,而作为主要的遗产留给了父亲和她。她父亲是地主的儿子,她是地主的孙子。在现在的概念中,这和地主本人并没多大的差别。

就是背着这样沉重的政治包袱,她在社会的白眼和歧视中,好不容易熬到了县高中。由于她在这样的境况中长大,小时候就学得很乖巧,在村里尊大尊小,叔叔婶婶不离口,因此在贫下中农推荐本村的孩子上初中和高中时,村里人都没有卡她。至于她家的光景,当然已经破落的一塌糊涂。唯一能说明过去发达的迹象,就是一张折了一条腿的破太师椅。现在一家几口人,只能靠父亲一个人的工分来养活。遇个灾荒年,国家发下来的救济款和救济粮,不用说他们家也沾不上一点边;全家人只好饥一顿饿一顿凑合着过日子。一家人多少年来都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盼她能给这个败落的家庭带来一丝光明;因此不管家里穷到什么程度,父母亲也咬着牙坚持供她上学……

郝红梅很早就认识到了她不幸的人生和对一家人负有的使命。严酷的生活使她过早地成熟起来。她表面上看来很平板,但很有一些心计。

起先,她和孙少平一样,因为自己家庭贫困,觉得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最使她窘迫的是,她吃不起好点的饭,顿顿都是黑高粱面馍。女孩子爱面子,她不愿在大庭广众面前领自己那份不光彩的干粮,顿顿饭都是等别人吃完后她才去。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有一个人的情况和她完全一样。她于是很自然地对这个叫孙少平的男生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情。

郝红梅由于自己坎坷的生活经历,实际上已经懂得了许多成年人的事——包括爱情和婚姻。但她和孙少平开始的交往中,还没有这方面的意思。她自己早有盘算:她家成份不好,光景不好,她自己要寻个好人家,找个有钱男人,将来好改变自己家庭的命运。父母亲把全家未来的希望都寄托在她身上,但她自己明白,一个女孩子,成份又不好,上学只能到高中就到头了,毕了业还得回乡劳动——至于将来推荐上大学,她家的成份是绝对不可能的。因此,她只有寻个好婆家,好对象,才有可能改变她和全家人的状况——这也许是唯一可行的道路。如此说来,她自己现在穷成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把命运交给一个和她同样穷的男人呢?

因此,她和孙少平的接近,基本上是一种怜悯——怜悯别人,也让别人怜悯自己。

但她并不完全小视孙少平。这个贫困的男生,身上似乎有一种很不一般的东西——倒究是什么她也说不清楚。另外,他虽不算很漂亮,但长相很有特点,个码高大,鼻梁直直的,脸上有一股男性的顽强,眼睛阴郁而深沉。如果这人是干部子弟,或者说就是农民子弟,但家里光景好,门外又有工作的亲戚——比如象田润生那样的家庭,说不定她也会动心的。但这些方面孙少平什么也没有。她侧面听说少平一家人都在农村受苦,穷得只有一孔土窑洞……但毕竟他们命运相似,使她对这个男生内心充满了亲切的感情。在这个她得不到友爱的世界里,孙少平对她来说就是宝贵的。只是那次侯玉英用污蔑性的语言,当众攻击她是孙少平的“婆姨”时,她才感到又急又气又恼恨。她到这县城的高中是另有所图的——说不定在这两年中,她能高攀一个条件好的男人。侯玉英这样一闹,舆论就把她和孙少平拴在了一起。这使她多么被动啊!她恨侯玉英,也对少平有点怨气——谁让你那么多情,每次劳动都给我发一把好工具哩!因此,她便渐渐开始和孙少平疏远了。她要让众人看见,她郝红梅并不是孙少平的“婆姨”……这样一晃就是几个月。临近放假的几天,她才突然发现,在她那个破旧的箱底下,还放着她借孙少平的一本《创业史》。她立刻感到一种深深的内疚。她几个月没理少平,还把他的书压了这么长时间没有还他。她知道这书少平也是借文化馆的,现在马上要放假,他肯定很着急地要给人家还。唉,这个孙少平!你为什么不开口问我要呢?可她又一想,这要怪她自己,她应该主动给人家还嘛!

在临近放假的最后一个星期天,她匆忙地跑到男生宿舍给少平还书。少平没在。金波告诉她,孙少平回家去了。她只好折身回了自己的宿舍。

回到宿舍后,她收拾东西时发现自己的干粮袋里还有几块白面饼。夏收开始后,她星期天回去常出山捡麦穗,母亲就用这麦子磨了点面给她烙了几张饼。她吃了几块,剩下的这些舍不得吃,一直放着。她突然产生了一个愿望:把这几块饼连同书一块送给孙少平,以弥补她没有及时还书的过失。

于是,她把这几块白面饼夹在那本《创业史》里,在黄昏时转到校园里等孙少平回来。她看见孙少平进了学校以后,又实在没勇气当面把这书和饼交给他,就采取了只有他们这个年龄才会有的那样一种浪漫方法……这一学期开学后,她的一切也并没有什么改变。只是到了夏天,她还有一身没补钉的衣服可以穿,因此不象冬天那样看起来过分寒酸。正因为有这么一身衣服,她也才有心思把自己的头发整理了一下,自我感觉浑身利索了不少。以前由于自惭形秽,她常不愿到公共场所去露面。现在,这身服装使自己鼓起了一点勇气,每当下午同学们玩篮球的时候,她也敢去了。不过,她还不愿进场,只是站在场边上看别的男女同学们玩。

那天下午,她象往常一样,又站在篮球场边上看别人打球,他们班的班长顾养民突然给她抛过来一个球,并且很亲切地说:“你来玩吧!为什么老站在外面看呢?”

她笨拙地接住顾养民抛来的球,满脸通红,把球又扔给场内别的女同学。这些女同学就都来拉她,她只好胆怯而兴奋地走上了篮球场。

从这以后,她几乎每天下午都去操场打篮球。没过多少时间,她就成了女生中“式子”最硬的一个。

在这期间,班长顾养民对她渐渐热情起来了。玩球中间,常常在有意和无意之间,对她微微一笑,并且得到球后,往往都抛给了她。在班上一些集体活动中,他也有意把她和他分在一块,瞅空子和她说这说那……郝红梅的精神突然被一缕强烈的阳光照亮了。她梦寐以求的就是象顾养民这样的人。顾养民的父亲是他们黄原地区师范专科的副校长,母亲是地区建筑公司的工程师,他祖父又是这个县远近闻名的老中医大夫。养民从小跟祖父长大,一直在原西县上学。他学习好,又是班长,年岁虽然比她才大一岁,但就象一个教师一样有风度。现在,这个全班女生常羡慕地谈论的人,竟然对她如此青睐,真叫她有点受宠若惊。和出众的顾养民一比较,孙少平一下子变得暗淡失色了。她于是想方设法和顾养民接近,和他攀谈,和他一块打篮球,让他喜欢她。相反,她对孙少平产生了一种厌烦的情绪,千方百计躲避和他说话交往。

郝红梅看得出来,这学期开学后,孙少平一直找机会总想和她说话,但她都有意回避了。叫人生气的是,今天下午她正兴致勃勃地和养民他们打篮球,这个不识高低的人,竟然让她给他传球!她故意不给他,而把球给了顾养民。她要以此让他明白:她现在已经和班长好上了……

下一章:
上一章:

113 条评论 发表在“第一部 第17章”上

  1. 黑豆说道:

    不能片面地把他俩分成精神恋爱与物质利益的对立。本来顾养民就是很有吸引力的一个人呀,选择顾养民某种程度上看可能生活得更宽松一点吧。少平当自强,家境是没办法改变的,要好好奋斗,老婆之类不是一厢情愿的事。

  2. 少平啊……少平……说道:

    好有心机的女孩子

  3. 大鹏鸟说道:

    无论什么时代,都有世俗势利得女孩子。

  4. 匿名说道:

    无奈的选择,情有可源!

  5. 孙少安说道:

    其实 那个年代好多 都是 拿上鸡毛当令箭的人, 生为共产党员就高人一等, 这就是共产党 听黑暗的一面,

  6. 孙少安说道:

    当时 我的父亲 说当时就是 村里 一个 老共产党员一手遮天,他说让谁当书记 就谁当,很牛气,

  7. 右岸剪影说道:

    他们都没有做错,错的是那个年代,那种社会。。。

  8. 我是谁说道:

    无论在哪个时代,人总是要跟身份,地位,家庭背景挂钩。一些美好的东西,或许因为这样才会慢慢的流逝。

  9. 杏花说道:

    高一女生,竟有这样的心机。邓文迪之类的匆匆那年?

  10. 翠花说道:

    那个年代有高中吗?是不同省叫法不一样吗?

  11. 三草先生说道:

    郝红梅的想法是对的,由于家庭条件差,她想改变自己的命运,所以她选择了顾养民而不是孙少平。

  12. 匿名说道:

    每个人都想改变自己的命运,郝红梅也是,更何况还肩负家庭的使命,只是不同的人采取不同的方式而已,无可厚非!

  13. 少平说道:

    因為他們還沒有產生真正感情,所以郝紅梅這樣的想法也是情理之中,衹是……

  14. 单翼天使不孤单说道:

    这本书反映了农民的贫苦

  15. 不一样的平凡说道:

    可恨,可怜

  16. sniq说道:

    这就是人性

  17. 悲惨说道:

    错的是时代与社会

  18. 爱直至成殇说道:

    穷人的孩子当自强,只有知识才是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

  19. 说道:

    她瞬间变的丑了

  20. 无声留意的人说道:

    每个人都有都自己的生活,不要把你的世界放在他人的生活里。

  21. 匿名说道:

    那个年代,没有什么势利眼,时代而已

  22. 大二班说道:

    在那个贫穷的年代,这种事情应该很常见吧。也验证了一句话吧,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呵呵

  23. 东子说道:

    很现实的社会

  24. 兰兰说道: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爱情观,无可非议。

  25. 匿名说道:

    少平血涌上心来,一个有着强烈自尊心的少年在初次体味到世间冷暖后,没有所谓的理智,没有太多的抱怨,只是把这种痛感牢牢记在心里。

  26. 酸葡萄说道:

    一对有缘无份,一对有份无缘

  27. 随心说道:

    其实真的也没有绝对的谁对谁错,每个人都想过着好生活。我们真正能改变的只有自己

  28. 匿名说道:

    只是红梅不该把那几块白面饼给少平,让他重拾了失去已久的友情和温暖,让少平误解了

  29. 品味平凡中的不平凡说道:

    很理解红梅的做法,但是不支持他的做法。

  30. 平凡说道:

    很赞同郝红梅,她是生活的强者,不是逃兵。再说顾养民也确实优秀,并且她并没有出卖自己的感情,赞。

  31. 24K纯帅说道:

    人毕竟是动物,不论多高级的动物,能生存下来才是根本,支持郝红梅的做法!

  32. 梦醉荷塘说道:

    顾养民带给她阳光和快乐,所以郝红梅不全是为了物质上的需求,也是情有可原。

  33. 匿名说道:

    我很同情红梅,但我也鄙视她,

  34. 落花说道:

    郝红梅有点势力了,想找一个好

  35. 回家过年说道:

  36. 孩子气说道:

    赫红梅其实很具代表性,现在很多女孩都是这样的啦,虽然人们嘴上都会说不嫌弃家境。这么写真的是很接地气

  37. 123说道:

    那个年代的人好惨,不是共产党员就没钱没势

  38. 江风说道:

    爱情是伟大的,甜蜜的,但也是实际的。很难说清谁对谁错,现代社会虽然物质丰富了许多,政治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只是爱情与物质,这两样东西依然互相影响着,令人无奈与沉思。电视剧里有很多为爱情而放弃物质的故事,然而真实中更多的却是为了物质而放弃爱情。

  39. 老双说道:

    很实际的现实,没有对与错。

  40. 风儿说道:

    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只要两个人心灵相约就好。但现实太残酷,它葬送了多少有情人。郝红梅虽然年纪小,但也早早懂得了自己肩负的使命,可悲又无奈。

  41. tx说道:

    在这现实的年代,你难道还希望有爱情吗?况且我不相信爱情,这世界我只信自己。

  42. 利头说道:

    做法可以理解,但令人心痛,爱情啊,纯真的爱情少之又少!

  43. 时擦说道:

    其实郝红梅并没有对少平动心吧,只是同道中人的一种怜悯,也是从小到大的环境逼迫,令她这么早熟,不得不自己早早的盘算着自己将来的婚姻,也是可悲,在那个年代想要改变生活的途径太少了,并不是你努力就可以达到的,那就是一个扭曲的社会。

  44. 婉璐说道:

    郝红梅灰姑娘想变天鹅,你家成分是地主,顾养民是干部家庭,那个时代成分很重要,一个干部家庭会和地主家庭联姻吗?

  45. 姬花枝说道:

    也许,势力在当时不是贬义的

  46. 姬花枝说道:

    也许,势利在当时不是贬义的

  47. 匿名说道:

    她只知名利,不重友情,不禁使人憎恨她,又十分怜悯少平。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